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鲨美r18abo 唔小东西快坐_剑何方

2020-02-14 16:15:59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7723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床上时,一夜没睡好的铃儿却难得起个大早。这座小屋子铃儿并不常来,也许是太早的缘故,屋里静得出奇,门前的青苔一如既往地覆满台阶。铃儿蹑手蹑脚地迈入大门,生怕打扰这片寂静,却在刚准备叩门时听见了人语,忙藏到门边。

“说完这些死人的事,你就走了吗?玉公子。”

铃儿听到“死人”两个字已经吓了一大跳,更别提当伊如秋一字一顿地吐出“玉公子”时,她只能紧紧捂住自己的嘴,紧贴在门框上,然后偷偷地从门缝朝里望去。

“铃儿该起了……”

“不要总拿铃儿做借口!”伊如秋提高了声音,甚至有些发尖,然后缓缓地从背后抱住律玦。时值夏末,在那小屋里,律玦只着一件单衣,伊如秋更是只有一层轻纱掩体,紧紧地贴在律玦的背上,“你知,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也可以为你放弃任何东西。”

铃儿不禁睁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那些她之前听到的难以入耳的话,现在活生生地出现在她的眼前!铃儿看不见律玦的表情,只见他既没有回抱伊如秋,也没有转身,只是微微叹口气,低唤:“如秋……”

铃儿不禁朝后退了两步,转身跑开。她有些踉跄地爬上马,一心只想早点逃离这弥漫着□□的地方,飞驰回家,又爬回床上。而此时的她,才猛然想起,她一开始之所以会趴在那里偷听那俩人说话的原因。

死人的事……死人是谁?他们为何要一大早去讨论死人的事?这死人的事,和戏班,甚至和铃儿她自己,有没有关系?至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就在此时,她听见楼下隐隐传来一阵喧闹声,还未听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喧闹声又忽然隐没,取而代之的是律玦和戏班其他人问早的声音。铃儿急忙伸个懒腰,揉揉头发,装作刚起床的样子。

“起来了啊。”律玦仍是微笑着,坐到铃儿的床边。铃儿揉揉眼睛,看着律玦,看着那熟悉的微笑,竟有些发愣。从小到大,不管发生什么事,律玦总是那样淡淡地微笑着,带着面具的他让人看不见表情,可那微微扬起的嘴角却足以让铃儿无忧无虑地长大。可现在,她却只是定定地坐着,直直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还没睡醒呢?”律玦轻轻捏捏铃儿的鼻子,“不过,戏总是要演的呀。”铃儿这才晃过神来,也许早上起得太早跑得太急,头还真有点晕,日光直射进来也显得格外刺眼,便扭过头去。这小小一个动作,却不经意间挣脱律玦的手。律玦仍是不动声色地笑着。

忽然只听砰一声,原来律玦刚刚关上的院门被人撞开,一下子,人声鼎沸,各种吵闹声此起彼伏。铃儿重又望向律玦,他的笑容依然如故,眼神却不再如刚才那般柔和。他轻轻摸摸铃儿的头,转身出门,铃儿看着他的背影,最终还是决定跟出去。

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我一定会站在师父这一边的,铃儿下楼时,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

“当啷!”一把漆黑的木剑被扔在庭院的石阶上,律玦的脚边。铃儿定睛一看,剑鞘古朴得很,没有任何雕刻纹饰,只有剑柄上挂着一块玉饰,温润的光泽与这木剑的暗淡显得格格不入。

“你不会不认识吧,玉公子。”

似乎每个人都喜欢把玉公子这三个字念得特别用力,不论是情人,还是仇人。

而面前这个凶神恶煞的高个子,显然是后者。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律玦,仍是含着笑,答道:“这宝剑黑而不黯,沉而不重,是贵派掌门……”

“我说的是上面那玩意!”那人粗鲁地打断律玦,恶狠狠地盯着他。身边的同门师妹拽拽他的衣袖,可这一举动却更平添他的怒火,甩开师妹的手,一个箭步跨到律玦的身前,一把扯住他的衣领,大吼道:“这玉佩,就是从你手上到我师父那儿的,昨天众人大闹夕照春的时候,你却和姓韩的召集所有掌门送什么玉佩。现在碰过这块玉佩的,只有你和那姓韩的没有死!”

律玦看看他的手,连眉都没皱一下,而是淡淡一笑,轻道:“事实是,师父也没有碰过那玉佩。那玉佩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挑选,再送给诸位掌门的,”,他顿了顿,抬起头,把目光从剑上移到那人的眼里,“所以阁下是觉得我下毒后再雇凶杀人了。”他语气轻巧,仿佛事不关己。那人后退一大步,拔剑抵上律玦的脖颈,律玦本就已被捏得褶皱不堪的衣领一下子就被划出一道口子,血丝沿着木剑滴落在地,而那人仍是满脸怒火,一步步逼近律玦,律玦这时嘴角的笑容才稍稍隐去,却仍只是立着不动。

这时只听一个亮如洪钟的声音传来:“什么人在这里放肆,敢伤我韩某之徒!”

那声音一起,律玦颈下的木剑已收回几寸,他顿时双腿一软,往后一个踉跄,却还是定住身子。铃儿急忙跑上前扶住,只见他一只手捂住胸口,一只手仍是轻轻地摸摸铃儿的头,勉强挤出来一丝笑容,却能看见汗珠从面具背后落下,让铃儿揪心不已。而此时,先前还嘈杂无比的人群,也静下来。

“韩大侠光明磊落,不代表所有的人都是如此,是吧?”

说话的是一个与律玦年龄相近的男人,新丧掌门的他却是满脸戏谑。

“在送给武林高手的配饰上下毒,然后再派人前去刺杀,到底是凶手幼稚,还是被杀的人本就浪得虚名,不经一击?”

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这个站满男人的院子里听起来有些刺耳。可偏偏那声音,温柔中带着犀利,婉转中带着不屑,那句问句,让人愈发不痛快却也无从发泄。不少人朝一旁因失血而脸色有些发白的律玦望了一眼,似也不相信这一文弱戏子能一夜之间扫荡各大掌门。此时的律玦正有些艰难地起身,慢慢小步走到韩长信身侧。

此时的伊如秋如同居高临下俯视那些人世浊物的天女,又仿佛只是一块冰,冻住了那些失去掌门只会起哄闹事的弟子。铃儿也终于明白,今天早上,自己所听到的关于死人的事,应该就是指这桩惊天大血案。

“据我所知,虽然各位掌门所受致命伤皆不相同,一时探不出杀人者的武功来路,但不论是他们身上还是现场,都没有过多搏斗痕迹,依各位掌门的功夫,除有玉佩上毒性发作的原因外,更有可能因为那是熟人所为,让他们完全没有防备。”

伊如秋的推断显然并没太出乎大家的意料,各大掌门都是武林中一等一的高手,要找一个能偷袭一击致命的熟人,看起来范围缩小很多,却一下子仍让人无从着手。

“唉……昨日本是老夫此生的最后一场戏,便邀各位故人前来一叙,不料今日一早得知,戏没看成,竟尽数罹难,而老夫好意所赠玉佩竟也莫名染上剧毒……”

“师父,尽数罹难倒也不然。”伊如秋冷冷地扫视一眼众人,道:“各大门派掌门皆遇难身亡,唯有一派例外。”

静。

刚刚还有些骚动的众人又一下子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这气氛,压得铃儿喘不过气,律玦像猜出她心思一样,轻轻握住她的手,用眼神示意她安下心来。

其实,伊如秋所指的那个门派,在场所有的人都心知肚明。这样一个门派,出现时也许未必引人注目,可缺席时却永远让人无法忽略。因为只有他们,拥有来自五湖四海的弟子,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小贩乞丐,上街只需走上几步,买个菜,问个路,定能碰上他们的弟子。他们不为人所觉,正是因为他们无处不在。

而也因此,只有他们门下的弟子,武功招式才会千奇百怪,武功水平也是参差不齐。他们明明嫌疑最大,可要让在场这些人去怀疑他们,甚至去找他们报仇,正是谁都不想,也不敢想的事。而此时此刻,哪怕要说出他们的名字,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盘旋在每个人脑中,却难以从唇间滑出。

立苍。

拥有上百年历史的武林第一门派立苍。

现在,立苍左右两位掌门柏文和郝仪剑不在,掌柱皇甫澜天也不在。昨晚他们并没有出现在夕照春,今晨自然也未闻有任何伤亡的消息。

整个庭院,再无声响。

相关文章

  • 我与村妇的日子 大战亲家母

    我与村妇的日子 大战亲家母

    自从那次月考之后,有不少女生开始向郑坤白,光是让我转交的就有三封,我偷偷打开来看,都是才华横溢的小才女啊,情诗、贺卡、还有给郑坤画的肖像画。每个都是精心准备啊,我看着这些她们费尽心思准备的“小情书”,...

    阅读: 6579

  • 校花系列第92部分阅读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

    校花系列第92部分阅读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

    抛出一连串的问题,靳宇轩老神在在地站着,一副“我看你还有什么借口”的表情。这男人分明就是半路杀出的程咬金,不好对付啊!两位姑娘快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那脸色都不太好,这戏怎么跟她们之前对的套路不一样呢?...

    阅读: 560

  • gl什么的意思啊 冷少辰吃童若奶早晨还在

    gl什么的意思啊 冷少辰吃童若奶早晨还在

    楚王府    “夫人,您的身份宁奕已然知晓。”宁奕笑着打量眼前这风韵犹存的女人,她的眼睛很漂亮。  秋明缨看着眼前的宁奕,是他杀了自己的丈夫,是他毁了自己的希望,不禁双手握拳:“明缨多谢楚王殿下的救命...

    阅读: 553

  • SM我的舌头伸进她的直肠 男主往女主那里放珠子

    SM我的舌头伸进她的直肠 男主往女主那里放珠子

    而且,并不是帝王去选择他们,而是他们来拥护帝王。  当时,我并不懂这番话的深意,现在再结合这些莫名其妙的诏令,才明白“拥护”二字的真正含义。  诏令并不是圣旨,并没有强制他们来效忠于我,而是让我出现在...

    阅读: 354

  • abo打开子宫肉 苏枂是我儿媳妇

    abo打开子宫肉 苏枂是我儿媳妇

    话是那么说。  但是周恒一的心里却是在无限的哀叹。  可不是!  boss是真的那么做了,他就是真的做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说完一大段话之后周恒一转过头看着坐在一旁的齐雨墨,眼眸闪了闪,“所以……齐...

    阅读: 894

  • 凰谋嫡妃不好惹 潮吹是什么意思

    凰谋嫡妃不好惹 潮吹是什么意思

    找周茹?  许果果很认真思考了一番,才又摇头,厌恶道:“我去找那个女人做什么,简直就是恶心。”  “封阿姨今天来找过我,她想要我和南风先订婚。”韩珍珍小声说着,帮她们转移了话题。  一提到她的事,许果...

    阅读: 5311

  • 看到身体下面会流水的文章 绝世武神小说

    看到身体下面会流水的文章 绝世武神小说

    寅哥立即联系了沅沅,沅沅听到这个消息也很吃惊,小博如果承认这件事情,多多少少对他的生活也会产生一些影响的,且不说会被狗仔偷拍,他个人声誉也会受到影响,自己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但心里还是隐隐约约有些开心...

    阅读: 506

  • 一女两男吸乳汁的小说 纲手木叶性处理医院acg

    一女两男吸乳汁的小说 纲手木叶性处理医院acg

    “这是怎么回事啊?心梦缘的设计模板不都是在总监手里吗?怎么会查起我们来?”“不知道呀,别说了,小心让总裁听见,谁都看出来总监和总裁的关系很奇妙,小心别说差话了。”嘀咕声不停。虽然声音很小,可上百人你一...

    阅读: 2320

  • 我在课堂上被同学轮 小说小手摸上男人健壮的胸膛

    我在课堂上被同学轮 小说小手摸上男人健壮的胸膛

    陈梦儿哑口无言。  她知道自己就算辩解也圆不过去,小忆风是谁的孩子清晰无误,她说多了也不可能掩盖事实。  本来,她以为,吴家人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件事就慢慢的过去,但是想不到该来的迟早要来。  “你...

    阅读: 3550

  • 第一次跟黑人好痛不要小说 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

    第一次跟黑人好痛不要小说 被陌生人开我小嫩苞

    到了周五,方子路携宇文婷、翻译和其他相关高管来到了阿贝德下榻的酒店。双方见面友好握手,进入会议室,分宾主落座。  合约洽谈得很顺利,很快达成了协议,签定了合同。签约结束后,阿贝德邀请对方共进午餐。  ...

    阅读: 2407

  • 漂亮女邻居 一次比一次深入花

    漂亮女邻居 一次比一次深入花

    也是因为后面一直注意这一方面的问题,所以她的胃病也好一些了,至少不像是以前那样痛的那么频繁了,所以,苏若清一直都说乐乐就是她的小福星,有了乐乐以后,她比以前生活的更加快乐自在了,也生活的更加健康了。苏...

    阅读: 3863

  • 快穿女配白月光h 两个老外硕大一起进

    快穿女配白月光h 两个老外硕大一起进

    “最是凝眸无限意,似曾相识在前生。…”(注:《花月痕》卷三作者:【清】魏秀仁 )  “梅教主,你醒了,感觉如何?”只听一男子声音冰冷,好似不带任何感情的询问,仿佛就如例行公事一般。  梅无初似是久睡刚醒...

    阅读: 7285

  • 霸道校草是女生:黑客 crush什么意思

    霸道校草是女生:黑客 crush什么意思

    无名看着两人的战斗,轻轻地笑了笑便闭上眼睛,不再观看。奇云峰越打越吃惊,他一直在提升自己展现出来的实力,但这端木铎却一直胜他半招,一点不多,一点也不少。这一战一直打了半个时辰,最后奇云峰因为体力不支,...

    阅读: 6910

  • 口述摩托车上的 刺激 女人的奶头小粉嫩粉嫩的

    口述摩托车上的 刺激 女人的奶头小粉嫩粉嫩的

    突然身后的人又在她后背轻轻的写道:你认识寒彻?  路梓欣更惊讶了,寒彻?  心中一时间闪过无数个疑问,这人还知道寒彻?  寒彻也不过是最近几个月才开始回到寒家的,这年轻的小姑娘到底是谁?  不过这次她...

    阅读: 4034

  • 暴富买萝莉小说 妈妈的朋友兔费2

    暴富买萝莉小说 妈妈的朋友兔费2

    只不过明亮这个害怕和女人有身体接触的毛病倒是让慕潇潇熄灭了对明亮的那点朦胧的爱慕之意。  “哈哈,潇潇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你算是我的公司的第一个员工,咱们也算是一起白手起家,一起同甘共苦共同奋斗过的朋...

    阅读: 1330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