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喝喝妈尿液 傲娇三叔别想逃_毒

2020-02-14 17:01:04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1597

中午十二点过一分,我站在她门前,英伦大衣笔挺,头发顺溜分开两边。时间刚好,走廊无人,黑黢黢一片,四周房里悄无声息,似乎在告诉我不会有人突然打开房门出现在走廊里。

我敲了两声,手落下来,又放进大衣口袋,想显得郑重其事,又想显得若无其事。短暂的寂静过后,她房间里没有丝毫动静。我抽出手又敲了两声。声音在寂静的走廊上有些突兀,有些不安,但她房间里依然寂静无声。

我挪了挪腿,缓缓退回房内,缓缓关上房门,想了想,又打开猫眼,偷看着另一边。许久,我两腿有些麻木了,而对面依然没有丝毫动静。我不得不退回床边,笔挺挺地躺下。

或许她还在睡觉吧!我想。但女生会睡到中午十二点吗?对于美丽和爱美丽的女生来说,睡得时间久了,会加速皮肤衰老,她应该懂得吧!或许,她觉得一两次也无所谓,或许是因为放假,睡久一点也理所当然。

我纠结着还要不要再去敲她房门。如果要,什么时间合适呢?下午两点到三点都是可以的,这个时间段正常人都应该醒着。如果她依旧不开门呢?除非她不方便开门。不方便开门,除非......我立即掐掉这个突然冒出的轻浮念头。

我就这样躺着,房间里死气沉沉,触手可及的都是冰冰冷冷。醒来的时候就有些饿了,不过到现在,饥饿感倒不怎么强烈。唉,我实在不知道如何打发接下来的时间。

睡觉时间倒过得快,不过现在我没什么睡意,强迫入睡反而更难以入睡;打开电脑看个电影?我也提不起任何兴趣;看手机里的电子小说?眼睛生痛不已;关于那些花边新闻、各大头条、时事政治,更是无趣之极。

我尝试着回忆一些似乎早已遗忘却真实存在过的事情。往往从某个时间点出发,再联想起许许多多的记忆,总是非常有趣,非常满足。

回想哪个时间点呢?我一时又踌躇不定。突然,我又想到不如去探寻自己能回忆起来的最早记忆。虽然,我何时起拥有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但还是有一些同样模糊的画面能够断断续续的显现出来,像一片阴影中闪烁不定的光斑。

最先闪烁不定的光斑,是在一个老房间里,父亲抱着我,对着一面老木墙。老木墙上挂着一幅画,画上一只金发碧羽、体态健壮、气宇轩昂的大公鸡正朝着左上角一轮金黄太阳引颈长鸣。我炯炯的眼神盯着雄鸡,雄鸡炯炯的眼神盯着太阳。父亲的双臂粗壮有力,比大地还平稳。我猜我当时并不懂得欣赏雄鸡的金发碧羽和气宇轩昂,只是那只画上的雄鸡太大了,比我的身体还大,吓住我了。

父亲塞给我一只蘸满墨水的巨大无比的毛笔,让我在画上练习毛笔字。显然,父亲并不在乎这幅画。我抡着毛笔毫不客气地把色彩缤纷的雄鸡涂成了漆黑一片。我想这并不是父亲想要的,他是想看看我能不能笔画有序地写上几笔,试试看我有没有当书法家的潜质。但,父亲依然面带着微笑,雄鸡虽然不雄了,也依然挺着。

父亲放下我,又塞给我一只白色粉笔,教我在木墙上练习写字。我想这是我最早的启蒙教育。

父亲教我写“口”字。一竖,一横,一竖,再一横,吃饭的“口”字,最后一横的末端要刚好碰到右边一竖的末端。母亲从旁边走过来,看见“口”字,说:“不对,不对,最后一横要更长些。”

母亲拿过粉笔,把最后一横的末端再往右延伸,像加了个直直的尾巴。父亲看了看,觉得还是没有尾巴的“口”字更好看一些,便用手指擦掉了那条尾巴,“口”字又变得四四方方、规规矩矩。最后,母亲也同意了父亲的说法,毕竟父亲有小学三年级的教育水平,而母亲只有一年级的教育水平。

我十分确定自己写那个“口”字的时候,已经能够大步跨着走路了。更早的时候呢?挨着墙走路和不会走路的时候呢?

我想起一张照片,一张三四厘米宽,六七厘米长的照片,放在一张木桌上,一块透明大玻璃压着,上边堆放了许多杂物。

照片里,一个小男孩骑在一辆老式二八自行车上,表情木讷,眼神呆滞,无喜无忧。那个男孩是我吗?我曾经问我母亲。母亲说是的,那就是我。如果母亲没有骗我,那我则确定这个小男孩是更早时候的我了。如果母亲没有骗我,那么相关的一些模模糊糊的记忆也可以串联起来,形成这张照片的背景。

地点是外婆家。外婆家前面种有密林般的虞美人,郁郁葱葱,高高低低地开满了黄的、红的喇叭状的花。小孩子都知道,每朵花里都有一把小小的、柔软的大刀,像关二爷手里的那把青龙偃月刀。

小舅有一台便携式胶卷相机。自行车是大舅家的。父亲抱我上车,母亲扶着后座。小舅举起相机对着我,让我笑一笑。相机贴在小舅脸上,眼睛和半张脸都没了,像个我从没见过的怪物,吓到我了,怎么笑得出来?小舅倒无所谓,依然恰好地把我和自行车头框进了取景器。

当时,外婆家很忙很热闹,似乎所有人都在笑,他们在办什么大事呢?我记不起来了。当时,我弟弟出生了吗?我也记不起来了。

更早的记忆似乎真没有了。有的也只是父母、爷爷奶奶跟我讲述过的一些零碎事。

譬如,我总是半夜醒来,醒来就哭,父母被吵醒,只有哄着我睡了再睡,常常闹得父母睡眠不足。我似乎特别容易就哭,常常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才停。我抵抗力差,容易生病,小则发烧,大则腹泻,常常愁得父母形容憔悴。

据奶奶说,我前头还有个姐姐,但在我出世前就夭折了。按照当时的家庭情况,如果姐姐活着,弟弟就不会被生下来了。我常想,如果把弟弟换成姐姐,我的记忆会是什么样的呢?我舍得换吗?如果弟弟知道了,他舍得换吗?

听奶奶说,母亲为了生下弟弟,跑进山窝子躲了一个多月。后来生下弟弟,依然交了一大笔罚款。那是三月份,春风刚至,寒意犹存,一个多月,母亲是怎么过的呢?当时,我在哪呢?我全然没有印象了!

几点了?我拿过手机一看,才过了二十分钟不到。我想,时间过得可真慢啊!

我犹豫着要不要此刻再去敲一次门。只是稍稍犹豫了瞬间,我便一阵风似地站了起来。悄悄打开门,探出头,瞅瞅走廊两端,没人,依然黑黢黢、静悄悄。

我一步跨到她门前,轻轻叩了两声。声音明亮清晰。我似乎听到声音穿过走廊,冲出楼房,传到极远处,撞在水泥的楼房上,撞在奔驰的汽车上,撞在街边一排排的樟木上,撞在冰冷肆虐的风里。这些声音又以极快的速度反射回来,像夹杂着无数人的嬉笑怒骂,跌跌撞撞冲进我的身体,撞击着我的大脑,撞击着我的心脏,撞击着我的骨头。——我感觉自己乱糟糟的。

房里依然没有动静。我也没有再敲,干脆退回了自己房间。

转个身,我站成军姿,两腿肚子紧挨着床沿,一手取下眼镜,一手解开大衣扣子,然后双眼一闭,挺挺地向后倒下。

我幻想自己站在一百层楼的天台顶,背后是霓虹映照的虚空;或者,我幻想自己站在珠穆朗玛峰的峰顶,背后是冰封万里的悬崖;或者,我幻想自己站在月球的光明面,前面是纯净的黑暗,背后是一颗蓝色玻璃弹珠般的地球。

我幻想自己处于一种因高度紧张而假死的状态。如此,我就可以像一颗宇宙尘埃,没有期待,没有烦恼,没有短暂的兴奋和痛苦,没有饥饿,没有疲惫,没有漫长的思念和牵绊。任何方向,我都是在飘扬,都是在坠落,或上升。

我想,无论如何,总会在某个时间点,那一个瞬间,我会撞上某个硬物。我还来不及恐惧,来不及呼喊,组成我身体的几块骨头和几滴血液就四散纷飞。如果我的眼睛还能够看得见,那些纷飞开的一片红色就会变成一簇簇的蒲公英花朵。如果神明眷顾,投下几缕神光,蒲公英花朵就会反射、折射、透射、衍射、散射出千万种梦幻的色彩。

我缓缓倒下,等待着梦幻的色彩,等待着那一个瞬间的迸裂。然而,我背后只是一张血红的床垫,头顶只有一盏灰白的电灯。因为床太窄,我头部差点撞到墙壁。我后怕地清醒了许多。

逻辑上分析,她和房间的关系只有两种:她在房间内和她不在房间内。

如果她在房间内,而没有给我开门,原因也只有两种:她没听到而没给我开门和她听到而没给我开门。如果她没听到而没给我开门,原因可能为:她正戴着耳机听歌或看电影;她正在洗澡;她正在睡觉。如果她听到而没给我开门,原因只能是她不方便,不方便的原因为:她正在洗澡或上厕所或她房间还有别人。

我使劲敲敲脑壳,咬咬舌尖,坚决相信她只是一个人在房间。为了防止这个念头被湮灭,我赶紧分析另一种情况——她不在房间内。那么她是何时出门的呢?趁我睡觉的时候吗?她还会回来吗?如果她出门了,她是去见朋友呢,还是吃饭呢?她会回家了吗?应该不会,她和我还有个约定呢!如果她只是一时兴起呢?

或许她城府很深,深到任何语言落入她耳里也荡不起任何波纹。一个女子出来讨生活,不就得靠伪装吗?或许她平时也受到许多冷言冷语,恰巧碰见我这种又丑又宅又有渴望的男青年,只需要只言片语便可以许以无限希望,然后一走了之,任由这些希望如泡沫般破碎,而她,头也不回......

我冷不防坐起来。天哪!我都在胡想些什么呀!她成了我的心魔了吗?

我倒下,又坐起来,想吃点东西了,泡碗面吧!

开水瓶放在卫生间水池下角落里,由于地板上积了水,开水瓶底部也浸在水里,颜色由浅绿变得暗绿。卫生间只有一个水笼头,在水池上方,限于空间,显然不能在此处给开水瓶接水。

我早想到了办法,把淋浴的喷头拧下,软管就可以当水笼头使用了。只是地板上积了水,行动颇为不便。不过慢点就行。我先用水把开水瓶底部冲洗干净,再接上水,提到房内。从柜子里摸出热得快,小心插入开水瓶,通电。

我转身,从那个巨大的黑色塑料袋内掏出一桶泡面,用指甲划破透明塑料薄膜,掀开纸盖,拿出调料包,再一一撕开倒入桶内,叉子别在桶沿上,然后,静等水开。一会儿,瓶口开始冒出水汽,有些水翻腾着还想变成水泡,但由于热得快压着,水泡刚形成就破碎掉。

期间,我突然想到一个网上看到的超级傻的问题:水笼头里流出来的水是不能直接喝的,刚买回来的苹果是不能直接吃的,但把不能直接吃的苹果用不能直接喝的水洗过之后,为什么就可以直接吃了呢?这真是一个傻到欲罢不能的问题,虽然我也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

看着开水瓶里的水越来越多的往外冒时,我走过去,把热得快轻缓地往外抽出。如果此时手一抖,热得快滚烫的铁棒碰到脆弱的开水瓶内胆,保准会听到“砰”的一声闷响,开水瓶内胆就碎成了渣。我把方便面桶放在地板上,将开水倒入,然后合上纸盖,安心静等。开水瓶里还剩大半瓶开水,我用木塞塞紧,寻思着晚上可以泡泡脚,享受一番。

片刻,我掀开方便面纸盖,一股乳白色水汽冲出,带着滚烫的热气,带着老坛酸菜的味道。我喜欢老坛酸菜的味道,没由来的喜欢,天生的喜欢。

就像,我从小就喜欢呆在堆满谷子的谷仓里,大口呼吸着谷子散发在空气中毛毛的、痒痒的味道;就像,我从小就喜欢跟在手扶拖拉机后面,大口呼吸着柴油变成黑乎乎的浓烟飘散在大路上方黏黏的、腻腻的味道;就像,我从小就喜欢挨着刚刷上大红大绿的油漆的墙壁,大口呼吸着油漆扑面而来的腥腥的、甜甜的味道。

但是,我不喜欢这个房间的味道,天生的不喜欢。这里不单纯是臭的味道了,而是混杂的、令人作呕的味道。好在老坛酸菜的味道瞬间冲散了房间一小块空间的味道,让我可以畅快地、大口地呼吸。

我挨着床蹲下,背部就势靠着床沿。我两手轻轻端起泡面桶,端到眼前,再轻轻抽出右手,左手心顺势托起整个桶底,右手取下叉子,挑起两根细长的螺旋状的面条,送到嘴里,一吸,两根面条像两条长龙出水。一口气用完,长龙断了一条,再用舌尖往上颚轻轻一顶,另一条也随之而断。我轻轻地咀嚼着,舌头轻轻地搅动着。

泡面真香啊!

相关文章

  • 女百合磨豆腐口述好爽 好 舒服 好 粗 好硬

    女百合磨豆腐口述好爽 好 舒服 好 粗 好硬

    仍说柳金云四十寿诞当日,桃夭馆一行人悉数去往柳家拜寿,燕公府里便得了个清闲。因家中办事府外上礼,家塾也跟着歇下两日。燕乐允见难得闲暇,只懒在竹梅苑里命小厮儿为其捏背捶腿。她的房中原有两个通房男侍,可随...

    阅读: 5412

  • 娶了师父的玄幻小说 女人喂男人吃私人部位

    娶了师父的玄幻小说 女人喂男人吃私人部位

    第465章 震惊  这丫头,回头就不找她麻烦了。  就在程浩在干着急的时候,李新成的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洛然一脸认真的看着李新成继续之前的话说道:“如果你照我刚才谁说的那样做,我保你能赢。当然了...

    阅读: 4277

  • 可以让男生听湿的语音 啊轻一点重一点

    可以让男生听湿的语音 啊轻一点重一点

    没花多长时间,刘星来到了铜口镇。  这里很安静,或者说是死寂。  一看到镇内的情况,刘星的心瞬间就往下沉。  接着,他迈步走进镇内,周围一片漆黑,死气沉沉,一股极其浓烈的恶魔气息弥漫在空气中,让人非常...

    阅读: 3369

  • 全职高手叶橙乳喷 妖孽两双欢第一荷包

    全职高手叶橙乳喷 妖孽两双欢第一荷包

    楔子 粉雀  我还是只小雀妖的时候去过雾国一次,腊月的寒冬,万里雪封的雾都,我像颗粉色的小煤球摔在厚厚的雪地里,打了个滚,便再也动弹不得了。醒来的时候发现我在笼子里,那笼子很精巧,我扑腾一下翅膀,还好...

    阅读: 7180

  • 两个领导在车里吃我奶 小燕子变了

    两个领导在车里吃我奶 小燕子变了

    此刻,沐廷正一脸认真地盯着沐楚楚书桌上的一张纸看。  沐峰一拍他的肩膀,“看什么看这么出神?”  沐廷指了指那张纸,“这是楚楚姐画得吊坠吗?挺好看的。”  沐峰点点头,“没错。”  “咱姐画出来,是不...

    阅读: 7559

  • 超品小村医 刘浩洋 我和两个直男体育生

    超品小村医 刘浩洋 我和两个直男体育生

    她好不容易盼着墨盈盈到来,以为她会来找自己,却没想到对方只是微笑着向她点了点头,并没有过来,连个正经招呼也没打。  沐清苑还有着公主的高傲,对方不过来,她心里虽然失落难过,但也不想过去。  她在皇宫里...

    阅读: 2225

  • 穿书女配软萌 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穿书女配软萌 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

    然而,这也让杨莉荣意识到刚才那个女人在顾漠的眼中地位不一般,看来,她以后得常常来公司把关了。想跟她抢男人,也得看她同意不同意。想着,杨莉荣的眼睛微微眯起。顾漠没有意识到杨莉荣的变化,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声...

    阅读: 7830

  • 掀开老师湿润的短裙 二男一女3p

    掀开老师湿润的短裙 二男一女3p

    江小鱼那双明艳动人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夏子意。  夏子意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眼睛紧紧盯着江小鱼红润的唇瓣,很想尝一口。  两人的手还紧紧地握着。  江小鱼紧张的屏住了呼吸,对接下来的一幕,期待又忐忑...

    阅读: 3631

  • 李诗情的小说作品 两男齐上两洞插我小说

    李诗情的小说作品 两男齐上两洞插我小说

    “没事。”  白玺安慰的说了一句,让她跟在自己身后。  一看到白玺,教务处主任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什么因私废公,什么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到最后,连学校的荣誉都扯上去了。  丁玲从一开始的懵,到后面的...

    阅读: 3488

  • 盖聂卫庄h 军嫂雪萍全文阅读

    盖聂卫庄h 军嫂雪萍全文阅读

    通知十点结束的会,现在还在继续。言商悄悄按了按眉心,着实有点疲惫。  严达就没有言商这么矜持了,他大张着嘴,打了个哈欠。声音有点儿大,惹得前前后后的同学都跟着边打哈气边笑。严达抹了把嘴,笑得没皮没脸:...

    阅读: 1516

  • 美女主动脱内衣空一净二净 被校长弄痛死了

    美女主动脱内衣空一净二净 被校长弄痛死了

    “那怕是不行,等过些年,奴婢和夫人都上了年纪,眼光便差了,到时候挑的衣裳红红绿绿的,小姐怕是穿不出去!”三紫笑起来,眼底却溢出了泪水。  不知为何,权胜蓝忽然想起当初笙箫哭着来报三紫的死讯时,那种心痛...

    阅读: 4683

  • 老公出差守不住了 婚礼女友被爹玩

    老公出差守不住了 婚礼女友被爹玩

    几家欢喜几家忧,欢喜的当然是我宋公子了。自从宋一盏的名号流传开来,但凡在京城有些头脸的人家都不愿意将女儿嫁给我,我爹娘无奈的接受了我非颜华不娶的事实,可是我爹一想到要给颜知那个老匹夫登门陪笑脸上门提亲...

    阅读: 1836

  • 类似春光乍泄娱乐圈文 乳汁高H小说

    类似春光乍泄娱乐圈文 乳汁高H小说

    季家是芙蓉镇有名望的大户,家主季云翔正当壮年,浓眉大目,方正脸,在当地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为人说一不二,娶妻刘英,却是不苟言笑,一派大家闺范,性情不甚柔和,有时颇为严厉。却与家主感情甚佳,苦于嫁入季府...

    阅读: 7749

  • 伊志平和小龙女什么关系 带花蕾茶花换盆

    伊志平和小龙女什么关系 带花蕾茶花换盆

      “这次若是没有你,小玲儿也不会这么容易获救。我们云家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你若有难,我们绝不会坐视不理。”  他说得淡然自若,小白坐在树上听着,心底颇有些意外,不由多看了他两眼。  舒毓则是笑道:“...

    阅读: 5767

  • 我掰开了女友的双腿 漂亮女房东

    我掰开了女友的双腿 漂亮女房东

    “相府现在还不是你的,将来也不知道是谁的,你现在这么说,有心的,传出去会说你对爹爹不孝,小小年纪就诅咒爹爹早死,好继承家业。你说的那几个,是你的庶弟、庶妹,养着他们的是娘,娘都没说什么,你更没资格说。...

    阅读: 483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