啊好大好疼第一章 兵哥你得太大了我怕痛_漫长的告白2

2020-02-28 16:09:44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5510

回到学校以后,钱浅发现班级里的气氛比之前更压抑了,死气沉沉四个字可以很好地形容。

班里52个人,49个都是一副紧张备战的状态,上课下课抓紧一切时间学习,有些用功的女生甚至把吃饭的时间都省下来用来学习,高中生活刚刚一个月,大家就一脸菜色,看起来比高三的学生还疲惫。

班主任好像觉得还不够,在后面的黑板上写下了几个怵目的大字——期中考试倒计时。

那时他们还不知道,在以后的三年时间里,会有一个接着一个的倒计时,月考后有期中考,期中考后有月考,月考后面有期末考,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循环不息,毫不停歇,他们也渐渐会对各种倒计时习惯到麻木。

周围的同学都在用功,钱浅也不敢再懈怠,连忙把下节课要学的历史拿出来复习。

正在默背着‘英国制度创新’的意义,眼睛看到同桌的课本已经预习到后面的好几课了,对方拿着笔正在辛亥革命那一课写写画画,见钱浅看她,有点局促地一笑,胳膊有意无意挡住自己的课本。

钱浅在初中的时候早已习惯了这类动作背后的含义,也对这些弯弯绕绕心知肚明,她对此一概看做正常,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不过无论怎样,她也明白,熟悉的初中时代已经结束了,陌生的高中生活正摆在面前,她要尽全力地像以往一样,去适应新的生活。

一个多月的时间,钱浅对各个科目也大致熟悉了一遍,每个科目的老师在眼前晃悠了一个月,钱浅也勉力地将他们记住了,不再脸盲。

一些理科,如数学、物理、化学,班里大多数同学在中考的假期已经报班提前学过,因此在课堂上和老师配合地极其默契,基本上老师问一个问题,下面的同学都能立马回答出来。

数学老师是一个麻利爽快的女老师,钱浅很喜欢听她的课,她有着严谨的理科逻辑思维,讲课的时候会把每种类型题的解题思路总结出来,告诉他们以后碰到这种类型的题就按总结的思路回答。

物理老师是一个乐呵呵的老太太,写在黑板上的字和公式永远娟秀工整,对学生也极有耐心,而唯一让钱浅发愁的,反而是之前很感兴趣的化学。

化学老师是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眼睛很小,近视却不戴眼镜,平时总喜欢眯着眼看人,而他的讲课方式是属于那种——既然你们都懂,我就不废话了。

钱浅因为中考的时候考出来的成绩还不错,因此她哀求爸爸可不可以这个假期就不让她上辅导班了,自由地玩一暑假,加上妈妈那边有幼小的弟弟要照顾,请钱浅去帮忙,所以爸爸最后终于勉为其难地恩准了她的请求。

可是现在,假期的时候没有提前学习,基础的东西化学老师又都不讲,四五节课下来,钱浅听得云里雾里,大半大半的知识全没有听懂。

她有点抓狂,恨不得狂摇化学老师肩膀,让他知道不是所有同学都学过的,还有同学是没有预习过的啊。

钱浅从上学起,就没有养成课后主动问老师问题的习惯,尽管她知道这是一个挺不好的坏毛病,但一直拖着没有改掉,所以她没有办法,只能一个人和那些化学反应和方程式死磕。

钱浅靠着死记硬背记下书上的方程式,但其实压根就不怎么理解原理,因此做起题来的时候总是很头疼。

偏偏化学老师上课的时候喜欢时不时地点名提问,一双小眼睛往下面一圈圈扫着,专挑下面的心虚者,一挑一个准,谁会谁不会心中都有数。

钱浅一开始还可以浑水摸鱼,壮着胆子硬着头皮跟他对视,然而时间一长,化学老师那不大却锐利无比的小眼睛很快就看出了钱浅的外强中干,于是钱浅就光荣地成为了化学老师的重点提问对象。

钱浅毕竟是个勤奋的好学生,即使化学学得吃累,也在努力学习,每天有很大一部分精力都贡献给了化学,然而就算是这样,化学成绩仍不见起色,而她也迎来了高中学习中的第一次当众批评。

昨天晚上钱浅做数学题做到太晚,就没有背方程式,打算今天英语早读的时候偷偷拿出来背背,没想到,英语老师因为有事要外出,便把早读改成了上课。

她没有办法,自己总不能在英语老师眼皮底下拿出化学课本来看,钱浅有些着急,终于煎熬到了下早读,赶紧拿出化学课本争分夺秒地背方程式。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第一节的政治课和化学课调换了一下,钱浅呆住,眼睁睁地看着化学老师夹着课本走进教室。

钱浅心惊肉跳地埋下头,低些...再低些,心中反复祈祷——化学老师看不见自己..看不见自己.....

然而,世界上的事真的大多都是这样,怕什么来什么。

“下面找两个同学上来听写方程式。”

“钱浅”

“张彼得”

简单的两个字,钱浅的希望瞬间破灭,她认命地从座位上站起来,低着头慢吞吞走上讲台。

“钱浅,到左面黑板,张彼得,右边黑板,准备好了吗?开始听写。”

“钠与氧气反应。”

这个她知道,前天背过。

4Na + O2 = 2Na2O

钱浅心中暗暗松一口气,抬起胳膊板书,昨晚睡觉姿势不好,早上起来胳膊有些疼,钱浅努力抬着胳膊,忍受着胳膊的酸痛,看着随着她的写动,簌簌掉下来的白色粉笔沫。

“碳酸钠与盐酸反应”

Na2CO3 + 2HCl =

钱浅歪头认真回想,这个她好像背过,却忘记了会产生什么物质,还没等想出来,化学老师的声音又响起来。

“过氧化钠与二氧化碳反应”

什么?什么和什么反应?没有听清,老师您再念一遍。

“氯化钙与碳酸钠溶液反应”

这又是什么...钱浅僵在黑板前面。

“铝与氢氧化钠溶液反应”

完全不会...她一脸茫然,学过吗?

“钱浅!回去背方程式了吗?”

化学老师阴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钱浅犹豫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

令人窒息的静止和无声,钱浅虽然垂着眼,但仍能感觉到班里所有同学的眼睛都在看自己,她沉默地立在讲台上,等待化学老师给她的处置。

“到门口站着。”

化学老师终于开口,声音冷冷地下令,不再理她,继续听写化学方程式。

钱浅缓缓低下头,听话地走了出去,走廊里没有人,大家都在教室里上课,不时传出各科老师讲课的声音。

低头站着默默难过了一会儿,白色粉笔还攥在手里没有扔掉,她看了看粉笔在手心里留下的白灰,和自己手心出的汗糊到了一起,难堪而丑陋。

过了十几分钟,钱浅发现自己站在班级前门的位置,往左一偏头就是9班的后门,这个家伙现在在干什么?是不是又没好好听课?

脚步往左移了移,轻轻转身,踮着脚趴在9班后门的小窗上看去,竟然一眼就看到了他。

孟睿坐在倒数第三排靠窗的位置,窗户开着,风把头顶不安分的头发吹地更加不安分,男生右手拿着笔,抬头看着老师又低头写着什么,侧脸的表情看上去认真而专注。

竟然在认真听讲?真是不可思议。

钱浅悄悄将身体移动回原处,低头装作一副反思愧疚的模样,心里却在乱七八糟地开小差,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认真,她要努力了,不能被这个家伙比下去。

钱浅突然察觉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的心里竟然一点儿都没有像以前那样,有着被批评后的无比惭愧和羞耻。

没有学好,当众丢面子,又被老师罚站,换做以前的自己,一定会三天都抬不起头,现在怎么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从难为情的钱浅变成了厚脸皮的钱浅?似乎是在遇到孟睿之后的时光里,不知不觉地改变了许多,厚脸皮也是能传染的吗?

钱浅有些说不清自己这算是进步还是落后,然而她却觉得,相较于之前的自己,她更喜欢现在的自己,安定而淡然,不会再因为一些小事而羞愧难受。

这样的厚脸皮,是不是要归功于那个脸皮超级超级厚的男生,在教室门口罚站的钱浅,低头傻笑着,心中的小野兽气恼地指着自己,大喊——活脱脱就是个二百五!

期中考试在十一月中旬轰轰烈烈地来临,钱浅觉得,用轰轰烈烈这个词语来形容这场期中考试,绝对不过分,能考进德馨高中的学生,用班主任的话来说——都不笨,都是有两把刷子的人。

这些初中时期有着或多或少刷子的、优秀的佼佼者,汇到了比之前更加汹涌的大海里后,静静地缩在某一处蠢蠢欲动,等待时机。  

大家急需一场比较正规的考试来认清自己的能力和所处的位置,有了认清才会安心,安心地上进或安心地堕落。

班主任似乎也和他们共同紧张着,每天连办公室都不回了,上课坐在教室后面听课,下课在班级里转悠。

严谨肃穆的庄重感让钱浅晃了神,仿佛他们即将要迎接的是高考,而不是一场期中考试。

钱浅盯着书上的一行字发呆——骐骥一跃,不能十步。

黑色的方块字在眼前飘忽不定,如果这个时候有领导来视察,不告诉他们年纪,就凭10班同学现在的这股架势,被认为是正在冲刺中的高三学子也不足为奇吧。

晚自习结束,钱浅提着暖壶回宿舍,她要赶紧趁着人还少的时候回去抢一点热水洗头,班里有五六个同学仍坐在位置上复习,孟嘉敏也在其中,钱浅从她身边走过时,看到女生微微驼着背,正在专心致志地做数学题。

孟嘉敏是班级里最用功的学生,钱浅和她都在215宿舍,她一向比宿舍其他同学回来得晚,有时候甚至会踩着熄灯号回来,上床后也会打着小手电再看半小时的书。

同宿舍的女生有几个人有点讨厌孟嘉敏,对她的种种行为颇有微词,一致认为——孟嘉敏在熄灯后的各种小动作影响到了她们的休息。

钱浅听到女生们的牢骚时,只在心里笑笑,靠在枕头上抓紧熄灯前的五六分钟——争分夺秒看孟睿借给她的漫画。

刻苦、上进、努力都是很好的品质,只是放在十五六岁的年纪中间,一旦这些好品质超出了一定程度,普通大众就会生溢出厌烦心理,说不清道不明的厌烦,就连当事人本身也无法解释清楚,这种无端厌烦的感觉从何而来。

不知道,就是看她那个兢兢业业的样子就觉得烦。

甚至有一天晚上,大家都上床后,眼看着还差两分钟就要熄灯,孟嘉敏才推开门回到宿舍,迅速拿起自己的洗漱用具,然后推门走出去——到走廊的洗涮间里洗漱。

睡在钱浅上铺的女孩儿用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不咸不淡地说了句,“真烦,有些人就是自私。”

“对啊,看着她那个样子,就觉得很烦。”另一个女孩子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神经病,不用理她。”

“村里来的就是没素质,你们看她那土里土气的样,挨着她坐我都能闻见她身上那股穷酸味。”

最后一个说话的是孟嘉敏的同桌,钱浅不怎么喜欢这个女孩子,总觉得她有些狗仗人势,不讨人喜欢。

大概是因为那个女孩子说的话有些重,其他女孩没有再附和,话题就这样不了了之了,钱浅翻身微微叹气,其实,孟嘉敏又有什么错呢?

没什么错,她也是一个心眼很好的女孩子,军训的时候钱浅忘记带水壶,同宿舍的女生只有孟嘉敏愿意把自己辛苦打的为数不多的水,分一半给钱浅。

她那时突然责怪自己,为什么刚刚不能替孟嘉敏说几句话,哪怕一句也好啊,可是,自己什么都没说。

钱浅洗完头发后,坐在床上一边啃着干面包一边背着被罚的化学方程式,晚饭她去超市买的馅饼,并没有吃饱,到了现在肚子饿地咕咕叫。

其他几个女生在轮着号等待上厕所或者洗漱,学校的住宿条件很差,虽然是市里的重点学校,然而宿舍楼的设备陈旧老化,水泥地面上细微或稍深的裂纹随处可见,20平米的宿舍住了10个人,几个人同时在狭窄的过道里走动就走不开了。

“钱浅,明天早上吃什么呀?”对铺的女生伸开被子躺进去,问着还在吃着面包的钱浅。

“都可以啊。”

对铺女生一副受不了的样子直叫唤,“你不会又吃面包吧?大姐,你都吃了三天面包了!”

钱浅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因为面包比较省事嘛。

女生们陆陆续续地上了床,宿管阿姨也吹响了熄灯的哨子,校园里的宿舍楼一个格子一个格子接连暗了下去,不知名的小飞虫还不知累地在草丛里飞来飞去,发出微小的鸣声。

期中考试的成绩很快就出来了,比钱浅想象中的还要快,班主任在早读的时候把名次表贴在柜橱上,一整个早读,钱浅都能感受到班里的心猿意马。

一下早读,一群人就涌到了柜橱的前面,迫不及待地找寻着自己的成绩,这么多年,大家都练就了一手好本领——第一眼找自己的名字,第二眼顺着自己的名字向右直直看过去,找到自己的名次,最后是看自己各科的分数。

柜橱前面人头拱动,还坐在座位上的同学虽然努力矜持着,但眼睛还是不自主地瞟着人群所在的方向,被那种既想知道自己成绩又害怕万一考砸失望的复杂心情深深折磨。

钱浅也是其中的一名矜持者,她自我感觉其他科目答地不错,不是胸有成竹能拿高分的那种,但也是答完了大体感觉的自我良好。

唯一忐忑的只有化学,她甚至开始担心——自己的化学都没有及格。

“钱浅,钱浅,你第五名。”

同桌高凤超从人群中挤出来,还没等回到座位就急着把消息传递给她。

钱浅的心刚才还拧巴着,听到高凤超给她的消息时,第一反应是松了口气,还好还好,不是太差,那种因为之前期望过低而事实较好导致事情出现了一种反差的感觉顿时涌现出来——劫后余生的欣喜和侥幸。

第二反应是——既然这个样子,化学考地应该也不会太差吧,以后的日子她是不是能好过点了?

“你好厉害啊。”高凤超眼睛里闪烁着含义不明的亮光,钱浅有些不好意思,似乎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夸奖,连忙摆手,嘴上谦虚地说着,“没有没有....”

几个课间后,游移在柜橱前面的人终于少了一些,钱浅这才壮着胆子过去看成绩,看到那两个数字的时候,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她第一次确切体会到了“哭笑不得”这个成语的真实含义。

钱浅——化学——60

不多不少,刚刚好。

钱浅知道,自己距离好日子还遥遥无期。

相关文章

  • 女主变美后身体会软 暴躁攻和他家温顺受

    女主变美后身体会软 暴躁攻和他家温顺受

    顾承泽此时赶到,说什么都晚了。  俊朗的脸青黑交加,问:“叶以薇,你确定,你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我确定。”  “那如果我说,嘉橙娱乐并没有发那份合同给你呢?”就在刚刚,他踏上舞台之前,他已经问过...

    阅读: 2792

  • 快穿之睡服辣个反派第24章 欧美少女的大阴口

    快穿之睡服辣个反派第24章 欧美少女的大阴口

    风从酒店大堂穿过,院子里的灯亮了,虫鸣乘着海浪声,闯到了姬乐乐的房间。扔在床上的IPHONE4S一直在响,姬乐乐烦躁的走来走去,姜帅嘲讽她不专业的话,她真听进去了。从复旦新闻系毕业的时候,姬乐乐从上海逃到北京...

    阅读: 3995

  • 当校霸遇上不良学霸 顾微微傅寒峥全文免费

    当校霸遇上不良学霸 顾微微傅寒峥全文免费

    “没想到那小妮子的命还真是硬,在隐雾森林附近三个月都还有命回来!” 暖心阁钱氏坐在软榻上愤愤的说到,一旁坐着的顾清欢也是一脸怨恨。 “早知如此,还不如暗地里找人了结了她,现在活着回来不说,竟然还是轩王爷...

    阅读: 4295

  • 穿越还珠之蓝烟雨 all艾斯受肉

    穿越还珠之蓝烟雨 all艾斯受肉

    “可是……”  “别可是了。眼下你最需要注意的,就是一定要专心各宫的动静,千万不要让她们将矛头指向笼香阁,来个斩草除根,到时即便我再生龙活虎,也只能死路一条。”  神色严肃的打断拓跋君豪的话,颜菖蒲郑...

    阅读: 1430

  • 忌逍r18 男女强吻摸下面

    忌逍r18 男女强吻摸下面

    郑薇儿回来别墅,尹倩想进屋去陪她,被郑薇儿打发回去,自己在屋里想起儿子出国后,去找丁小宁要她离开苏朋,觉得有些后悔,看到儿子伤心难过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苏朋和客户谈完,陪客服吃饭,自己心情不好...

    阅读: 375

  • 感谢姐姐的句子 父亲给我开处疼得要命自述

    感谢姐姐的句子 父亲给我开处疼得要命自述

    “就算你们把我杀掉了,对你们能有什么好处?”  纪凡眯着眼睛问道:“难道你们还能逃出这火狱?”  “杀掉你,就可以得到你储物法宝以及星府里的所有宝物,就算无法借助于它们逃离火狱,至少你身上的战甲可以让...

    阅读: 5730

  • 欧美阴茎插B 哦啊插我啊快点

    欧美阴茎插B 哦啊插我啊快点

    宋焰兮怒气冲冲的回来后,待在房间也不练琴,在林审言看来很是反常。  “喂,你怎么了?”  宋焰兮坐在书桌前发呆,刚开始她是很生气的。  后来想想明明自己没做好,还把气往顾倾身上撒。实际上顾倾除了说话比...

    阅读: 1852

  • 公交车辣文短篇小说集 高手在寺庙

    公交车辣文短篇小说集 高手在寺庙

    严珺卸任书院山长一职这件事情传到林翦耳朵里的时候,严珺回长歌门的车架都快到千岛湖了。  “小崽子你是傻的吗!严珺那个人怎么可能归隐山林?回了长歌他不还是照样如鱼得水!”  林翦气得拿着书卷敲书架,转念...

    阅读: 4410

  • 啊太大太粗疼 女的把腿张开男的猛戳

    啊太大太粗疼 女的把腿张开男的猛戳

    不见光亮的地方,似乎是个洞穴,传来潮湿又黏/腻的空气,随着眼睛慢慢的适应,她也看清了前方。那是一个半人高的石头,石头是漆黑的,沉重的,可石头上空却悬浮着一溜闪闪的银光,她正要仔细看,就见那银光渐渐亮了...

    阅读: 2178

  • 我与隔壁大姐的一夜激情 坐在他的腰间

    我与隔壁大姐的一夜激情 坐在他的腰间

    “轰隆隆.....”  可怕的力量在两道恐怖的攻势中疯狂的凝聚,带起了轰隆隆的巨响声。  下一刻,两者就狠狠的对碰在了一起,巨响传荡开来,大地震动之间,光芒刺目,接着,就是如浪涛一般的滚滚冲击波席卷开来。...

    阅读: 3761

  • 好疼快出来疼 不可以 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

    好疼快出来疼 不可以 漂亮人妇系列全文目录

    其实云冲现在虽然是一介凡身,但是也一样能够看出这个沐花颜她定然非是一个云游江湖的寻常道姑,而且若是他的感应没错,她的真正身份,一样也不是她自己口中胡乱编派出来的一个什么侍婢之女,甚至连一个寻常的大理凡...

    阅读: 1141

  • 女护士被潜规则 恶魔我不要给你生孩子

    女护士被潜规则 恶魔我不要给你生孩子

    药谷的准神与百里玺之间,就差着神力。  不过,这一点的差距,也会在战力方面体现出两种不同的层次。  百里玺终于动用神器了,此时他手中多出了一柄战斧,头顶还浮现出了一把大伞。  “主人要小心了,对方的两...

    阅读: 4095

  • 两个老头一起吃我嘞奶 霸道总裁尿急了

    两个老头一起吃我嘞奶 霸道总裁尿急了

    “齐里,4023。”    齐里接过小牌,他知道今天又有事做了,最不愿的事。来到4023,打开门,没有面对温榅时的浅笑,还是那般平淡的表情。    “来,等你很久了呢,宝贝儿。”一打开门便听到了这样一句话。 ...

    阅读: 5501

  • 他发狠地冲刺着 我和三个小女孩小说全集

    他发狠地冲刺着 我和三个小女孩小说全集

    篮球赛之后就没有什么大型活动了。  在闷热的教室里坐的几乎要崩溃的时候,期末考试终于来了。  许知在汗流浃背的答完最后一科之后,特意堵住耳朵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身边对答案的声音实在讨厌。都考完了,成绩...

    阅读: 5923

  • 三根手指够吗les 全职all黄少天肉

    三根手指够吗les 全职all黄少天肉

    “贺公子。”  那人看过来,显然是知道他的样子。仍然是冷面冷心的感觉,对他微微点头算是打声招呼。  “在下白仲山。”  “白兄。”  见到白仲山与白言容貌相似,贺溪淙心里一动,却并没有说出口,而是换了...

    阅读: 2216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