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宠文拉文禁忌 儿媳妇丽荣_夏水相邻

2020-01-05 22:53:11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5037

流月公主怏怏不乐的退下,我则站在她原本站立的地方,熟练的将笔取出,又小心翼翼的将笔浸入调好的水中。

我让笔端的细毛柔顺垂下,尽量做到洗的过程中不伤害到它。

洗完后,用方巾擦好,恭敬放入笔架上。

苏行连大约很信任我,连检验的步骤都掠去了,捉笔而起。

而我也手脚麻利的把一方砚台中的墨磨好,放在桌子右上角处,那距离刚好可以让他轻易着墨,而又不碰到衣袖。

做好这一切后,我侍立在他身后,等待其它的吩咐。

这次写字十分顺利,苏行几乎是挥笔而就,没有丝毫停顿。我将他的字挂起来,供下面的学生观摩,自己也很快回到座位上练字。

写完一副以后,听到一声咋舌声。

正是沈鲤。

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想不到你背书不行,字却写的很好。”

我见过恭维的人不少,一向不甚在意,对沈鲤本也没有什么好印象,便故意回他,“哦?你觉得好在哪?”

他面色一正,到真能一板一眼的说出来,且都说的有条有理,“邓安这个人,一身抱负,只可以时运不济,先是科举落榜,后来落为草寇。原本文不成,就去学个武。偏偏娶了个妻子是将军,在外人面前,便显的自己格外低了一等。偏偏他又不服输,所以字看起来圆融通达,一笔一划又暗藏不甘。”

“所以写邓安字,不能好好写,要写出你的纠结,把坏情绪藏着,给人看好的那一面。”

我被他最后的话逗笑了,“你对邓安还真了解呀,莫不是时常模仿他的字吧。”

他满面鄙夷,摇头否决。

而我立即想起来,邓安娶的那位女将军,拍头道:“呀,说起来,邓安是女将军沈艾之的丈夫,那么不就是你的姑父吗?难怪你对他了若指掌,只怕在沈府见过他不少墨宝吧?”

沈鲤又摇头道:“且不说邓安死了好多年了,就是有墨宝,也该被她夫人焚烧完了吧。再说我也是最近才来京城,哪里有缘得见。”

我笑笑,看见前面苏行的字,便一指,“那么你觉得,老师的邓安书如何?”

沈鲤大约早已经欣赏过了那字,此时看一看,便道:“你写的字已经算是凤毛麟角了,而若是又与苏行的字相比,只能算是大街上的烂白菜。”

我对他这评语甚是无语,但又有些不甘,撤下案上的画,重新写字,再不理他。

很快,苏行从前方走下来,对每一个人的字体都加以点评。

这些皇子公主们,年龄都不算大,二皇子、四皇子都已经在朝中供职,所以与我们并不在一处,而七皇子异常顽劣,有他自己的老师,所以与我们也不在一起。

苏行巡视了一圈,表情都很平和,对每一个人的作品都会夸赞两句,到了流月公主面前时,更是赞扬道:“公主的字迹受陛下亲自传授,笔力遒劲,字体惊艳。”

流月公主面上得意,几次回过头来看我,脸上更是难藏挑衅。

她将面前的纸页拿起,站起身朝我扬扬下颚,“十三殿下跟随太傅大人这么久了,想必这邓安体练了很久了吧。太傅大人不妨点评一下他的吧。”

她声音拔的很高,又很难得称呼我一声十三殿下。我很快便知道了她的用意。

她是想让我同时在苏行和沈鲤面前出丑。

我来不及看沈鲤的表情,但猜测他应该是很震惊的吧。

流月的话一出口,周围许多人都把目光朝我投射过来,似乎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

也有人随着流月公主一起,把目光投向苏行,想看他如何反应。

无论是看到我的作品大发雷霆,还是看都不屑看我的东西,大约都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吧。

然而苏行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样做,他先是越过人群,远远的注视了我一会儿,以眼神做以询问。

他的眼神,温暖,明亮而又深藏鼓励。

我想到他曾经说过的话,世上只有一个独一无二赵绮玉,面对艰难险阻,也不能失去面对的勇气。

我朝他点一点头,然后笑容弥漫在脸上。

我朗声道:“学生拙作,请老师不吝点评。”

苏行举步过来,拿过我的字帖,视线停驻在我写的字上,面上有肃容。

周围人见他始终不发表看法,纷纷挤上前去观望,就连流月也趾高气扬,远远斜望了一眼。

这一眼,便让她脸上笑容消失了。仿佛一朵美丽的花,瞬间经历了霜冻。

苏行在此时牵了牵嘴角,“不枉这几个月的努力,有邓安真迹的意头。”

全班哗然,这还是苏行直接点评,且夸赞的意味很重,不由看我的眼神也变了颜色。

苏行又命人将我的字与他的字挂在一起,供大家描摹,这更引起了流月公主的不满。

于是这整个下午,都能看到流月公主埋头练字。

相关文章

  • 男生帮女生开飞机 刺客解开肚兜进入

    男生帮女生开飞机 刺客解开肚兜进入

    虽然那股气息很淡难以追踪,但只要感受到气息的人碰到自己,绝对可以分辨出来。  这让叶寒非常郁闷。  自己本来还想打闷棍呢,现在简直成了明火执仗。  这不是跟自己作对吗?让自己完美的计划不完美。  甚至...

    阅读: 1240

  • 奶好大好软水好多 开放的儿熄

    奶好大好软水好多 开放的儿熄

    第五百六十八章有情无情  寒梅傲雪,遗世独立,风华绝代,纯净无暇!  见得梦冰云出现的刹那,整个花厅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她的身,完美的容颜,无暇的气质,这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美,更是一种天地所钟的大美,无关性...

    阅读: 7122

  • 跪下含着请罚 神级龙卫刚刚更新最快

    跪下含着请罚 神级龙卫刚刚更新最快

    罗曼坐在漆黑一片的房间里,他回忆了所有他可能放东西的地方。 没有找到。 出大事了,罗曼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念头。 代表罗曼的丁香扳指不见了。 他要尽早通知家族。 他翻身站起来,要快! 他打开门,三楼的楼灯照进罗...

    阅读: 2628

  • 少爷奴婢好涨有水 重生之香途肉15

    少爷奴婢好涨有水 重生之香途肉15

    “陆离清”楚玉在心中默默地琢磨着这个名字。她确认再三,自己绝对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国内也没有什么姓陆的洗玉家族或有名气的盗墓门派。展水月是展家的掌门,虽说展家家道中落,但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百年望族,绝...

    阅读: 1627

  • 混乱学园1 2部全文 祁醉于炀play

    混乱学园1 2部全文 祁醉于炀play

    随着他的指尖望去,他发现帝尊的寝殿外其实是有一间外室的。只是这外室并没有摆放可供休息的床榻,所以她一直以为此处只是一个较宽敞的过道。  “徒儿住这里?”墨久疑惑地问道。  帝尊见墨久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要...

    阅读: 4444

  • 饱满的离婚女人在线观看 沈清澜贺景承全文免费阅读

    饱满的离婚女人在线观看 沈清澜贺景承全文免费阅读

    回到宿舍,发现大胖、茵茵、小秋都一脸八卦的看着我,我无奈的摆了摆手,说了一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出身未捷我先死。” 我看着大胖,想起今天的尴尬,不由得一步跑过去抓住大胖,捏着她的脸。 “大胖,都是你出的...

    阅读: 3946

  • 老师与学生在教室做 啊好大好涨要烫死了免费阅读

    老师与学生在教室做 啊好大好涨要烫死了免费阅读

    只是看药老这反应,绝对不会告诉她。  可以药老的身份竟然都这么忌惮,顾云念目光闪了闪,点点头,“师父,我知道了!”  药老的话,让她忽觉山雨欲来风满楼。  感到药老的忌惮,顾云念话题一转,转到云老夫人...

    阅读: 5585

  • 开放的婆媳 嗯宝贝下面都湿透了

    开放的婆媳 嗯宝贝下面都湿透了

    这华山派弟子瞧着恋娘这妩媚容颜,欲言又止,脸立刻变得通红,他下山次数很多,但是,眼前的女子却是他生平见过最美的女子,恐怕,往后百年,他也见不到再像恋娘这般美貌的女子了!  “你……你……你们是哪个门派...

    阅读: 3135

  • 在什么地方嫖到老年人 新婚张燕全文

    在什么地方嫖到老年人 新婚张燕全文

    当然,她们俩这一幕举动,全然被此时的叶瑶看在眼里,她就这样看着他们两个人是如何恩爱,该死,这个安小惜,还真的不是省油的灯,她这样做,她怎么对的起,沐哥哥,虽然沐哥哥不喜欢她,可是她就说不值,无论哪样,...

    阅读: 248

  • 太原市情侣刺激的地方 在男人胯下呻呤的日子

    太原市情侣刺激的地方 在男人胯下呻呤的日子

    哪还有作为高中部第一校草,被誉为优雅王子时的意气风发,光彩瞩目。  顾云念微眯了眼,拉了拉挡在身前的席亚楠,淡淡地开口,“有事?”  “顾婉婉失踪了?”李天宇说道,语气阴沉压抑,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阅读: 1290

  • 叫你跑囚禁锁链 男人吃了牛鞭晚上会硬

    叫你跑囚禁锁链 男人吃了牛鞭晚上会硬

    上班的高峰期,舒悦由于赖床眼看就要迟到了,不耐烦的按喇叭,最终无济于事还是迟到了!终于到了公司匆匆跑到会议室,在拐角处舒悦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一晃而过。“叩叩~”敲了两下门,“不好意思,我迟到了!” “...

    阅读: 1903

  • 我被同事多P口述 啊 cao死你个浪货

    我被同事多P口述 啊 cao死你个浪货

    “我说你个老太太,看见咱们二少爷还眼冒桃花呢,更别说那些小姑娘了,还不得扑上来啊。”佣人一便清洗着菜,一边嘲笑旁边一直在门缝中偷偷盯着李北辰的老太太。“对了,你知道二少爷要娶的那个姑娘是谁吗,我好像听...

    阅读: 1774

  • 女的白浆是什么东西 老婆和岳父小爱

    女的白浆是什么东西 老婆和岳父小爱

    奎克特和霍尔斯走出小黑屋,深吸了一口带着鱼腥味的空气,抬头看了看蔚蓝色的天,心中感慨,这大概就是重见天吧!  刚才孟境已经将闪电鹰的情况和两个人说了一遍,特别说明,这群闪电鹰现在就聚集在前的甲板上,而...

    阅读: 866

  • 我把班长啪哭了 我们的密室逃脱play全文

    我把班长啪哭了 我们的密室逃脱play全文

    先前红薯偷吃的太多,等到野鸡烤好时,念尘发现自己已经没了肚子。  他幽怨地盯着那香喷喷的野鸡看了两眼,念了句“阿弥陀佛”,见宋挽歌要拿起来吃,赶紧伸手阻止:“佛曰慈悲为怀,不可杀生,施主还是将这野鸡放...

    阅读: 7016

  • 老师和农村小姑娘睡觉 太深了水多我受不了啊

    老师和农村小姑娘睡觉 太深了水多我受不了啊

    魂婢斜挑眉眼打量春归,显然有些摸不着头脑,突然就火了:“你问我姓名做甚?!” “我总得要称呼你呀,姑娘来姑娘去显得多见外,你要不想说,我也不勉强,要不我就给你取个名?今后喊你阿魂如何?” “谁要你给我取...

    阅读: 6516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