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做完爱后浑身无力 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_君上,随我出征吧

2020-03-23 11:14:44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1470

"主上大驾光临,老臣不敢怠慢。"

叶相不急不缓的直起身来,亦步亦趋的跟在红衣人后面走进了正堂。他头发花白,满脸的皱纹,颌下蓄着半长不短的胡须,倒像是一头谦逊的老山羊,除了那一双老谋深算闪着精光的眼睛。

"行了行了,我让你打听的事情如何了?"

红衣人走进正堂,袍子一掀就这么坐上了主位。叶相看着红衣人的动作,笑容微微一顿,眼底闪过一丝不悦,不过瞬间便消失了。

"启禀主上,老臣把这一个月来煜都里大大小小所有的事全都查了一遍,唯一算得上反常的大概只有祁律一事了。

“祁律?向来滴水不漏的太傅大人竟然让你抓住了把柄?”

“倒也算不上什么把柄,只是我想来想去,也唯有这一件事勉强算得上有些古怪。”

“哦?说来听听。”

“数日前,祁律一个人离开了煜都,直到今日才回来,可他回来的时候却多了一个人。”

“多了一个人?是轩王的人吗?”

“不是。他们进城的时候恰巧遇到了韩先生,据韩先生形容,跟在祁律身边的是一名女子,黑衣劲装,身上还背着几把形状古怪的兵刃,十分可疑,又是个生面孔,他便拦下祁律盘问了一番。

祁律却说这女子原本是他一位朋友的义女,那位朋友出门远游,放心不下这个义女所以才特地把她托付给了祁律。”

“所以祁律这一趟出门就是为了去接这名女子?”

“据他所言的确如此。”

那个红衣人听到这里,突然沉默了下来,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后来呢?"

"祁律和那名女子进城后便直奔乜舞楼,停留了一个多时辰。我的人一直守在外面,亲耳听见里面传出了打斗的声音。然后,祁律便带着那名女子回了通宝银号。"

"哦?你是说这个女人竟然敢在乜舞楼动手,还能完好无损的离开?"

"臣不敢妄加揣测。"

"哼,老狐狸。"

红衣人冷哼一声,斜眼瞟了一眼叶相。虽然只是冷冷的一瞥,可他那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若是让旁人看了,怕是连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偏偏叶相不仅一点儿反应也没有,甚至他自始至终都是低着眼睛说话的,压根没有抬头看过这红衣人一眼。

两人正说着话,一只信鸽飞进堂中停在红衣人手边,红衣人取出信鸽腿上的纸条看了看,然后将纸条交给了一旁的叶相。

"靳妩?难道就是祁律今天带回来那个女子?公子殒有意让这么个小丫头片子接掌无生楼?"

叶相看着手中的纸条,眉头皱了起来。

“祁律究竟去了什么地方,他这位朋友又是谁,还有这个女人究竟是何身份,这些都查清了吗?”  

"这。。。"

"说。"

"我的人一直跟着祁律到了颍州东南角的诡雾山,然后。。。”

“然后你的人就再也跟不下去了,直到今天祁律回了煜都,你们才发现多了一个人。”

“。。。正是如此。”

“诡雾山。。。别的还知道什么?”

“目前收到的消息只有这些了。。。”

那红衣人明显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可他却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给我盯紧了,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

“老臣明白。”

“我还有事要办,如果有任何线索,马上通知我。”

“恭送主上。”

没等叶相说完,红衣人径自又飞出了丞相府,叶相一直目送他的背影越过了院墙彻底消失不见,才转身回到堂中。

老者坐到了方才那红衣人坐的位置上,脸色十分阴沉,紧紧抿着嘴,似乎在暗自压抑着什么。

"相爷毕竟是一国丞相,虽然尊称他一声主上,可他实在太过无礼,全然不把相爷放在眼里,这堂堂丞相府倒像是成了他的地方。"

一个青衣人突然掀开了后堂的布帘走了进来,叶相听了他的话,脸色更加阴沉,但是没过多久又缓和了下来。

"韩先生的好意老夫明白,不过主上毕竟是主上,倨傲惯了,咱们做臣子自当谨守本分,如何能说主上的不是。"

"相爷宽宏大量忠心可鉴,是韩某失言了。"

青衣人低头作了一个揖,可是老者却全然没有察觉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

“无妨,无妨。依韩先生看来,他突然前来煜都,究竟有什么目的?”

“韩某也觉得十分奇怪,按理说这些年来,祁国和北国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他也已经有多年没有踏入祁国了。可是这一次,他竟然来的这么突然,事先一点儿消息也没有。”

“莫非。。。他已经起了疑心?”

韩奕皱了皱眉头,沉吟了片刻才接着说道。

“要说这些年,他能看见的也不过就是韩某暂代都尉统领这一件事,恐怕还不至于起疑。而且他来之前还特意派人知会了相爷,若他此行的目标是相爷,那他又何必多此一举打草惊蛇呢?”

“知会?他不过就是要利用我去帮他盯住轩王罢了。”

“相爷此言差矣,知会也好,利用也罢。都足以说明他的势力还不足以在这煜都为所欲为,所以才需要仰仗相爷。”

叶相沉默的捋着他的胡须,反复想着韩奕的话,不住的点着头。

“先生说的有道理,这些年轩王的势力越来越大,他想在这煜都之中生根发芽,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所以相爷大可不必过分担忧。我们只需盯紧了这位主上大人,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早作打算便是。”

“就按先生说的办,一定要派人盯紧他,还有祁律带回来的那个女人,绝不能有丝毫放松。”

韩奕点了点头,行了一礼便退了出去。他回到房中,斟酌了半晌,才提笔写下了一张字条,然后取出了一只雪白的信鸽。

他把字条绑在了信鸽的腿上,却没有把信鸽放出去,反而小心翼翼的把信鸽藏在怀中,悄然离开了相府。

他一直走到一条偏僻的小巷,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空无一人之后,他才放出了怀中的信鸽。

雪白的信鸽扑腾扑腾的飞了起来,向着碧蓝的天空展翅高飞,却不知将要飞向何方。他这么小心翼翼放出去的字条之上写着的却是一首街知巷闻的歌谣,但不知为何,他只摘取了其中的四句。

“无生楼,黑衣女。律令现,公子殒。”

那一头,靳妩刚迈出了银号大门,混迹在人群之中的几个影子便跟上了她。

靳妩可压根没想到,她一个涉世未深的山野姑娘,刚到煜都城便被几方势力列为了重点监视对象。

通宝银号外面,便是这煜都城中最繁华的正街,锦绣大街。

银号正对门,也就是靳妩心心念念的,隐约飘出香味儿的地方那可是祁国最有名的酒楼,一头牛。

之所以叫做一头牛自然是因为他们家的全牛宴真可谓是人间绝味。说起这全牛宴,那必须选用正当壮年的公牛或者是刚刚成熟还不曾有孕的母牛,而且还必须得是做过农活的。因为那做过农活,流过汗的壮牛,割下来的肉才劲道有嚼头。瘦了不行,太肥了也不行,七分瘦三分肥方能恰到好处。

再配以绝妙的刀法根据每个部位不同的肉质切成最合适的形状,然后用九九八十一种烹调方法制成八十一道菜,故而称之为全牛宴。

这全牛宴首先须得挑选上好的壮牛,然后还需经过许多道精妙复杂的工序,光是这烹饪之前的准备便得花上不少时日,所以这每个月也就只能摆上那么一桌。

而自从这一头牛的全牛宴推出以后,马上成了这些达官贵人们争相追捧的对象。光是这每月一次的名额就让他们抢破了脑袋,能在一头牛包上一桌全牛宴那可是身份的象征,莫大的荣耀。

靳妩刚出门便看到了一头牛的招牌上那硕大的金牛头,据说这块牌匾那可是足金打造,约莫有十来斤那么重。那可是十来斤的黄金呐,掉下来几乎能砸死个人的黄金呐,就为了这一个金牛头。

不过靳妩可管不得那牛头到底是足金的还是镀金的,她只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儿从那酒楼里飘了出来,再对比着她那已经饿扁了的肚子,情不自禁的走进了一头牛。

说来也巧,今日正是一头牛中摆全牛宴的日子,所以才会有这么浓郁的香味儿。靳妩进来的时候,宴席尚未开始,宾客们正聚集在楼中高声谈笑,靳妩一踏入楼中便有一个伙计迎了上来。

“姑娘可有请柬?”

“什么请柬?”

“对不住姑娘,本店今日已经被包下了,不接待外客,姑娘若无请柬,还请改日再来。”

“被包下了?这么大的酒楼全都被人包下了?我在外头闻着这香味可是真香呐,通融通融让我在角落里占个位呗。”

靳妩听说这么大的酒楼竟然全被包下了,心里有些吃惊。可是那香味可实在太诱人了,闻得她都迈不开脚步了。那伙计一听她的话,却是笑了起来。

“姑娘莫非是外地人?”

“你怎么知道?”

“姑娘这话一说可就瞒不住了。我们店里的全牛宴在这煜都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每个月就只能摆上这么一次,须得提前三个月预定。今日刚好是设宴的日子,按规矩一概不接待外客。”

怪不得,原来是全煜都的人都知道的规矩。。。

靳妩有些不死心的朝店里看了看,一楼大厅坐满了高声谈笑的宾客,大多是些形貌粗犷的大汉,面容黝黑而粗糙,手臂壮实而有力,掌心多有厚茧。而且这些大汉虽然都身着常服,可是他们的腰间却都挂着相似的佩刀。

罢了,罢了,这些人看上去可不像是什么普通人,看来今天这桌香喷喷的全牛宴可真是跟她没缘分呐。

“既是如此,那我改日再来吧。”

靳妩刚准备离开,身后却响起了一个十分好听的声音。  

“姑娘,请留步。”

相关文章

  • 润旭achieve 帝王重生之国民校草

    润旭achieve 帝王重生之国民校草

    这一天,利泽都处于某种亢奋中。一想到自己晚上要去刮奖,就乐不可支。工作干得格外起劲。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晚饭都顾不得吃。下楼扫了单车立马风驰电掣地回家。打开门,利泽失望地发现屋里空空如也,连个鬼影都...

    阅读: 7643

  • 西北农村性事小说 宝贝请乖乖张开腿全文读

    西北农村性事小说 宝贝请乖乖张开腿全文读

    关叔义这话,本欲试探陶明信的口风,同时又想刺激一下孟思贤!这小丫头若然“无理取闹”,他关叔义的无名火也才好找地方发泄啊!可万万没想到,孟思贤这家伙,居然乖乖的领了罚,告退了!这倒让关叔义直接没了后招!...

    阅读: 4318

  • 校花被黑社会玩故事 我心向明月后妈免费阅读

    校花被黑社会玩故事 我心向明月后妈免费阅读

    听到司清越这样问,重临有些着急:“主人,这些小世界已经和纳魂珠气运相连,任何一个小世界损坏,都会给纳魂珠造成损伤...”    司清越听到这里,放下了心。“既然如此,那便依你。给我找一个...身份。”   ...

    阅读: 1381

  • 江苏金坛有几个将军 一个被全班轮的人小诗

    江苏金坛有几个将军 一个被全班轮的人小诗

    没错,她喜欢宁唯轩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两个人第一次在网吧里见面,胡甜蜜就一下子被宁唯轩那冷傲的性格给吸引了,后来两个人坐下来PK宁唯轩那高超的操作技术真的是让人叹为观止。  让胡甜蜜自愧不如,因为两个人...

    阅读: 5939

  • 爱上游泳教练 弓起腰来迎合他

    爱上游泳教练 弓起腰来迎合他

    相男高中毕业之后,也算顺顺利利的考上了北京的一家财经大学,四年的大学生涯很快就度过了,毕业之后她也很快在一家民营公司找到了一份会计的工作,一切仿佛都尘埃落定有了着落,偏偏她的顶头上司,这家民营公司财务...

    阅读: 643

  • 善良妻子慕容雪续集 怎样摸自己的小豆豆

    善良妻子慕容雪续集 怎样摸自己的小豆豆

    “你喜欢叶南?”“我喜欢叶南怎么了?!”当面拆穿,秦雨晴眼里有一丝慌乱和无措,但她还是硬着脖子倔强承认之前还以为秦雨晴与自己有多么苦大仇深呢,原来就那么点小事,安媛心情顿时好了,“没事没事,喜欢小南子...

    阅读: 2704

  • 宝贝都这样了还说不想要 花蜜好甜再流多点

    宝贝都这样了还说不想要 花蜜好甜再流多点

    “在想什么?”林木坐到沙发扶手上轻声问。  吃完饭林木在收拾厨房不让她插手,严馐木就泡了两杯红枣茶坐在这喝。  他用手抚摸她的耳朵,不带什么&9633;&9633;只是随手这么做了,严馐木拉下他的手,捏在手里,他...

    阅读: 2447

  • 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又想要了吗小东西

    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又想要了吗小东西

    chapter3 你这么蠢,把你拉扯这么大阿姨很辛苦吧?  因为单独留下,周围没有人注意到乔黛的消失。  而迅速溺水的人往往只能挣扎,却没法出声呼救,这就是溺水惨剧发生的起端。  大量的水毫不留情的往乔黛身体...

    阅读: 1141

  • 舌头开花是怎么回事 一边写作业一边给爸爸草

    舌头开花是怎么回事 一边写作业一边给爸爸草

    第四十六章  “小白,我们那边……嗯……”顾陌离难得一次沉默了。  “我们看了阵法,它果然不仅仅是一个御骨阵那么简单。”殷雨楼的面色很冷,话语中带着一丝冰寒。  “笔,纸。”殷雨楼道。  顾陌离极为乖...

    阅读: 6815

  • 甜到腻的宠文有肉现言 餐桌上塞东西h

    甜到腻的宠文有肉现言 餐桌上塞东西h

    见君少离不再说话了,君野也只能闭上了嘴,虽然他还有很多事情想要交代一下,但是最终只是张了张嘴,然后什么都没有说,他想了想,是他自己多想了。他这个大儿子的能力他是非常认可的,甚至有时候他都会觉得他这个做...

    阅读: 5771

  • 蔷薇妖娆37 茄子用英语怎么说

    蔷薇妖娆37 茄子用英语怎么说

    君泽冷声道,“那可由不得你。” 风清月抓住君泽的衣摆,“我答应你,我答应你,你不要,不要。” 君泽满意的笑了笑,指节分明的手指,勾起风清月的下巴,“对,这样才对嘛!只要你乖乖的,你体内的情蚕,本帝才能帮...

    阅读: 2851

  • 啊真心受不了 荡翁乱妇荡翁瘾妇全集

    啊真心受不了 荡翁乱妇荡翁瘾妇全集

    那名换做蕙兰的妇人在里面厨房忙碌着,若璃和百里则围坐主屋桌旁,饮着热茶坦然接受竹屋女主的热情招待。如同在外面看到的那样,竹屋里面的摆设也极为简单。整个屋子台阶相迎堆砌得如同水榭,几丈宽的屋内只有些桌椅...

    阅读: 2983

  • 师兄太大了我吃不下h 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

    师兄太大了我吃不下h 宝贝我们去卫生间做吧

    她一改早上和安肆争锋相对的样子,假装和安肆姐妹情深地说道:“安肆,荣总裁又来接你了,荣总裁对你可真是好啊。”明明是对安肆说话,但安唯的眼神却没有一刻离开荣哲皓,从头看到脚,咋看咋喜欢,她觉得被这样的人...

    阅读: 1765

  • 好胀不要灌 老头吃我下面

    好胀不要灌 老头吃我下面

    小奶罐爬行的速度惊人,竟然比后面的小丫鬟跑起来都要来的快许多!  墨抒看见了许久没见到的儿子,登时间就露出了喜悦的笑容,惊喜地惊呼一声,道:“蜜罐!”  小蜜罐咧着小嘴巴,露出了新长的小乳牙,朝着墨抒...

    阅读: 5358

  • 两人结合处早已花间泥泞 给阿姨当马桶大便

    两人结合处早已花间泥泞 给阿姨当马桶大便

    莫子元又开始做梦了。  梦里依旧是之前那个老爷爷,抓着她刚刚长出来的角笑嘻嘻地对她说着一些听不清的话,一边说一边用力扯。角哐叽一下被扯掉的前一秒,莫子元猛地睁开了眼睛下意识起身。  “当——”撞钟一般...

    阅读: 5241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