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要了两次大腿疼 男朋友舔我过程口述_重生之嫡女养成记

2020-06-24 19:34:51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1258

越阵子“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阙伍长,不烤肉我技痒,我求你让我烤肉吧!”

“不如这样你烤你和大小姐的,我拷我与步军侯、小琪他们的吧!”

“好!”阙晴爽快回道。

只见阙晴将两块猪肉横放在准备好的木板之上,又把手伸进食盒,拿出一些小瓷瓶,放在木板上。

火光映照之下,模模糊糊地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瓷瓶上面写着花椒、桂皮、丁香、胡椒、陈皮、木香、白芷、茴香、良姜、甘草、肉蔻等字样。

阙晴“很专业”的把那些调味粉、油抹在猪肉上,猪肉顿时辣香四溢,看起来还挺靠谱,之后,他将猪肉用木棍插上,放在火旁翻转着烤起来。

而越阵子,则在大食盒中拿了八块猪肉,忙着作腌制的准备。

阙晴不解地问道:“越阵子你怎么拿那么多猪肉出来?”

“步军侯饭量大嘛!”

步少原面无表情的咳了咳,不置可否。

他是一名儒将,家中有训“君子远庖厨”,所以,在这里没什么可帮忙的,索性不跟他们俩凑热闹了。

他走到周嬛春的旁边,兀自拱手见礼道:“多亏了夏战书等人主动帮忙运送驻防物料,工程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我营还未向大小姐说谢,我在这里代表我营,谢谢你。”

周嬛春抬头瞅着步少原,见他锋眉敛劲,面若高月,确实如阙晴所言是个拘谨的木头人,不由打趣道:“这般正式的道谢太过无趣,请步军侯换一种谢法。”

步少原双眉纠结,哭笑不得地说道:“那我吹奏一曲给大小姐当做答谢,也当是为大小姐践行吧!”

周嬛春颇显讶异,他看起来完全就是一名武将啊……

“步军侯,竟然还通晓音律?”

“我是儒将出身,礼、乐、射、御、书、数都是儒门学子的必修之业。”

周嬛春点了点头。

步少原往前走了两步,将玉笛贴于唇边吹奏起《春江花月夜》曲。

哎,他的笛子是从哪里拿出来的?

好了,这不是重点!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

奇妙婉转的笛音飘旋在月沉西河之上,幽远,迷漫,绕梁不绝……

就连在一旁烤肉的“音痴”阙晴与“庖厨”越阵子都不由放慢了手边的工作,陶醉聆听。

步少原演奏的这首《春江花月夜》曲,哀而不伤,愁有还无,比起普通宫廷乐师所奏的,更添边塞杀伐的铿锵与折戟沉沙的豪情。

步少原此时不由想,若江上西风将笛声带到西营区的那个人耳中,他又会有何种感受?

阙晴举着烤好的肉,慢悠悠地走向周嬛春,眯着眼睛,坏笑道:“步少原就是那么闷骚,他原本带着笛子就是要来吹曲子给你送行的,非要借着道谢的名目……”

“从前,我们与品剑一起玩的时候,他也总是爱吹这首曲子给品剑听。”

哦,这其中有故事呀!

但看阙晴的表情似乎不愿再说。

他俯身抬手把烤完的肉递给周嬛春,周嬛春则盯着木棍上的烤肉愣了半晌。

阙晴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因为方才听步少原吹笛子听得入迷了,所以……所以猪肉就烤的有一点熟……呵呵……”

这怎么叫有一点熟呢?

这简直就跟木炭一样一样的!

能给人吃吗?

周嬛春第一次对自己说出口的话,感到如此的后悔。

阙晴倒是竖眉撒娇起来,“我辛辛苦苦烤的肉你可不能不吃呀!好歹也要吃一口嘛!”

周嬛春调整了心态,修整了面部的情绪,怀着壮士断腕的心情,接过阙晴烤的烤肉,在上面蜻蜓点水地啄了一口。

烤肉入口后,便有一股苦药的味道,苦味刺得人的舌头都发麻。

随后,周嬛春又被辣得眼泪都出来了,双眼朦胧地把肉咽了下去。

看到周嬛春的表情,阙晴不禁想,有那么难吃吗?

越阵子贴心地给周嬛春递来一杯水,软糯而道:“大小姐,我敬你是条汉子。”

“越阵子,你是什么意思,哼!”

周嬛春接过水,胸前起伏,微微喘着气,摇了摇头表示服了。

“我从未吃过味道如此特别的烤肉。”

“周嬛春连你也……我不相信!”随之,阙晴一把抢过周嬛春手中烤肉,一口放到自己的嘴里……

只见阙晴面色一沉,紧皱双眉,连“呸”数声,苦凄凄地说道:“这是人吃的东西吗?呸呸呸呸,差点没把我苦死……”

越阵子笑眯眯地说道:“还是让我烤给大家吃吧!猪肉我已经腌制了两刻钟了!”

他拿起准备好的猪肉插上木棍,“请你们耐心的等待吧!”

阙晴挠了挠头,小声嘀咕道:“我看你们烤肉,感觉挺简单的,比习武简单多了,为什么一到我手里就会被烤成黑炭。”

越阵子一边烤肉一边“教育”越阵子道:“其实,在火堆边烤肉,就像与人交往一般,靠的太近,肉就变焦了,口感不佳,靠的太远,肉则不会熟,同样口感不佳,最重要的就是让肉与火堆保持不近不远的最佳距离。”

“你看,如此烤出来的肉就很好吃了!”越阵子举起烤棍,只见上面的猪肉金光透亮,肉香飘飘。

阙晴瞪着烤肉,瞪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但他还是万分不舍地扭头,越阵子便把烤肉交到周嬛春的手上了。

周嬛春咬了一口越阵子所烤之肉,其味外酥里嫩,肉质鲜美,再加上恰到好处的辛辣味,让人吃了一口还想吃。

他真不愧是东营区的厨长。

又过了一会儿,阙晴与步少原等人的烤肉也已烤好,阙晴这才知晓:“哦,原来你早就知道周嬛春不会吃我烤的肉……”

“当时,就算我劝你,你也不会听,不是吗?”

“我只是想让大家都能快点吃到美味的烤肉。”越阵子拍了拍阙晴的肩膀安慰道。

阙晴伸手捏了捏他的粉脸,“我知道你最好了!最体贴了!”

越阵子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快去吃你的肉吧!”

……

众人餐毕尽兴,小琪、小峰等人收拾烤肉工具。

周嬛春四人则各怀心事,步少原望着西营区似陷回忆,越阵子则坐在石头上,清眸望着东边,若有所思。

月明夜沉,星遥难追,犹如再也回不去的所在,犹如再也见不到的人。

风霪山下,也是此风此月,此河此夜,那个人对她许下永远守护的誓言,如今,景物相似,诺言情分,却消失得连一抹影子都没有……

她想追寻,又能到哪里追寻?怎能不让人感叹世事无常……

她对男女感情之事已然失去热情,至于权势名利,她也不恋栈,若待她处理完周解梦之仇,她想回到在风霪山的日子,行侠仗义,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

一旁永远静不下来的阙晴,大概无法知道,触景生情是什么滋味,或者是知道了,却不想面对?

总之,他难以忍受和难以接受此时的沉寂,忍不住率先说道:“你们别不说话呀!把气氛搞得那么伤感!”

越阵子从石头上转头,扶着下巴,饶有兴致地对阙晴说道:“不如,你来表演个特殊的节目给我们助兴,比如穿女装跳舞之类……”

阙晴涨红着脸,伸手指着越阵子,愤愤地说道:“越阵子你……你变了……你究竟是跟谁学坏的!”

越阵子眉眼弯弯,淡淡而笑,原本静肃的气氛有所缓和。

阙晴佯作咳嗽,正色敛容,却也掩藏一丝伤感,他缓缓地开口说道:“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与你们在一起的日子,还有小琪、小峰白虎营的众兄弟,大家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打闹,互相吹牛,所以……所以一想到要与你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分开,我就感觉很难过。”

越阵子听完阙晴说的话,不由一怔,攥起双手。

周嬛春则拍了拍阙晴落寞的肩膀,正色说道:“阙晴,我也很舍不得你,目前,我一直都在将军府,你们有什么事情就来信告知我吧!”

“目前?你以后可能不在将军府?”阙晴不由讶异。

“是啊!我以后也许不一定会呆在将军府,那时,我们只有有缘才能相聚。”周嬛春点点头。

“可惜此地无酒!”阙晴想要郑重送行。

“以茶代酒吧!”越阵子万般体贴。

越阵子给在场众人斟满菊花茶,众人不约而同,面有感慨,将满盛离情的茶水一饮而尽。

阙晴红着脸,别扭地对周嬛春说道:“要我穿女装跳舞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要等到我们下一次相见的时候了。”

阙晴伸手指向虚空,“还有在场的诸位,你们每个人都有一次机会。”

越阵子吐槽道:“阙晴,你这样做,会让自己很不值钱哟!”

“老大,那我不用你跳舞,只要你给我一百两我就很满足了!”

阙晴瞬步而上,抬手给了小琪一个“爆栗”。

“你已经注定一辈子是我的小弟,还想去哪里!”

“老大,占有欲太强可不好……”

“小琪,你别得寸进尺,以你的智商,要不是你老大我有情有义,不弃不嫌,你能给谁当小弟!”

小琪听完此言,登时满眼泪光,感动地扑在阙晴的身上。

“还是老大你最好了!”阙晴一边安抚小琪,一边向步少原问道:“哎,烂木头,你有什么要求?”

“我对你,没要求。”步少原冷酷的回道。

阙晴倒是不满意这样的答案,虽然他平时没少给步少原闯祸。

“你看,这就是第一好朋友,与第二好朋友的差别,你对品剑的要求可多了,这个不许他做,那个对他不好,比他亲哥还管的多哩!”

越阵子秀眉一挑,轻笑着说道:“没想到步军侯还有这般好朋友,怎的从前没有听步军侯提起过?”

相关文章

  • 嗯嗯嗯轻点好疼少爷 dearfairy

    嗯嗯嗯轻点好疼少爷 dearfairy

    当然墨久不会是真睡。这种装睡的技能也是作为特工必须掌握的一项技能。  而且墨久作为一名金牌特工,装睡技能几乎是出神入化的级别。  但过了许久,诱饵都没有要上钩的意思。  墨久二人到此客栈时还是子时,但...

    阅读: 1475

  • 马背上有一根按摩棒 今天我去女同学的的床上

    马背上有一根按摩棒 今天我去女同学的的床上

    察觉变化的上官靖连忙睁眼查看,但视乎睁与不睁眼都是漆黑一片,无差别,如此黑的洞内,想要有所动作的根本是难上加难。眼皮突然如罐了铅一般,沉重的让上官靖缓缓合上双眼,放慢呼吸节奏的气息微弱,因是疲惫不堪的...

    阅读: 129

  • 学渣学霸甜腐段 去男朋友家不准我穿胸罩

    学渣学霸甜腐段 去男朋友家不准我穿胸罩

    “嗯。”乔落把自己的头发往后撒,挺起胸膛,拿出她的女王气场到记者招待厅里去。  其实记者发布会的时间还没真正的到,但是一般都会提前到场,主持人,记者,白明都就坐了,好像全场就在等她一个人。  乔落端着...

    阅读: 265

  • 我对妈妈的爱情 小偷疯狂要我

    我对妈妈的爱情 小偷疯狂要我

    站在门口的顾廷南把洛云舒的这句话完完全全听完,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转身回到书房继续加班了,每天提早下班的后果就是晚上都要加班处理文件。  洛云舒把白茗哄睡着后,慢慢悠悠的走回房间,才10点。  ...

    阅读: 2548

  • 小说舔我阴部 不要吻了我还在做饭呢

    小说舔我阴部 不要吻了我还在做饭呢

    就在金晨越来越焦急的,等待顾墨言的联系的时候,顾墨言终于做完了今天的功课。这才想起来金晨说的要看微博的事儿。  拿着新办的一个小号,登录了微博,只见他的微博上都是关于即将要开始的直播和粉丝演唱会的事儿...

    阅读: 6792

  • 老师那里不能亲 啊,不要,好棒里面

    老师那里不能亲 啊,不要,好棒里面

    众人尽皆无语,向着林胖子翻了个白眼,忽而相继散去,将此当做一场闹剧收场,如同茶余饭后的谈资一般,并没有太多的感触。  时值早晨,朝阳初升,天色渐明,车队再度前行。  一连数日之间,车队行进,再没有意外...

    阅读: 452

  • 不行不行我是你的老师 掰腿的正确姿势

    不行不行我是你的老师 掰腿的正确姿势

    绝对不能再让这件事闹下去了,钟离寒看着轻烟的眼睛里挂着寒雪。“好,这件是我那个逆子做得不对,但是这位轻烟姑娘尚未婚配便珠胎暗结,谁又能保证她肚子里的一定我钟离府的孩子?!要娶她绝对不可能,至于她肚子里...

    阅读: 8

  • 首长红人哪里有完整版 我给爸爸一晚干了6次

    首长红人哪里有完整版 我给爸爸一晚干了6次

    俊豪见素素一脸苍白,急忙关切的问:“你这是怎么了?”  素素眼角一串泪珠流了下来,她突然抱住俊豪有气无力的说:“爸爸去世了……“  俊豪心里一阵刺痛,他想到上次来素素家,素素的爸爸还能说能笑,没几天怎...

    阅读: 2846

  • 鼎炉女配之PN 干的要死h小说

    鼎炉女配之PN 干的要死h小说

    第一百六十六章反间  见到那一道好似幻影一般的龙气,郭嘉、黄忠等人看着林道天的目光当中,更是多了一分敬畏。  而相比黄忠等武将,郭嘉等谋士看着林道天的目光,更是多了一分尊敬,而对于戏志才则是多了一分认...

    阅读: 1110

  • 啊外面有人不可以啊 h文进入高辣书包网

    啊外面有人不可以啊 h文进入高辣书包网

    秋季的天,总是黑的早一些。    乔穆问了一下行人,顺着指示,他载着兄长来到了最近的镇上,路边两旁还亮着灯的商铺寥寥可数,他在全镇中唯一的医馆前刹住了车,大喊医生。    感受了这超越极限的速度后,乔...

    阅读: 2946

  • 陛下别太猛 不要我们不可以这样的

    陛下别太猛 不要我们不可以这样的

    杨树打的第一个电话是给苏嫣,华南美食杂志的主编。  “苏主编,还记得我吗?”杨树呵呵地打了个招呼。  “杨树?当然记得!”那边苏嫣的反应很快,光凭声音就听出来了。  杨树松了口气,然后笑着说:“苏主编...

    阅读: 3631

  • 你的乳尖硬了 漂亮老师和坏小子

    你的乳尖硬了 漂亮老师和坏小子

    欧阳轩见问题已经解决,遂准备转身离开。宁馨见欧阳轩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自己一眼,心里不免有些失落。现在见他一言不发的又要离开,心下一急,及忙出手将他拉住。等宁馨回神见自己已经拉住欧阳轩的手,脸更是烫的不...

    阅读: 4904

  • 并排坐腿贴腿算是肢体接触吗 啊用力再深点我还要

    并排坐腿贴腿算是肢体接触吗 啊用力再深点我还要

    自从商业模式被互联网部分取代之后,国内大多数实物商品都处于被动接受的状态,如今的“安化制造”再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从上一次安琪回国拯救了安化以后,这也是数年来最大的一次金融风暴,所有实体经济几乎处于瘫...

    阅读: 3933

  • 攻吃醋把受做到哭 男人说你是他小妹妹

    攻吃醋把受做到哭 男人说你是他小妹妹

    第九章    这天热的发闷,猫怪这浑身难受,苗笙一早出去说是游湖了,还不如找个地方避暑,回山寨那些小妖们得了信少不得要上门来吵闹,干脆去找那鬼玩玩,腾云就去了.  到了鬼的住处,房门豁然打开,见一个黑...

    阅读: 810

  • 幻想被几个男人玩的小说 天才萌宝:爹地讨债来了

    幻想被几个男人玩的小说 天才萌宝:爹地讨债来了

    乔嫣然一宿没睡,新的生活即将在眼前铺开,从小到大自己还未真正的独立过,一直属于被照顾的对象,虽然这里一室拥挤住了四个人,床也硬邦邦得,但一切都和之前不一样,她喜欢这样的生活,这才是自己心里的江湖,昨天...

    阅读: 578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