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射在里面 丫头顶得你舒不舒服_唯妃是从:这个王爷有点傻

2020-04-23 17:12:08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2776

“不——”他铮铮反驳,认真道:“你不是一般的丫头,你很特别!”

我还是摇头,“我没有什么特别的。”

他却以为我不信,郑色道:“至少,在我心里,你跟别的女子都不一样。”

“是吗?”我一个讽笑,不知是讽笑眼前的人,还是现代的那人,亦或是自己,“夜深露重,王子还是请回吧!”

我转身,实在不知该怎么面对那张熟悉而陌生的面孔表现出来的重视和关心。

“等等,小离!”西瑟那泽拦住我,“恕本王鲁莽,敢问……那个叫‘成泽’的是你什么人?我跟他……很像吗?”

我再次仔细的打量面前熟悉的面容,也是第一次仔细瞧他,他跟成泽很像,但他不是成泽,他没有成泽的阳光和魄力,更没有成泽的温暖和煦。

在他满怀期待中,我收回视线,“很抱歉!”

“你是康玄枫的内房侍妾?”他再次惊言相问。

什么?我惊愣的盯着眼前唐突的人,实在不明白他为何有此一问。康玄枫的侍妾?难不成……他是为了他妹妹西瑟那琳?一定是了!

我释然,再看他眼里的急切,脸上可疑的晕红,都觉得那么滑稽可笑。

“王子误会了。我不是康玄枫的侍妾,王子尽可放心,康玄枫也只是把我当姐姐!”

“只是姐姐?”西瑟那泽探问,渐而喜上眉稍,“那就好……”

我心有不快,敢情这人半夜三更不睡觉,就是为了帮她妹妹排除情敌?

“王子要问之事已明,阿离先行告辞。”

“小离——”他直接拉住我的衣袖,猛的一用力就抱住我,“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小离,第一次见你,我就情不能自己……”

见之不忘?思之如狂?他说,第一次见我就已动情?天啊!

四周一下子静了下来,我只听到自己脑袋里急速运转的声音,还有胸腔里剧烈的心跳,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温暖,他是我的成泽吗?

眼角飘过一段白,是康玄枫恼羞成怒的冲过来,“你们在干什么?”

“枫儿?”我恍惚回神,慌乱的推开西瑟那泽,“枫儿,我……”

康玄枫大步跨前,一把把我扯到身后,面对西瑟那泽,浑身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敌意,“不许你碰她。”

也许是我的默不作声和康玄枫的凛然霸道惹恼了西瑟那泽,他陡然红了双眼,用力掰开康玄枫紧拉着我的手,毫不示弱:“别忘了,你是有婚约的人,你有了我妹妹,西瑟国的郡主,凭什么还要霸着小离?本王子不管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就是不允许你伤害小离!”

“我不会伤害阿姐,也不许阿姐离开我!”康玄枫怒瞪着西瑟那泽,双手抱拉着我的另一只手,希望把我拉回他的阵地。

西瑟那泽快上一步,我就像个玩偶,又被他扯回身后,“你永远别想拥有她!”

康玄枫空伸着手,眼神一点一点黯淡,“阿姐……不要枫儿了吗?”

我心里一阵一阵痉挛似的疼,用力甩开西瑟那泽的护卫,冲到他们面前吼道:“够了,我不是你们的玩物,不是你们说归谁就归谁的。西瑟那泽,西瑟王子,如果我之前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地方,我现在向你道歉,以后不会了。至于你刚刚说的,阿离无位无尊,高攀不起。还有,康玄枫他只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你这样针对他做什么?”

“你护着他?”西瑟那泽不能理解,眼里满是心伤,“小离,我是为你好,康玄枫他就要成亲了,和我妹妹!”

“阿姐是我的!”康玄枫一把把我拽到他的身边,宣告主权。

“三更半夜的,都在吵什么?”王妃的声音突兀而至,院内不知何时站满了人。

“母妃——”

“姨母——”

“王妃……”

三人齐齐盯着宛如从天而降的人影,不约而同低下了头。

“阿离,你还有没有规矩?如果王府的规矩那么难学,那么你不必再呆在枫园了!”

我低着头,有苦难言,西瑟王爷一家来了之后,王妃就处处看我不顺眼,做什么错什么,如今又撞到了枪眼上,怎么就那么衰呢?

“姨母息怒。”西瑟那泽适时跨前一步,“是侄儿不好,这么晚了还来打扰,请姨母责罚。”

西瑟那泽的话让王妃更是气恼,刚想发作,康玄枫道:“母妃你看,他都承认了,不关阿姐的事。你一定要重重的罚他,让他以后不要再来找阿姐!”

西瑟那泽愤恨的咬着牙龈嘎吱嘎吱作响,一双要吃人的凌厉的眸光直刺向康玄枫,

“枫儿——”王妃怒斥,又不得发作,只好深深叹了一口气,冷冷道:“罢了,夜深了,那泽侄儿还是早些回去吧,免得招来不必要的闲话。阿离,虽说皇上给你特赦,让你不守尊卑之礼,可女儿家还是清清白白的好!”

我乖乖顺顺的点头,“是,谢王妃教导。”

偷眼去看康玄枫,他亲昵的抱着我的手臂,嘴角明悦上角,一副奸计得逞的自得,莫名的,心里的不快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阿姐……”王妃走后,我拂开康玄枫转身就回寝室,康玄枫紧紧追在身后。

“哼!”我没好气,你不是生气吗,不是挤兑我吗,你不是嫌我没身份吗?还追我干什么?

“你不会离开我的对不对?”某人惯有的乞怜的声音。

“你不是生我的气吗?”我故意板起脸问。

“我……”

“你不是说我没有身份,没有资格跟你说话吗?”

“不……”

“你不是去找你的仙女姐姐,你的美如天仙的未婚妻吗?”提到这个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康玄枫紧低着头,双手十指搅动,像一只可怜待宰的小白兔。

“说话!”我冷着脸。

“枫儿知道错了。”从鼻子里面发出来的嗡嗡讨好声。

“不生气了?”

“不了……”

“不要喝冰花茶?”

“……”

“枫儿——”我不由长叹,语重心长道:“阿姐不给你喝冰花茶,是为你好,你身子向来畏寒,不能碰冰的东西。不然就会卧床不起,你生病了阿姐会心疼,会难过。你已经长大了,肯定不希望阿姐伤心难过,对不对?”

“嗯!”康玄枫点头,小心翼翼道、:“姐姐说,阿姐是不喜欢我,才不给我冰花茶喝。是贪图宁安王府皇亲国戚的尊荣地位,才千方百计的留在我身边……”

我一听简直气炸了肺,怪不得,怪不得康玄枫这两天总对我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生莫名其妙的气。

“阿姐——”康玄枫讨好的拉着我的衣袖,声音甜腻动人,“姐姐说,西瑟那泽是西瑟王子,是跟枫儿一样的身份,又帅又聪明,阿姐就有了新目标,喜欢他……”

“康玄枫——”我立时火冒三丈、七窍生烟,“你还是不是男人?什么都是姐姐说,你能不能有点自己的主见?西瑟那琳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把我当什么?”

“你是我最亲的阿姐!”康玄枫瘪着嘴,十分委屈,忽又抬头,星光点点的眸子里射出一道冷光,“阿姐是不是喜欢西瑟那泽?”

“你有病啊?”我恼恨的狠狠一拍康玄枫的头,狠言厉色道:“他跟有我半毛钱的关系?”

我喜欢的是成泽,西泽那泽只是跟他长的像而已。

“半毛钱的关系?”康玄枫歪头思索,“那是什么关系?”

“就是没关系。”我没好气。

康玄枫显然不信,“可是姐姐说……”

“什么都是姐姐说?”我恨铁不成钢,刚消下去的气又烧起来,“若我说不是,你是信她还是信我?”

“我信阿姐,阿姐说什么我都信!”康玄枫信誓旦旦,忽又拧紧了眉,矮了声音,“那,成泽是谁……”

成泽……我心里一顿,萎萎坐下去,求见不得,思之不能,挥之不去,只能压在心底,辗成一道伤,以求来日慢慢淡忘。

“阿姐,”康玄枫坐在我旁边,把头抵在我的肩膀上,抱着我的一只手臂在胸前,呢喃低语道:“不要离开我!不管阿姐要什么,枫儿都能给,只要阿姐不离开我……”

我忽然明白了,康玄枫即使是生在王府,即使尊贵如斯,可他跟我一样,都是心里极度不安的人。所以才会听信了西瑟那琳的挑拨,可是,西瑟那琳是康玄枫的未婚妻,我怎么能向康玄枫说她的不好呢?

“枫儿,”我唤他,斟酌着用词,“男子汉大丈夫,须敢做敢当,有勇有谋。学会思考,学会替自己拿主意,不能让别人任意左右,不管是西瑟那琳,还是我,你明白吗?”

“哦!”康玄枫似懂非懂的点头,忽又央求道“那,等我身体好了,阿姐就给我喝冰花茶?”

“还惦记呢!”我有几分好笑,用头碰碰压在脖子上的脑袋,“好!”

“拉勾!”摇摇烛光里,康玄枫笑的一脸魅惑灿烂。

“拉勾!”我也伸出手,“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一千年,一万年都不许变!”

“好,阿姐都答应。”

“我想喝阿姐做的果茶!”

“那快去睡觉,等明天一醒来,阿姐就给你做果茶喝!”

相关文章

  • 绝品邪少王小根 吸取肉肉液液快穿

    绝品邪少王小根 吸取肉肉液液快穿

    胡觅夏转过头来,却看见莫雪瑶正看着自己。“对不起觅夏,我不是故意要出现的,应该要离开的人,是我。”对上莫雪瑶的眼睛,胡觅夏突然有一种,好像自己是那一个,棒打鸳鸯的罪人一样。明明……她和陈复才是夫妻。胡...

    阅读: 7615

  • 别的男人做完我又做 撅起屁股用手扒开bl

    别的男人做完我又做 撅起屁股用手扒开bl

    那个女人走到三人跟前,周河东才开心的领着她介绍给沈老爷子和沈枞渊:“这是小女周琳琳,才从国外留学回来,对国内的事情还不够熟悉,麻烦沈家提携了。”周琳琳礼貌得和众人打了招呼,气质自是不凡的,并且看起来通...

    阅读: 4021

  • 车上舔儿媳妇 纵宠扑倒师妺全文阅读

    车上舔儿媳妇 纵宠扑倒师妺全文阅读

    假期很快结束,正是临近高考,纪时桦工作反倒是越来越清闲了,对此诗听感觉不可思议,因为对方在她上学日总是早出晚归,就是双休也忙的团团转。    但是现在她每次一下课总是能看见等在校门口的车。    从上...

    阅读: 6787

  • 虐NP高H纯肉 关于幸福的美文摘抄

    虐NP高H纯肉 关于幸福的美文摘抄

    林谦不知可否,他觉得那个叫皓天的男生不一定就高兴认识他。  店老板看见他们聊天,挺高兴的说:“孙明,你上次不是问了我一大堆关于《第一名伶》这套卡牌的问题吗?正好,这套卡牌就是这个小帅哥设计的,有什么不...

    阅读: 904

  • 啊 啊 快到了 太监 贵妃 这里不行不要不要

    啊 啊 快到了 太监 贵妃 这里不行不要不要

    跟都泰宇预想的不一样,林楠就这么“没脸没皮”的追了都泰宇小半年,都泰宇从一开始的抗拒,到无可奈何,在到现在的习以为常。  圣诞节的时候,林楠把都泰宇拽了出来,为什么不是约出来呢?因为面对林楠的邀约,都...

    阅读: 6496

  • 仙子花房痉挛 唔 啊 师兄好大

    仙子花房痉挛 唔 啊 师兄好大

    陈田村  一位大约九岁的女孩,背着背篓在山上摘野菜,她娇小的身影蹲着某一处草坪,流了汗便用身上那粗布擦擦汗。     她认真的寻找可以吃的野菜,仿佛田间的精灵一般。    巳时,她背起小背篓便下山,并...

    阅读: 4208

  • 啪啪时女咬男 老公每天搞我四次

    啪啪时女咬男 老公每天搞我四次

    观众哄然大笑,好一招故弄玄虚。  主持人继续说:“我们先恭喜于千佳小姐,去掉一个最高分9分,去掉一个最低分8分,她的最后得分是8.6分!非常不错的成绩。”  掌声。  主持人:“那么请这位获得好成绩的小姐...

    阅读: 1750

  • 和已婚女人不戴套做安全吗 西瓜怎么切

    和已婚女人不戴套做安全吗 西瓜怎么切

    晚上六点五十五分,高溧阳老老实实出现在地下车库,等待许叔惠。七点一到,许叔惠出现了,他看见高溧阳早已待命在外,没有温度的丹凤眼立刻有了温度,示意她跟上,车停在里面。可是高溧阳不敢上前,远远跟在他身后,...

    阅读: 7738

  • 移魂换身进入女神身体 h王夕瑶顾青阳1v2

    移魂换身进入女神身体 h王夕瑶顾青阳1v2

    “还没有。”杨华摇头,请寒彻进去。  不等寒彻张口问,杨华就已经开始汇报今天的安排,“东西已经准备好了,都是嫂子喜欢的……”  寒彻满意点头,只是听到杨华提到温暖阳,心里开始觉得有些紧张。  不由的吞...

    阅读: 5242

  • 寡妇真湿夹得我好爽 绝世武神小说

    寡妇真湿夹得我好爽 绝世武神小说

    从神林回来后,衣雪每天忙着准备复习进行学期考试,这样安静平稳的校园日常迎来了这一年的第一场雪。被铺上银装的校园显得很美丽,白皑皑的大道上,一排的人群很是夺目,在这片白色的天地,红色的妆容突兀得让人移不...

    阅读: 1480

  • 毛笔调教公主 深情时见鱼txt网盘

    毛笔调教公主 深情时见鱼txt网盘

    “噗!”  端子晋与庄飞羽两人的身影倒退了十几步,各自喷出了一口鲜血,面色苍白如纸,身影摇摇欲坠,神情可是萎缩到了极点,可见两人神魂受到重创。  虚空之中的身影贯穿而来,来人身高两米有余,穿着兽皮坎肩...

    阅读: 2991

  • 说以后还敢逃吗h 女用夫妻性快活器

    说以后还敢逃吗h 女用夫妻性快活器

    陈芸一个接一个拜见,拜到最后,直觉腰杆都挺不起来了,幸好沈母和蔼慈祥,大发善心,免了陈芸与平辈的见礼,不然陈芸真心怀疑,自己的腰一定会从中折断。见过礼,敬过茶,大家开始论资排辈,依序而坐。沈母见男女混...

    阅读: 5839

  • 男女上下扎好爽 深圳出租屋故事

    男女上下扎好爽 深圳出租屋故事

    呈韵珠宝,设计部办公区。 “大家注意听一下。” 周辰林从电脑上移开视线,站了起来,走到外面。 “关于这次“infinite fantasy ”项目,等会儿美国那边的设计师会过来跟我们设计部一起开一个简单的会议交流一下,大...

    阅读: 1773

  • 生物课婉绮当教材 黄河边柱子与娘

    生物课婉绮当教材 黄河边柱子与娘

    “你现在不就是在和我谈恋爱吗?你还想谈恋爱,难不成你想出轨啊?”宁唯轩他在听了唐雨嘉的话之后顿时感到很莫名其妙,这丫头是哪根筋搭错了吗?明明是在和自己谈着恋爱,却还憧憬着谈谈恋爱。  “谁想出轨啊,我...

    阅读: 826

  • 方佳然花瓣 宝贝它想你想的都硬了

    方佳然花瓣 宝贝它想你想的都硬了

    这也不太可能吧,她虽然知道年靖希已经对她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感情,可是应该还是没有到那种不可收拾的地步吧,她现在这么好好表现,也是因为她要进一步得到年靖希的信任,更进一步的走到她的心里,是那种怎么也忘不掉...

    阅读: 4682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