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太帅了我帮他口了 四个人一起换着做刺激_丐妻妖娆

2020-05-08 19:15:50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2241

东方碧仁的探子来报,已经派人缒绳到了老妇所说的崖底,一无所获,没见什么尸首血迹之类。但那崖底颇是一片恶猛之地,乱石林立,古木参天,还有虎狼成群出没。残骸若被吞食啖净,那也说不一定。

薛浅芜和东方碧仁思虑很久,决定再去高府一趟。

举府遍挂白色的挽联,灵堂置着青黑的棺木,满目凝重肃穆的颜色对比,洋溢着丧失至亲的哀恸。贾语博披麻戴孝,苏喜儿一身素衣,后面跟随着三五个沉默的丫鬟仆人,一起迎接东方爷的到来。

既然高府衙是被烧死的,那么棺材也就是个摆设。于是薛浅芜指着棺道:“喜儿,里面是空的吗?”

苏喜儿神情凄惶,没有说话。东方碧仁示意随从,把棺打开看看。

随从拿了扳子翘钳之类的工具,不到一刻功夫,就开启了棺材。出乎意料的是,里面盛着满满的灰烬。整口棺材看着,如同一个大型的烟灰缸。

此时一被打开,由于风吹空气的流通,那些灰屑轻轻地飘飞,扑到人的脸面上,脖颈里,甚至口耳鼻喉里,绒绒痒痒的,难受极了。

它并不比春天的柳绵杨絮,因为那些白色的轻柔,尚能给人一种唯美干净的感觉,虽然会迷了眼呛了咳,但终究是美好的。灰烬却不一样,尤其是沾着浓浓死亡味道的尸灰。它让人感受到的是,一种腐靡的气息,阴气不散的萦绕,以及生命消逝的绝望楚痛。

除了自身气场极强的东方碧仁,依旧白衣皎皎,出尘不染之外,其他的人无一幸免。被这灰烬附体的人,尸寒之气仿佛蛊虫一般,钻皮透肉,痴缠在人的脏脾肺胃之间。

薛浅芜只觉得冷,这冷与她从冰水里出来的冷还不一样。隆冬跳进冰窟窿里,那冷只是物理性质的冷,仅与温度有关,所击垮的不过是人的身体。但是此刻的冷,不是身在冷,亦不是心在冷,而是意念在冷。

这种尸灰之寒,攻讦的是人的意志。

薛浅芜想起了某种吸热化学反应,原本处在正常的温度,然在刹那之间,反应不可阻止的发生,身体所有的火力都被吸尽,急剧降到冰点之下。人就僵了。

东方碧仁觉得有异,忙去拉薛浅芜。刚挨到手,一股奇损的阴寒,恰似雷击电打一般,震得他后退的同时,浑身不由自主一颤。

东方碧仁看向贾语博夫妇,发现两人的症状倒没那么严重。

走近两人,温雅的嗓音不带一丝情绪,却深聚着高山大海那般的气蕴,缓缓不迫问道:“它不是一具空棺吗?这么多的寒尸灰,是从哪儿来的?”

苏喜儿看东方碧仁好端端的站着,脸色微变,忙不迭地点了头,眼泪恰如珠子般的断落,心伤地道:“说是一具空棺,倒也不错,因为高义父的尸体,并没保存下来。但是他的魂气还在,为了尽点心意,我和语博把他生前常穿的朝服,以及喜爱的饰物珍玩,甚至喜欢吃的果脯菜蔬,都在焚烧炉里化了。然后把所得的灰烬,装入棺材之中,随高义父一起葬了,也省得他在阴间受饥受寒啊。”

看着瑟瑟直抖的薛浅芜,全身如笼罩了一层霜似的白。东方碧仁的一对温润眼睛,越发深邃发寒。不再看那贾语博苏喜儿,东方碧仁伸手想摸薛浅芜的脸颊。

薛浅芜已知道,她中了难解之毒。东方爷虽然能用内力撑得自身无碍,却近不得她。于是强打一分气力,一字一抖,好不容易,凑出一句话来:“先查……原因……不要管我。”

东方碧仁说道:“这些灰烬里面,掺了将近一半的寒尸粉,中毒的人只觉冷得天旋地转,三日若不得解,热气耗尽而尸体僵,最后成为一撮风化的粉末。”

“找解药,先给他们治……”薛浅芜架着手臂,努力指向那些丫鬟仆人,却怎么也举不起来,最后连声音都发不出了。

东方碧仁默不作声。这寒尸粉,解药随配料的不同而不同,除非下毒之人良心藩悟,否则无人能解。如果在配药的过程中,出现丝毫差错,只会更快丢了一条人命。

“寒尸粉发源于蜀中地区,正是你俩的故乡……你们最好能交代清,这是怎么回事儿。”东方碧仁淡淡地道,重若千钧的怒气和担忧,在极力按捺中,隐去化为虚渺。

苏喜儿闻言,脸色煞白地道:“东方大人,实在是冤枉啊!”

“我又没说是你俩干下的,你先叫起什么冤屈来了?”东方碧仁皱眉道。

苏喜儿闭了口,贾语博接过话头,扑地跪道:“草民曾听说过,高义父的祖辈,也曾是蜀中人,只在上一代时,才迁到了烟岚城,从此在这扎根为官……”

“这又如何?”东方碧仁平静问道。

“草民还听说过,高义父为人处事,疑心很重,年纪越大越是戒备重重。他睡觉时,从来不脱衣服,佩剑总是不离床头……他在睡觉时穿的所有衣服,都涂染了寒尸粉,有好几个仆人,因为叫他起床,无意碰到衣角,都死掉了,尸体不久就自动粉化了……”贾语博带着骇意,详细述道。

“你的意思是说,寒尸粉是高府衙自己制备的?他早已服了解药,所以穿着这些衣服,可以避过毒气的侵蚀?”东方碧仁闻言知意,当即就听出了贾语博的话外之音。

贾语博低头道:“大人神明。不仅高义父他自己,就连他的女儿……芦捷姑娘也服用过解药,所以他们父女完全不用担心,会因不慎害了至亲之人。”

“你知道的,委实不少。”东方碧仁笑着,道出一句赞许。

贾语博被东方爷的镇定,弄得慌乱发虚,他一个劲儿的颤着,说出了更多内幕:“大人一定怀疑,草民为何知得这样详尽。草民不敢欺瞒,因在高府住了半年多的光景,亲身经历一些事儿,再加听到很多闲话议论,才形成了今日的断言。”

东方碧仁“哦”了一声,抓住一处问道:“小道消息,不过是些捕风捉影的流言,本官不感兴趣……你倒说说亲身的经历吧。”

贾语博看了看苏喜儿,犹豫了一会儿说道:“草民曾在无意,碰触到了高府衙的睡袍,中了这寒尸粉之毒,幸亏蒙得……芦捷姑娘相救,从她爹爹那儿偷了解药,才保得了性命。”

苏喜儿显然不怎爱听高芦捷的名字,打断贾语博道:“想必高府衙的衣服虽被焚化,但是上面附着的寒尸粉,经大火后毒性仍然不减,才酿成了眼前之祸啊!”

东方碧仁皱着眉峰,又问:“贾语博已服用过解药,今日能够躲过寒尸粉之毒,倒没什么可以说的,但是喜儿姑娘呢?高芦捷小姐恨你入骨,她也给过你解药吗?”

“大人的意思是?”苏喜儿撑住娇躯,问得紧张而又局促。

东方碧仁单刀直挑要害:“此寒尸粉,未必就是彼寒尸粉!贾语博兄,未必仅仅服了一次解药!”

回转过头,直问贾语博道:“你服过高小姐的解药,可曾服过苏小姐的解药?”

贾语博瘫在地上,胡乱浑说一气:“草民真的不知道啊……这平日里吃的喝的,都是喜儿操持,她若不告诉我,我就算吃过什么也不知啊……”

薛浅芜的神经,正在一寸一点,被寒气分崩离析着。听了他们的对话,脑袋像冻结了一般,竟然转不过圈儿。但她明白的是,就算真有什么,贾语博这贪生怕死的,已把责任推卸了个干净。

苏喜儿的眼神闪过一丝苍寂,忽然抬起头道:“语博说得没错,他的一切都是我操持的。我若真喂他解药,悄悄加入饮食之中,他怎会知道呢?”

东方碧仁笑笑,启唇淡问:“喜儿姑娘想说什么?”

“大人不是怀疑我么?”苏喜儿闭上眼睛,狠狠地咬着唇,过了很久才含泪道:“我是来自蜀中没错,甚至还会配毒,这些都没说错……但我自幼跟着家里的药师,亲手摸过千百种的药材,不说早练就了百毒不侵之身,但是能不产生一些抗性吗?大人如果不信,可以找来一些毒医,配制各种各样的寒尸粉,我愿以身试毒!”

相关文章

  • 刚结婚时一晚上三次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刚结婚时一晚上三次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这么早?”厉炎看了眼时间,这位设计师竟然准时了。那么大牌的人,居然不迟到吗?这才是让他诧异的。“是的,而且她……”“请进来。”他道。这个大牌是他们找了很多层关系才请到的,据说是业内有名,关于公司利益...

    阅读: 3459

  • bl不行太快了 短篇黄色小说

    bl不行太快了 短篇黄色小说

    这不是阿克列姆第二次遇到涂山青若了,其实在这个学校里和她碰面的机会还是挺多的。不过和白薇薇不同的是,涂山青若从来都是这样带着探究性的目光看着他,却不发一言,也不接近。她看起来似乎和白薇薇的关系很好,可...

    阅读: 6089

  • 大婚晚爱txt完结阅读 用口帮女的弄出来要多久

    大婚晚爱txt完结阅读 用口帮女的弄出来要多久

    &8216;《我的爱人是大明星》事件&8217;还在持续发酵,网上的风雨发展到线下,陈瑞峰不敢确定刚才围观的人群里有没有要攻击小雨的人,安排李浩全程守着她,不管去那里都要跟着。副导演在叫准备开机。陈瑞峰蹲在陈雪面...

    阅读: 4824

  • 总裁好大好深入 宝贝你穿上我看看

    总裁好大好深入 宝贝你穿上我看看

    张思明满意地坐在桌边,现在这张凳子他总算坐得稳了吧。  上次他掉下去还是因为刚知道张千亭修魔的事,现在好啦,他也入魔道啦。  “思明在想什么?”张千亭失笑。因为张思明的一再坚持,他也坐在桌边一同进食,...

    阅读: 1060

  • 强占公主的身子 啊啊啊不行了

    强占公主的身子 啊啊啊不行了

    圣蛇教应该是下三天里面的什么特殊教派,程语溪并不是很了解,因此她便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欧阳宇冷静的说道:“但是圣蛇教毕竟人丁稀少,想要扩大疆域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现在看来,他们来参加这一次...

    阅读: 5500

  • 把妻子送给别人生孩子 强行指检小说

    把妻子送给别人生孩子 强行指检小说

    看着靳青心情不算太好的样子,707在一边小心翼翼的询问靳青:“宿主,还进任务么?”  靳青斜着眼睛看了看707:“进,这次给老子找个吃得多的,有人伺候的任务,上个任务嘴里都淡出鸟了,眼睛也不好用。”话说星际...

    阅读: 3993

  • 不断奶一直喂男人吃 爱吃豆腐的羊gL

    不断奶一直喂男人吃 爱吃豆腐的羊gL

    时值八月,酷暑难当,尚处于暑假期间的南江市地质工程学院,这两天得到了上级单位赋予的一项艰巨任务。    任务之艰巨甚至上升到了政治高度,任务之规模也达到了哪怕穷尽学院人力,亦捉襟见肘、难以维持的地步。...

    阅读: 315

  • 小妖精等不及现在就要 高跟鞋上浓浓的精华

    小妖精等不及现在就要 高跟鞋上浓浓的精华

    乔安出于好奇,盯着奥黛丽手中那件奇特的武器仔细观察。  越看越觉得,这件武器相比“骑枪”,更像是一杆大号“步枪”,想来就是传说中的“龙骑枪”。  乔安等人所在的位置,到袭击商队的那群佩利冬,相距不下五...

    阅读: 286

  • 把女朋友撩湿却不给上 在农村吃妇女的乳汁小说

    把女朋友撩湿却不给上 在农村吃妇女的乳汁小说

    这一路上,叶落发现自己的伤势和真气正在不断恢复者,心想这边是那位前辈做的吧,不由得说道:“看来,这份人情算是欠下了。”  很快,叶落便通过石桥。  那道黑影在石桥上说道:“希望你能明白吧,火神秘境本身...

    阅读: 428

  • 啪啪文细节描写 暴力强奷短篇小说

    啪啪文细节描写 暴力强奷短篇小说

    可天心白侃侃而谈,对山林熟悉万分,说起哪里有树洞,哪里有瀑布,哪里有野果竟然比她还熟悉,萧珉渐渐安心,心中为怀疑天心白深感歉意。她几日未眠未食,身体十分虚弱,挖了几下已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天心白大感...

    阅读: 7191

  • 秦王宠后全文免费阅读 男票舔你私处什么感觉?

    秦王宠后全文免费阅读 男票舔你私处什么感觉?

    毓珑再也睡不着觉,虽然李玉覃竭尽全力地让她的生活贴近从前的轨迹——在他杀死她父母之后。这个皇宫看似什么都没变,可宫人们不同寻常的平静,却恰恰昭示着改朝换代的激流暗涌。  毓珑知道前朝早已风暴迭起,李玉...

    阅读: 4327

  • 就是喜欢被他txt 用玉势堵着骑马

    就是喜欢被他txt 用玉势堵着骑马

    “是不是傻?咱俩喝起酒来就爱耍酒疯,你想让舅舅跟着操心啊?”林微微白了她一眼,“我可是还记得那一次在你家,咱俩喝的人仰马翻,沈默回来的时候脸都绿了!”话一出口,就觉得惹了祸。林微微急忙道歉,“彤萱,我...

    阅读: 6751

  • 啊好涨好大要高潮了 亚洲色噜噜狠狠网站

    啊好涨好大要高潮了 亚洲色噜噜狠狠网站

    “摇晃的红酒杯!嘴唇像染着鲜血!那不寻常的美!难赦免的罪……”炫丽的灯光配合着震撼的音乐,在酒水催化下发酵、迷醉!酒吧名叫&8216;夜色&8217;,一个充斥着无限遐想的名字,一如舞台上那些曲线毕露的脱衣舞娘。...

    阅读: 3289

  • 从头到尾都是肉的文男女 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从头到尾都是肉的文男女 bl高肉攻让受含着睡

    樊溪看向她,略微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不需要你来可怜,我是我,输了就输了,你不用插手。”烨流用法术将话传了过去,随后转身欲走。“等一下。”樊溪立刻起身,她意识到了烨流讲的是什么。同时她也意识到自己做...

    阅读: 7079

  • 市长大人强要我 蓝湛干哭魏无羡肉车

    市长大人强要我 蓝湛干哭魏无羡肉车

    如果真是土匪,怎么会追一个中年男子就如此气喘吁吁?毕竟土匪都应该高大健壮,怎么着也不能瘦的跟竹竿似的。他们看似凶悍,实际上不过是装出来的气势,根本没有真本事。这样子更像是那些装模作样的官员。官员?沈玉...

    阅读: 1868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