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你身上什么东西顶着我 不行那里不可以漫画_意在无名隐于侠

2020-06-11 10:57:25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1336

果不其然,只过了两天,京城我们吃过的那家‘鲜天下’便也出了事情,一具新的女尸,一样的‘眉间雪’不同的是,这次是个长相姣好的女子。

冬七冲着甘怡使了个眼色,我心中暗暗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等到所有人撤了出去,芝玉却还是摆摆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即化出双翼从窗户飞了出去,这让野溪瞪大了眼睛,连忙拍着我的胳膊,兴奋的,激动的,喊出声“你看到了吗,茶生,她飞了!”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她的翅膀那么大哎!白色的!”

冬七在旁边有些不悦,过来捏着野溪的耳朵,“你能不能矜持点,看你的样子像是要把人家的翅膀揪下来安自己身上一样。”

我无暇听他们吵闹,却因为野溪的一句话起了疑心,她的翅膀,是白色的。爹的那本书里写过,羽影族人,只有血统高贵才会有纯白色的翅膀……

我正想着,只听左边十米处房檐上传来打斗的声音,甘怡立刻跳窗而去,我和冬七也追了出去,只留野溪愤愤的跑下楼,边跑边喊,“你们等等我!”

一共两个黑衣人,甘怡轻松制服了一个,我还没等上前帮芝玉抓住另一个,那人便已经跑了。

芝玉的手腕有暗针刺伤,甘怡紧忙过来给她止住了穴道。

“毒不大,不碍事。”

我皱了皱眉,“那人武功这么厉害吗?”

芝玉点点头,“怕是甘怡对上他也要周旋一会儿。”

剩下的黑衣人一直被甘怡掐着腮帮子,防止他咬舌自尽,此刻正一脸不屑的看着我们。

甘怡封住了他全身的穴道,令他动弹不得,“说吧,什么人。”

“我是不会说的。”

芝玉甩了甩额前的头发,“我帮你说,暗傀人。”

“这两具女尸是你们干的?”

那人还是不作声,芝玉作势斜靠在我怀里,我本想闪身,让她倚在野溪身上,七爷却眼疾手快拽走了野溪,无奈,总不能让人家一个受了伤的女娃娃摔下去。

“我好心再帮你答了啊,是你们干的,不过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那暗傀人默不吭声,甘怡早知道会是这样,掏出银哨子,吹了一段我们听不懂的旋律,顷刻间过来两个银衣卫。

“统领。”

“带他回去,严刑拷打。”

“是。”

野溪看着他们走后,哇哇的质问甘怡,“你们还真的狠啊。”

“对于这种恶人,需要手下留情吗?”

我无趣的看着给芝玉包扎的大夫,他们三人倒是好,分头做事,凭什么我负责带这个自以为是的丫头片子来取药,他们却可以去安魂庄查案?也是,那个地方晦气的很,不去也罢。

抬头看了看这医馆的招牌,据说是全紫安乃至全归元最好的学医世家‘浮屠’。也是真敢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听说之前是在宫里给归元王治病的,因为治不好那暗傀的诅咒,还说了什么忤逆王的话,所以被贬出宫。

芝玉扔过来一个茶杯,我回神稳稳接住,“喂,其实你武功不差嘛,干嘛不显山不露水的。”

“抬举我了,我可没你来的尊贵。”

芝玉神色变了变,“你知道?”

“谁叫你那么轻易就变出来那一对大翅膀,显眼的很。”

没想到我说完,芝玉直接走过来,眼神带着惊诧,“这件事整个羽影族之外知道的人不多,你是怎么知道的?”

“甘怡也不知道?八王爷也不知道?”

“我不确定他们这种位高权重之人,但你这般寻常人怎么会知道。”

这我倒是更惊诧了,连银衣卫统领,护国大将军都未必知道的事儿,我那个爹是怎么知道的?

“呃,你就别管了,我不往外说就是了。”

芝玉没有说话,而是疑惑的坐了回去,我有些害怕自己先前的莽撞,这要是杀人灭口怎么办。

给芝玉上药的人是‘浮屠’的当家人,这种位分的医者能给她看病,笨想芝玉也不是一般的羽影人好吗。

“你的伤没有大碍,按时吃药毒就会散。”

“有什么不能吃的吗?”

“没有,不需要忌口。”

我也是服了,这个时候还想着吃。

抬脚刚准备出屋就从门外进来一人,他身上带着的气息不同寻常,我探了探,好像是意者,和青木那小子一样,灵力的气息。

我侧头看了看他,身后的‘浮屠’当家人也是惊喜的语气,“泉冽?你怎么回来了?”

“回来看爹啊。”

我和芝玉已经走出了内院,但方才那个意者,我却很感兴趣。

‘醉生梦死’里,芝玉看着我喝光了两坛酒,惊的咽了咽口水,“你酒量这么好吗?”

“这就叫好了?”我递给她一杯,她摇摇头。

“喝点儿吧,消炎。”我把酒杯推了过去,芝玉试探的喝了一口,随后被呛了嗓子直咳嗽。

我心中暗笑,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野丫头居然不会喝酒,哎,白白有那么一身三脚猫功夫。

野溪欣喜的进了店门,冲着甘怡说,“你看,我就说他不在王府就肯定在这儿吧!”

不错,最了解我的莫过于野溪了。

七爷坐下喝了两杯,咂咂舌,“‘风霜雨露’,你哪儿来的银子买这个?”

我指了指芝玉,七爷白了我一眼。

“怎么样?查出什么了?”我拍了拍野溪的脑袋,可把他无聊坏了吧,查案对于他哪有练武好玩。

“和七爷说的一样,那两具女尸都不是……”剩下的话野溪聪明的略去了,但我们都明白是什么意思,那两具女尸都不是未出阁的姑娘。

昨日样貌姣好的话,七爷是在街上说的,所以被暗傀人听了去。而未出阁的这个发现,是我们在酒楼包厢内说的,可能那时暗傀人没有再跟着我们,所以并没有听到。今日的这具女尸,他们自然是选了样貌姣好的,却忘了未出阁的这一点。

甘怡敲了敲酒杯,思索了半天,这好像是他的小动作。

“可,暗傀他们是为了什么呢?”

甘怡带着我们回了银衣卫,还不是因为野溪这小子吵着想看看银衣卫的监牢,还惦记着那个暗傀人说没说出点什么。七爷自然也是关心的,我只好陪着他们来了,可惜啊,‘醉生梦死’新出了一种酒还没喝上。

甘怡刚回,属下便来报。

“统领,有意者求见,已经在银衣堂内等了许久了。”

“好,沏好茶,我这就去。”

还没等野溪吵着想看看意者,甘怡就主动的邀请了,“正好,七爷你也看看是不是认识。”

我也是无语了,七爷这霸道威名也真是远播,连堂堂的银衣卫首领都要叫她七爷了,真是恐怖。

“好。”

进了银衣堂,里面端正坐着的人见到我们随即起身,我却有些意外,这不是今日下午才在‘浮屠’见过的吗。

他冲着甘怡施礼问好后,也冲着我们抱拳笑着道,“不想二位也是银衣卫的。”

芝玉笑着摆摆手,“我还不是,不过也快了 。”

我自然是推拒了,“谬赞了,我也不是,而且以后也不会是。”

野溪倒是依旧爽朗的朝着他抱拳,“怎么,你们认识啊?”

“下午陪她去包扎,这位是‘浮屠’当家医者的儿子。”

七爷瞧了半天,冷不丁的抛出了一句,“你是‘意者之水’?”

“正是,在下泉冽,姑娘怎么能探出我是‘意者之水’?看了银衣卫真是藏龙卧虎啊。”

“没有没有,我也不是银衣卫的人,只不过是我父母都是意者,所以我熟悉意者的气息。”

“哦?不知可否姑娘父母姓名。”

“家父‘意者之水’冬溯,家母‘意者之风’云岚。”

泉冽有些兴奋的走近一步,“冬溯是我门的三师叔,怪不得,我总觉得你有些眼熟,你长的很像三师叔呢。”

七爷笑了笑,我知道她这是不愿提起自己有这么厉害个爹,就像我一样。

芝玉是第一次知道七爷的父母竟是意者里最高辈分的意者,有些意外,却也生出了一些敬意。

“走吧,进去说。”甘怡一踏进银衣卫就又戴上了那与世隔绝般的面具。

泉冽倒是不爱周旋与客套,开门见山。

“这个案子可有何进展?”

“哦?不知什么时候,归元的银衣卫办案也要上报意者了?”

“虽说意者算半个身子入了天道,可此番派我来,必是意者与这案子有些关联。”

“什么?”

“我们水神门下大徒弟,也就是我的大师叔,他在归元的孙女也失踪了。”

甘怡按了按太阳穴,真是让人头痛,这些家伙,掳人也不知道挑些没背景的。

“知道了,这个案子刚有些进展,有什么情况我会派人通知你们的。”

泉冽的脸色有些为难,却还是扯着嘴角尽力的笑了笑,“呃,水神家师的意思是,让我跟着你们……办案。”

“哦?”甘怡这次是真的有些不高兴了,“可有王上的手谕?”

“未。”

“口谕?”

“也不是。”

“那我凭什么让你们参与归元的案子,就因为你的大师叔是失踪女子的亲人?那失踪的人多了,每个家人都要协同办案,我们岂不是要忙死?”

我也觉得有些过分,这天道跑来凑什么热闹?或者,人家不是想凑热闹……

“是我有失妥当了,不如待我回去禀告家师,与王上商讨过后再来找您。”

“恩。”

“那在下先告退了。”

“不送。”

甘怡喝了口茶,没什么好脸色。泉冽看向我笑了笑,好似并不把这放在心上。

等人走了,甘怡才冷哼哼了几句,“拿水神压我?不是我归元之王,我何必要听他的话。”

芝玉懒洋洋的站起身,“你们说话就是让人头疼,试探来去有意思吗?我看此番天道葫芦里不知装的什么药。”

连一向最笨的野溪都看出来有些不对头,“又是暗傀,又是天道,这些失踪女子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既然只挑生的漂亮的……”我话音暂落,和野溪对了个脸色,随即笑的□□。

“七爷,你不是想破案吗?”

“恩,怎么了?”冬七看着不怀好意的我们,“你们打的什么鬼主意?”

“请君入瓮。”

“不。”拒绝的很是爽快,但是甘怡点点头表示赞同。

芝玉将七爷额前长长的碎发拨向一边,“其实你长的很好看啊,只是不打扮而已。”

我虽然从小看着冬七,但是不得不说,她的眼睛生的很是漂亮,亮亮的不说,桃花眼很是勾人,只是她整日像个假小子一样,并不像其他女孩子一样穿锦缎戴珠钗的。

“芝玉也很漂亮,怎么不让她来。”

我摇摇头,“她没你功夫好。”

芝玉撇撇嘴,但是事实没法反驳。

七爷一声不吭,甘怡拿着茶盖轻敲着茶杯,思忖着。

“这样吧,如果这个案子破了,我让你入银衣卫。”

冬七瞬间看向甘怡,眼睛从未如此亮过。

“真的?”

“我堂堂银衣卫首领会骗人吗?”

冬七又低下头,闷闷的答了声好。

相关文章

  • 娇兰贵妇精华 和尚庙里的女人

    娇兰贵妇精华 和尚庙里的女人

    第二天,苏言熙刚下课便被一个学生给叫住了,说是校长找她有点事,让她去一趟校长室。  推开校长室的门,苏言熙发现里面坐的不仅仅只有校长,还有傅军,这不禁让她感到有一丝紧张。  “叔叔,你怎么在这里?” ...

    阅读: 4206

  • tfboys污文超细 吃奶摸下的激烈视频

    tfboys污文超细 吃奶摸下的激烈视频

    初来这个世界,他们就知道北家地位极高还真没有想到这一方面。 王伯看两人的表情,自然是想到了他们的想法。 但也只当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到底也只是没有管过家的孩子,平时的一切都有人安排好,不知道那么多药材的...

    阅读: 1453

  • 不可以不要 女尊之捡个小妻主

    不可以不要 女尊之捡个小妻主

    素琪:  对不起,我知道你一定会骂我,骂我软弱、没出息,可是我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自己、面对别人、面对我的爸妈、甚至面对你们。  我不敢想象我爸我妈知道这件事后会不会被气死,我爸会不会打死我,我也不知道我...

    阅读: 2865

  • 男朋友叫他室友一起上我 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男朋友叫他室友一起上我 随着马车的颠簸进入更深

    沈兮一直等到晚上也不见陆清逸回来,她这才推开陆清逸的房间,这才看见陆清逸留给她的一封信。沈兮看见那封信心里的防线就真的破了,她原本还想着陆清逸只是出去办事去了,谁知道他竟然就留下一封信就走了?沈兮看着...

    阅读: 3064

  • 他的大手便是探进了的里衣 校花的秘密之路庄柔雪

    他的大手便是探进了的里衣 校花的秘密之路庄柔雪

    “你说什么?坑底塌陷下去了?”  “下面还有个古墓?!”  向南和胡德森两个人一听,忍不住同时发问。  前来报信的这人,也就二十多岁,看模样应该是哪位专家手底下带的学生,本来就有点书生气,此刻被向南和...

    阅读: 5954

  • 拧转花核拉拽乳尖 趣头条赚钱是真的吗

    拧转花核拉拽乳尖 趣头条赚钱是真的吗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来了,因为今天是周六,不用上课,我和吴愁决定去批发市场看看,先去了解一下市场,还是骑着学长留下来的那辆自行车,我带着吴愁,在薄雾中出发了,校园里还是很安静,大部分的人应该还在酣睡吧。...

    阅读: 1279

  • 在火车上跟妈妈睡一张床 三夫一起上

    在火车上跟妈妈睡一张床 三夫一起上

    额交友不慎呐!竟被这颗烂桃子给出卖了!唉等等!宁誉鄙视了下青桃,目光瞬间转向了她旁边的萧强,心说,老娘敢肯定,定是这货出卖了老娘,哼!宁誉狠狠地瞪了萧强一眼,便又陷入了与小姑娘们的攻坚战中去了。萧强有...

    阅读: 7658

  • 啪过下面都会松吗 刚做完回来老公接着做

    啪过下面都会松吗 刚做完回来老公接着做

    “七毒魔师?没听过。”白锦谣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那是你没见识,算了,我懒得跟你废话了,老生今年已经是古稀之年了,好不容易收个徒弟,你可别叫我失望啊!”“那也要看你的本事咯!”“那行,我们现在就举行拜...

    阅读: 4436

  • 宝贝把腿架起来 列车情缘全文阅读

    宝贝把腿架起来 列车情缘全文阅读

    你的错,他的错,我的错。不,我们都没有错,只是命运爱打着一些名头安排着本不该的结果。  ——三禾  徐朵一回到客栈就开始嚷嚷着要喝酒,柚子和方余多次劝阻无效,无奈之下派了柚子跑去附近的店里买,方余留下...

    阅读: 6020

  • 将军不要好深h营妓 诱受软糯受h

    将军不要好深h营妓 诱受软糯受h

    男人冷笑,随后慢条斯理的说道,“她欠了我们赌场五百万,这套房子她已经卖给我们了。”  “什么?”齐雨墨脸色一变,几乎失控的拔高了分贝的尖叫,一脸难以置信,“五百万?李珍妮欠你们的?不可能!”  齐雨墨...

    阅读: 574

  • 爸爸让我替他安慰妈妈 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爸爸让我替他安慰妈妈 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闭嘴!”我瞬间周身气流涌动,黑色雾气萦绕,眼神微眯警告道:“黄毛丫头!不知天高地厚!”随即一挥手直接将云瑶掀飞出去。 “啊!”云瑶惨叫。 “云瑶!”龙王后急忙去接云瑶。 “玄念!” “师姐!” “喵呜!...

    阅读: 92

  • 杀破狼长顾r18木马 九皇叔吸凤轻尘奶

    杀破狼长顾r18木马 九皇叔吸凤轻尘奶

    马车在行驶到一半的时候,被吃进去的药这才像有了生命似的,开始游走运作了起来。  谢景凉忍不了了。  “张来,停车!”肚子里仿佛被刀绞似的,他有些提不上力气来了,连说话都在打颤。  “侯爷,您有什么吩咐...

    阅读: 4307

  • 女班长带我回家 避尘play原文

    女班长带我回家 避尘play原文

    魏瑾阳只感觉丢脸无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怎么也没有料到,顾倾城现在竟然会如此的理智冷漠。“倾城,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说过,你很喜欢我的,我······”“魏先生,你记性这么好吗?那我记得...

    阅读: 2055

  • 受很可爱软萌的校园小说 老外干了我老婆!

    受很可爱软萌的校园小说 老外干了我老婆!

    顾晨,夺皇天大比骄王一席,在江枫眼里是个对手,对于皇天大陆而言,同样不可多得的妖孽之才。  说实话,他并不想与顾晨为敌。  但若对方不识好歹,损叶清影分毫,触他逆鳞,那便怪不得他翻脸无情,哪怕是骄王也...

    阅读: 4898

  • 卧铺火车上的性故事 我老公没天晚上上干十三次

    卧铺火车上的性故事 我老公没天晚上上干十三次

    同样的话,纪微甜听了两遍,当时听管家说起的时候,她更多是心疼。  可是现在……浓浓的愧疚感,汹涌而来。  脑子里一遍遍的回想起,小家伙每次跟秦南御抗争不过时,都会大声嚷嚷的那句我想要妈妈。  他们都以...

    阅读: 2332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