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车上跟妈妈睡一张床 三夫一起上_守候藤萝花开

2020-06-11 09:57:02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1903

额~~~~~~

交友不慎呐!

竟被这颗烂桃子给出卖了!

唉~~~

等等!宁誉鄙视了下青桃,目光瞬间转向了她旁边的萧强,心说,老娘敢肯定,定是这货出卖了老娘,哼!

宁誉狠狠地瞪了萧强一眼,便又陷入了与小姑娘们的攻坚战中去了。

萧强有些摸不着头脑,好端端的等我干嘛!

正在宁誉焦头烂额的时候,珠儿和青桃却暗中互换了个眼色,坏坏的笑意在她们唇角渐渐荡开······

与此同此,另一场酝酿已久的大战也将爆发!那俩孩纸,终于忍不了啦!

“宁誉,是吧!”柯恩眯着眼鼻孔朝天的斜视着宁誉,冷冷的说道,“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的烟花柳巷?当着这么多人,即便顶着风流才子的名头,便可如此肆意妄为?粗鄙之人终是难登大雅之堂的!”

听闻此言,高智眉角跳了一下,朝着柯恩暗暗竖了下大拇指,能让情敌难看,还是让人感觉有些赏心悦目的。虽然自己两人也是情敌,但关键时刻还是要一致对外的,这点默契,公子哥儿之间却是不用说的。

宁誉的动作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只见他转拒绝为接受,恣意的享受着“温柔乡”的美妙,一副志得意满的小人模样,只留给柯恩一副“哥们儿很爽”的表情。

此时无声胜有声!

柯恩见状,怒火中烧,差点没按捺不住跳将起来,愤愤的灌了口酒,红着眼沉声道:“不堪入目,不堪入目!如此斯文扫地,天下才子的脸都被你这浪子给丢尽了!”

“才子?哼!就凭他,也配丢才子们的脸?!”高智接话道,“依我看,他这是在打中央学院的脸吧!”

“啧!啧!啧!”宁誉一手一个搂住二女的迷人柳腰,脸上泛着迷醉的笑,悠悠的说道:“这帽子真是越扣越大,小爷有些招架不住了呢!”

宁誉的反常举动,令得吴妤商羽二人有些手足无措,几抹红晕飞上二人粉嫩的面颊,羞涩夹杂着兴奋,二人开始有些语无伦次,神色迷离!

“宁哥哥,你身上好香啊!以前都没有注意过!”吴妤靠在宁誉肩头,轻轻嗅了嗅,疑惑道。

在她的印象中,父亲、兄弟、叔伯等,自己所接触过的所有男子中,貌似每一个都是有点臭臭的,而如今,居然出现了一个香的,吴妤的心情那是相当愉快的!

听闻此言,另一侧的商羽也俯身嗅了几下,瞬间像是发现了新大陆般兴奋,很显然,她跟吴妤的认知高度一致!

额——

宁誉急中生智,道:“此时间最不缺的就是男人,想哥哥这般丰神俊朗才华横溢之人总会遭天妒,所以,你们俩,以后就不要在考虑与我相伴终生这等事了,哥哥注定会负了你们的!”

边说着,宁誉轻轻推开二人,独自把酒。

看到孟姐姐那副“我很认真”的表情,珠儿差点没笑喷。另一边的肖青桃却是皱了皱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过,也的确有人喷了,不是笑的,而是给恶心的。一杯酒刚入口,就化作了满天飞雨。

“哇擦!臭小子,你特么往哪里喷呢?大爷今天可是刚洗了澡换了衣服,你小子活腻歪了跟爷知会一声便是,何必这么麻烦!”

如此粗豪的叫骂,瞬间吸引了周围数十桌的就餐者,衰神裴狼就像提溜小鸡一样将柯恩给提了起来。曲流觞优雅的从裴狼身后缓缓出现,一袭白衣,未染纤尘。与裴狼竟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宁誉最讨厌吃饭的时候上演动作片,浪费粮食是极其可耻的!

“小狼,差不多得了。珠儿,帮小狼处理一下,账,可以以后再算!”宁誉淡淡的吩咐道。

曲流觞很自然的坐到商羽和肖青桃中间的空座上,没办法,一桌十座,除了这个位子,另一个就得紧挨着柯恩了。此时,裴狼正站在那里,即便想过去坐也没机会呀!更何况,牡丹丛中,哪个文人骚客会拒绝呢?

裴狼很听话的将怒目圆睁却不敢动弹的柯恩扔到一旁,安心的接受露公主水系魔法的洗礼,那神情竟很是享受!完了,裴狼居然很欠揍的说了句:“有劳露公主帮在下洗澡,多谢!”

石化效应,即刻蔓延至周边数十桌来宾。

珠儿顺手一个水柱扔到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脸上,溅起的水花只殃及了柯恩和高智二人。单看这份控制力,便令人乍舌不已,不愧是综合分院的天才魔法师,年纪轻轻,便有这等修为,可不是旁人能够羡慕的来的!

柯恩愤愤的站起身来,抬手用自己还算干净的衣袖拭去脸上的水滴。

高智假惺惺的问候着柯恩,情敌在喜欢的人面前出糗,他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虽然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柯恩像是早已习惯了高智的虚假,对此并不以为意,以高智的智商,柯恩想怎么揉捏他貌似都没什么难度,偶尔吃瘪,或许能让高智放松警惕,自己将能更好地去掌控他,关键时刻致命一击,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但,面对裴狼这个有理不得辩的货色,柯恩也很挠头,谁让自己的父亲不如人家的牛气冲天咧!他也知道,裴狼对自己已经手下留情了,这还是靠了祖荫。父辈们私交还算不错,裴狼也只能咽下部分火气。

柯恩没有把愤恨放在让自己难堪的裴狼身上,燎原的怒火从圆瞪的双目中直直的向着宁誉喷射,心下琢磨着:臭小子,咱们走着瞧,爷有的是时间有的是妙招来伺候你!

猛灌了几口酒,柯恩竟然没有离开,竟然就这么安安稳稳的坐在那儿,老实了!

宁誉见状,不禁高看了他一眼,如此羞辱也可忍下,非一般公子哥能做到的。

没来得及去考虑其他,便听裴狼又嚷嚷开了:话说,别桌皆以酒壶盛酒,此桌缘何会有酒坛?

宁誉突然很怀疑这孩子是不是被强迫读书给整成近视了,同桌九人都鄙视了他一番。不过这货没脸皮,自然也就感觉不到。当他看到宁誉身后十米处那一排一排的酒坛时,两只眼睛立马有神了。

宁誉心说:完了,安宁的世界就因这货的到来而走到了尽头!

喝酒,自然少不了舞乐助兴,虽然那在宁誉眼中并无可圈可点之处,但其他人还是很欢喜的。宾客里不乏见识过人者,少不了对宁誉多了几分关注!以宁誉目前的精神修为来说,这些个眼睛他都是心知肚明,只是懒得去搭理他们,默默的记下那些善意与恶意的神情,若有事,可防,可还之!

裴狼目标太大,宁誉选择忽略掉他,邀了曲流觞举杯共饮。

曲流觞一脸惆怅的轻饮一口,锁眉叹道:“谁能了解牡丹丛中的寂寞?举杯欲邀月,月隐夕阳后;对远山而酌,山却在楼外;独品杯中物,群芳可赏无?”

“擦!又是个极品!”宁誉忍不住爆了个粗口。

珠儿竟是瞪起了眼睛,心道:他真的是孟姐姐吗?会不会孟姐姐跟宁哥哥根本就是两个人?不行,今天我必须弄清楚这件事,不然以后吃了大亏都不自知!

宁誉心下一动,貌似身边这俩很难摆脱的说,是不是可以让她们移情别恋一下呢?

想到便做。

宁誉如曲流觞般惆怅的将送至嘴边的酒碗重新放回桌上,幽幽叹了口气道:“谁能了解万花丛中的纠结?我心独赏一枝梅,凌寒芳蕊绕心扉。可叹双蝶迎风舞,落吾肩头美酒催!唉!商羽吴妤二位大小姐,当着夫人的面儿,你们怎么能如此放纵情感,看不到哥跪搓衣板儿你们就不高兴是吧?我本就是一个易遭天妒的少年英才,命短的很,我陪不了你们一生一世的,你们就饶了我,让我过几天安稳日子可以吗?你们看这位曲公子,要家世有家世,要才情有才情,仪表堂堂,风度翩翩,从哪方面看都是人中龙凤,而且我们曲公子对伴侣要求也不高,不求门当户对,惟愿同心同德,你们是不是可以试着转移下目标呢???”

商羽很配合的转头看着曲流觞,然后鼻头微微耸动,一副极认真的样子。

这时却听肖青桃畅言道:“没有文定,没有婚礼,没有洞房,哪个是您的夫人?又是哪个给了您如此胆量,竟这样糟践我们露公主的清白名声?我这两个弟子对你痴心一片,你却如此玩弄,你,于心何忍?”

唇枪舌剑啊,这女人不是个玩刀的吗,为毛嘴巴这么厉害?

宁誉被糗到,柯恩高智二人嘴角上翘,弧度相当的明显。

柯恩呵呵一声继续喝酒嗑瓜子,心里略略舒坦了些,那种很明显的看戏的姿态彰显无遗。

刚才没有立刻走掉,应该就是在等这种时机,若合适,柯恩定不会放过落井下石的机会!

宁誉喷了一口酒气,悠悠的说道:“这位美女,你身边的萧公子,到底有哪里好?为什么妹妹总跟我提起他?妹妹如此天才少女怎么会如此容易便对一个俗世之人倾心?唉!美女,你说我该如何阻止她好呢?”

······

相关文章

  • 啪过下面都会松吗 刚做完回来老公接着做

    啪过下面都会松吗 刚做完回来老公接着做

    “七毒魔师?没听过。”白锦谣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那是你没见识,算了,我懒得跟你废话了,老生今年已经是古稀之年了,好不容易收个徒弟,你可别叫我失望啊!”“那也要看你的本事咯!”“那行,我们现在就举行拜...

    阅读: 7723

  • 宝贝把腿架起来 列车情缘全文阅读

    宝贝把腿架起来 列车情缘全文阅读

    你的错,他的错,我的错。不,我们都没有错,只是命运爱打着一些名头安排着本不该的结果。  ——三禾  徐朵一回到客栈就开始嚷嚷着要喝酒,柚子和方余多次劝阻无效,无奈之下派了柚子跑去附近的店里买,方余留下...

    阅读: 2479

  • 将军不要好深h营妓 诱受软糯受h

    将军不要好深h营妓 诱受软糯受h

    男人冷笑,随后慢条斯理的说道,“她欠了我们赌场五百万,这套房子她已经卖给我们了。”  “什么?”齐雨墨脸色一变,几乎失控的拔高了分贝的尖叫,一脸难以置信,“五百万?李珍妮欠你们的?不可能!”  齐雨墨...

    阅读: 5687

  • 爸爸让我替他安慰妈妈 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爸爸让我替他安慰妈妈 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闭嘴!”我瞬间周身气流涌动,黑色雾气萦绕,眼神微眯警告道:“黄毛丫头!不知天高地厚!”随即一挥手直接将云瑶掀飞出去。 “啊!”云瑶惨叫。 “云瑶!”龙王后急忙去接云瑶。 “玄念!” “师姐!” “喵呜!...

    阅读: 7159

  • 杀破狼长顾r18木马 九皇叔吸凤轻尘奶

    杀破狼长顾r18木马 九皇叔吸凤轻尘奶

    马车在行驶到一半的时候,被吃进去的药这才像有了生命似的,开始游走运作了起来。  谢景凉忍不了了。  “张来,停车!”肚子里仿佛被刀绞似的,他有些提不上力气来了,连说话都在打颤。  “侯爷,您有什么吩咐...

    阅读: 3309

  • 女班长带我回家 避尘play原文

    女班长带我回家 避尘play原文

    魏瑾阳只感觉丢脸无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怎么也没有料到,顾倾城现在竟然会如此的理智冷漠。“倾城,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说过,你很喜欢我的,我······”“魏先生,你记性这么好吗?那我记得...

    阅读: 3202

  • 受很可爱软萌的校园小说 老外干了我老婆!

    受很可爱软萌的校园小说 老外干了我老婆!

    顾晨,夺皇天大比骄王一席,在江枫眼里是个对手,对于皇天大陆而言,同样不可多得的妖孽之才。  说实话,他并不想与顾晨为敌。  但若对方不识好歹,损叶清影分毫,触他逆鳞,那便怪不得他翻脸无情,哪怕是骄王也...

    阅读: 2902

  • 卧铺火车上的性故事 我老公没天晚上上干十三次

    卧铺火车上的性故事 我老公没天晚上上干十三次

    同样的话,纪微甜听了两遍,当时听管家说起的时候,她更多是心疼。  可是现在……浓浓的愧疚感,汹涌而来。  脑子里一遍遍的回想起,小家伙每次跟秦南御抗争不过时,都会大声嚷嚷的那句我想要妈妈。  他们都以...

    阅读: 3773

  • 男友用情趣用品折磨我 男生聊天说我要吃你奶

    男友用情趣用品折磨我 男生聊天说我要吃你奶

    “耐心,我也不缺!”叶峰将龙吟刀刺入刀鞘之中,然后右手按在腾华剑的剑柄上,剩余那只左手则抚着小腹上的血洞,一团淡淡的光芒治疗着自己的伤势。  周围的大量火焰毕竟是无根之火,没有足够的能量供应,终于在数...

    阅读: 7829

  • 换妻互操真实经历 黏腻的水声无力承受

    换妻互操真实经历 黏腻的水声无力承受

    在黑色圆球消失的一刹那,卡塔尔身体中央,骤然爆发出一阵吸力,如同黑洞一般吸扯着周围的一切能量光线.  眨眼不到,封印法阵中央,彻底被黑色霞光所笼罩。  梅林,坎帕斯,术士统领,艾瑞斯身形完全研磨其中,...

    阅读: 2570

  • 被口是一种什么的感觉 短篇辣文集合

    被口是一种什么的感觉 短篇辣文集合

    唐乐乐非常满意自己的作品,她拍了拍手,离开了这个地方。  林安安从暗处走了出来,她抬起头看了看房梁的上面,阴阴的笑了起来,  “这回可有好戏看了。”  林安安笑了下,拿着道具往道具组的方面走去。  司...

    阅读: 3018

  • 动漫女生坐男生脸上 曲婉凌慕白情深缘浅免费阅读

    动漫女生坐男生脸上 曲婉凌慕白情深缘浅免费阅读

    过了凌晨12点,其他人都在睡觉,只剩下左天一人在值班。 左天在神殿里闲逛,走到神像前面,望了一眼神像,不由的双手合十向神像拜了一拜。 神殿里的神像自从地下城市建立起就一直伫立在这,已经有了2000多年的历史。...

    阅读: 4272

  • 镇委书记的儿媳妇 天然格斗少女千寻

    镇委书记的儿媳妇 天然格斗少女千寻

    在楚晴沉默的期间,耀天用手指敲着桌面的声音特别响亮,她朝他看了一眼,瞧见他泰然自若的神情和那斜视着她的嘲弄眼神,明显暗示给她他另有想法,但他闭口不提的嘴巴,似乎根本无意把方法说出来。“总之,我真的需要...

    阅读: 177

  • 叫出来我喜欢听你叫 去阳台把衣服

    叫出来我喜欢听你叫 去阳台把衣服

    “我的天!”  “这是什么福气,竟然怀上了两个!”  不光是那些个贵妇们,就连邢梦筝,都惊得微微张嘴,欣喜道:“异卵双胞胎?”  聿司乔走到了墨抒身边,跟她交换了个眼神,目光缱绻,翘唇道:“嗯。”  ...

    阅读: 5791

  • 军婚撩人腹黑首长求放过 阿生小倩按摩 暴露女友

    军婚撩人腹黑首长求放过 阿生小倩按摩 暴露女友

    从中秋开始三个月来,崇醨就没有睡过个安稳觉。逃跑、躲藏、受伤已经成了常态。有时候,一夜长大和年龄没有关系,而是看经历了什么。  魔族里的巨大变动,让这个本来养尊处优的小公子不得不亡命天涯。不过每当想到...

    阅读: 5697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