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男女之交换短篇小说 老师插送顶大深_夜来闻香

2020-01-05 22:53:13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7872

“臣妾明白。”四妃面面相觑,心里说不出的痛快。

皓宸语塞,把目光移向他处。

约莫半个时辰后,于太医终于出来了。他擦擦额上的汗,诚实回禀道,“启禀皇上,太皇太后,太后,贵妃娘娘误食大量藏红花。微臣无能,没能保住孩子。”

太皇太后和韩太后双双松了口气,“说!贵妃为何会误食藏红花。”

众人鸦雀无声,连他们也搞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啊。

“知情不报,全部该死。”他好不容易盼来的孩子就这样没了。君皓宸气急了,恨不得杀了那个罪魁祸首。

丁太医一个激灵,沉声道,“回皇上,早上贵妃娘娘问微臣一个怪问题,她说‘一个服用滑胎丸的人能否在短时间内怀上孩子。’”

闻言,君皓宸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莫非是雪儿自己打掉了他们的孩子。不,这不可能!可是联想到前几日她与慕晖的谈话,他心底发凉。

“皇帝?”韩太后挑着眉,轻声换道。

他回神,道:“母妃,你先陪皇祖母回宫。朕……先去看雪儿。”

珍妃敛下眉眼,心情极佳。宫里要变天了,她相信不久的将来好戏就要上演了。

“你说贵妃流产了?”菖蒲诧异之余转动手中的佛珠,祈求那个枉死的小生命能早日投胎,下辈子莫再投身帝王家。

“小姐,听说贵妃娘娘服用过滑胎丸,后来还稀里糊涂有了身孕。宫里的人都传是贵妃娘娘自己打掉了孩子。”落燕消息灵通的很。虽然她看不惯贵妃高傲的摸样,但孩子是无辜的,她也为之惋惜。

菖蒲移开视线望向窗外。上次太皇太后命人修葺后,内务府的人就在四周种满了花草树木。经过两个月的生长,花儿已经开的十分艳丽,两旁高大的树木长处茂密的枝叶,遮挡去了部分阳光。

“孩子是娘心头的一块肉,贵妃岂会狠心杀了腹中的孩子,我猜其中定有误会。”

宫里的孩子向来难生养,说不定是贵妃不小心动了胎气。君皓宸排除万难立她为妃,慕氏岂会自毁前程,把尽在眼前的后位拱手让人。

菖蒲无奈摇头,宫里的是非没有一天断过,还是兰陵宫清静。她真要谢谢皇上大恩大德呢!“落燕,以后不准再说这事。人言可畏,你们要管好自己的嘴。”

“奴婢明白了。”落燕乖乖闭上嘴,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皇上多么精明的人,他怎么可能不把漫天谣言放在心上。等娴贵妃一失势,小姐的机会就来了。虽然这想法和之前很矛盾。

菖蒲一心抄着往生咒,哪知晓此刻落燕在想什么。

午后,原本晴空万里的边际,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雷鸣闪电交错响起。君皓宸负手背后,耳边震耳欲聋声不断。他转过身,淡然的望着床上的人。“身子好些了吗?太医说你再过几天可以下床走动走动。”

“多谢皇上关心。”慕茹雪用着同样的语气回答,看不出有半点失去孩子的伤心。正是她那份冷漠淡然,彻底惹恼了君皓宸。

他一把拽住慕茹雪的双肩,硬生生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是不是你?告诉朕!”

“皇上不是早有了答案,您何必来问臣妾?”慕茹雪挣脱他的钳制,笑道,“宫里所言皆是事实。臣妾的确亲自服用了藏红花。”

“藏红花哪来的?”他低吼道。

“宫外弄来的。”慕茹雪说的轻松极了,“因为我不想要孩子。”

皓宸扬手掌掴她,“贱人,居然谋害朕的孩子。你打定主意朕不会杀你是不是!”

慕茹雪抹去嘴角的血迹,不畏惧的对上他的怒脸,“皇上掌握天下生杀大权,臣妾一个弱质女流怎么敢抗衡您的权威。不过,臣妾想提醒皇上,孩子长在臣妾肚子里。臣妾有权让她生或死,任何人无权过问,包括皇上在内。”

闻言,他的黑眸*,愤恨熏染了整张脸。“你还是忘不了他!难道他给你的,朕不可以给你?朕已经承诺你只要生下皇子,就立你为后。你还不满意?”

“臣妾从不在乎皇后宝座,而您亦不是他。哪怕您做的再好,您和他都不是同一个人。”慕茹雪流着泪,陷入无限悲痛中。有时在想要是没有她,皓凌哥哥也不会有今天。他会是君国的新帝,君国在他的统治下会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可是这一切都因为她打破了,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害人精,一个祸水!

皓宸被她的眼泪刺激的不轻,他宠她爱她,给她所有女人梦想的一切,她仍不满足,甚至可以说是不屑。他到底在做什么!为了她,他顶撞皇祖母,违背母妃的意愿。他真是枉费精力,自讨没趣。

“天底下有哪个女人会对着自己的夫婿,为另一个男人流眼泪!慕茹雪,你是第一个!朕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继续做你的娴贵妃,二是放你出宫,你选一条。”

慕茹雪乍然抬眸,“你肯放我走?”

皓宸俯下身,犀利的眼神直勾勾的注视着她,仿佛要把她的容貌刻在脑子里。“好一张楚楚可怜的脸,是朕瞎了眼!想出宫去陪一个死人?做梦!朕是不会放你走的。”

“贵妃,你给朕听好了。你永远都是朕的娴贵妃,谁也改变不了。朕知道你狠心打掉孩子是因为朕换了你的滑胎丸,更为你死去的‘心上人’。很好,不愧是朕的爱妃。”他阴郁冷笑,眸中蕴含了无限失望,还有一些别人看不懂的情绪。

“君皓凌死了,他再也活不过来了。你最好别再想他,虽然朕无法硬逼你,但是有一点朕可以做到。那就是囚禁你,让你此生无法逃脱朕的手掌心。”

慕茹雪不以为然,就算他囚自己一辈子,她也不会爱上他。

“来人。”他高高一喝,蓦然回望床上的人。“贵妃小产体虚,抑郁成疾,故无力代掌后宫。徐茂福,收回凤印。”

“奴才遵命。”

“相比皇后和颜太后同流合污,你的罪比她大多了。朕不会让你进冷宫,关雎宫会是你终老的地方。朕会让你亲眼看看,朕是如何治理天下,如何成为一代明君。”

他头也不会的离去,留下慕茹雪一人面对空荡荡的宫殿。君皓宸说到做到,除了芷青和原先的一群宫人,他又多派了一批人看管他、监视她。她可以自由出入,却走不出这个皇宫。曾经荣宠一时的娴贵妃因‘意外’流产后突然之间没了宠爱,所有人为之震惊。

有人惋惜,自然也有人开心。慕茹雪失势让珍妃看到了希望。她殷勤的来往宸佑宫,君皓宸对她视若无睹。只顾批阅处理不完的奏折,根本无视她的存在。

下了两天的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君皓宸坐在龙椅上不停的喝着酒,身边已经横着四五个酒瓶。自从那天之后,每个晚上他都会躲在宸佑宫里把自己灌醉,因为只有这样他才不会想某个该死的女人。

借酒消愁愁更愁,他越想灌醉自己,脑子越清晰。三年了她回报给自己的就是爱上别人,从而怨恨他。这是多么讽刺的事,他为何还要为她着想,为何还要冷落各宫。他是皇帝啊,纵使有三千佳丽也不足为怪。

想到这,他步履蹒跚的走进雨里,任凭雨水打在他身上。不知不觉中,他已经远离了皇宫中心,来到一处极为安静的宫殿前。门口没有守卫,门扉半掩。他推门进去,‘兰陵宫’三个大字格外清晰。

兰陵宫,他幽禁菖蒲的地方。两个月了,她不哭不闹,反而怡然自得的过着舒服的日子。他到要看看她是否真的过的很好。

分割菖蒲听到外面有声响,顿时警觉了起来,已经过了用膳的时辰,这时间断然不会有人来。是谁在外头。难道是刺客?很快她把这个猜测给否定了,兰陵宫是冷宫,有哪个刺客会傻到来这里。

她赤脚下地,拿起藏在枕头底下的匕首缓缓走了回去。手中的匕首是落燕给她用来防身的,原先她还笑弄落燕小题大做,说冷宫怎会来刺客,没想到今天真的派上了用场。

朱红大门大开,吹进丝丝轻风驱赶了夏日的炎热。她顺着地上湿脚印往里面走,“是谁,快出来。”

四周没有点灯,她凭感觉确定那人就在她的附近。她扬起匕首乱挥,再次喊道,“再不出来我喊人了。”

皓宸不屑的哼着,迅速夺下匕首。“胆子还挺小,去掌灯。”

菖蒲不吭声,这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这是我的住处,请你离开。”

皓宸眯着眼,语气中透出揶揄的味道。“天下都是朕的,何况是兰陵宫。皇后,两个月不见,连朕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

她心微沉,天底下有谁敢称自己是‘朕’,除了那个自以为是的皇上,再也找不到其他人了。她摸索到烛台旁,用火折点亮了粗壮的红烛,回过身果然看到两个月没见的君皓宸斜靠在椅榻上。

“皇后在冷宫过得挺滋润。”他挑挑眉,恶劣的说道。

“多谢皇上关心,在蒲心里冷宫比凤仪宫住的更舒坦。蒲很喜欢这里。”菖蒲面无表情,他来兰陵宫是为了羞辱自己?他的爱妃刚流产,他不是应该陪在她身边?

“是吗?”他缓缓逼近,眼见她被逼到墙角无数可退。君皓宸邪魅一笑,伸出结实有力的双臂把她固在他与墙壁间。“贵妃流产了,是她亲自杀了孩子。你说世间哪有像她这么狠心的人。”

一股浓烈的酒味直窜她鼻尖,菖蒲皱眉推开她,但是他雷打不动,硬是保持暧昧的姿势。“皇上醉了,蒲去找徐公公。”

“朕没醉,朕很清醒。二十多年来朕没有一天像今天这样清醒。”他一拳砸向墙壁,毫不掩饰他内心的愤怒。曾经他一厢情愿认为只要让她待在自己身边,她就是忘记皇兄。他千方百计讨她欢心,她无动于衷也就算了,甚至还要打掉孩子。他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

以前口口声声说爱他的人,竟变得让他看不懂。雪儿她会明白他的心有多么痛吗?她为何不理解自己的良苦用心。

菖蒲不愿与他多说什么,贵妃流产与她无关。现在的自己已经习惯冷宫的生活,不想与他们有任何牵连。“以后皇上还会有子嗣的。天色已晚,蒲该休息了,恭送皇上。”

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滴下,君皓宸倏地变得让人寒栗。慕茹雪是这样,菖蒲也是这样。难道在他们眼里自己如同蛇蝎猛兽,避之不及?该死的女人,他就不信自己堂堂一个皇帝,要看女人的脸色做事。

“皇后,朕还未下旨废了你,你还是朕的皇后。身为皇后,你是否该尽尽做嫔妃的义务?”

菖蒲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真是疯了,居然和一个酒鬼讲道理。“皇上金口玉言,说过的话岂有收回的道理。”

皓宸的确喝了不少酒,却不影响他的反应。“朕记得。皇后何必提以前的事,我们来日方长。以后补回来就是了。”

“不,你什么也不记得。你说从今往后再也不踏进凤仪宫半步,更不会宠幸我。你还说爹是你的仇人,你要我看着菖家如何灭亡。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菖蒲深吸一口,怨恨而苦涩道,“若皇上要威逼蒲,蒲只好一死。蒲说到做到。”

可她又怎么知道,此刻她的反叛只会彻底激怒君皓宸,让他产生征服她的念头。

“你已经死过一回了,还想来第二次?”他悚然激动,用力摇晃她的身体,几乎处于疯狂的边缘。他的皇后碰不得?笑话!

“朕是不会让你死的,朕明白你是怪朕冷落你。你放心从今往后朕会好好疼爱你的。”

“无耻。”她扬手赏了他一耳光,趁他松懈之际菖蒲拔腿就跑。

皓宸哪肯轻易放过她,一把抓住她的青丝。奈何她的青丝还未完全长长,轻易的从他指缝间流走。“该死的。”

菖蒲往寝宫里跑,时不时回头张望君皓宸有没有追上来。正当她准备关上门时,他挡住了自己的去路。“你要做什么!”

“你没退路。”冷冷的勾起薄唇,以不及迅雷掩耳之势绑住她的柔荑。

“放开我,放开我。”菖蒲奋力挣扎,滴滴答答的雨声掩去了她的呼喊声。

“求我,太晚了。”横抱起她走向床榻,身体立马覆了上来。君皓宸褪去彼此的束缚,满目嗜血。“朕是天下的主宰者,凡是朕想要的都会得到。而你们注定此生此世烙有朕的印记。”

“不要,求你放过我,好不好!”眼泪顺着眼角流下,菖蒲惊恐的哭泣着,求饶声一刻也没断过。他怎么能这样对她,老天爷谁来救救她。“来人啊,快来人!”

“没用的。门口的侍卫早不见了。”他残忍的说道。

身体传来撕心裂肺的痛,几乎让菖蒲无法正常呼吸。她抬起湿润的视线,极力看清身上的人如何对她施以暴行。

“雪儿,你为何要哭。雪儿,雪儿……”

雪儿,她是雪儿吗?菖蒲哭笑不得,她莫名失身,竟然拜娴贵妃所赐。慕茹雪不要孩子为何要牵连她,为何要让她承受一切。

她好恨,好想推开身上的人。然后告诉他,她不是慕茹雪,而是菖蒲!

菖蒲挪开他的手臂,强撑起酸楚的身子。***愉,犹如一场噩梦,使她身心俱疲。她好想一辈子不要醒,不要面对这可怕的事实。

身上的衣服早被撕烂了,衣不蔽体。她只好重新拿了件新衣服。她走到床榻边,看着那个已经熟睡的男人,心头萌发了浓浓恨意。

短短几个月,发生了太多意想不到的事,原本好好的一家人被他隔开,谁也见不到谁。那份天伦之乐更成了遥不可及的痴梦。爹病了,她这个做女儿的不但不能侍奉左右,还要眼睁睁看着被他免去官职,弟弟深受重伤。而这一切都是拜同一人所赐。

他……,居然还能安心理得的睡觉!菖蒲拿起一旁的剪刀,用力刺进他肉里。这把剪刀剪去了她的长发,也该去终结君皓宸的性命。颜太后给的断肠丸她用不上,也不想用。因为她等不了两个月,现在心中的恨意迫使她动了杀念。

睡梦中的君皓宸被疼痛惊醒,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不但不惊讶,反而笑着抓住了她的手。“皇后杀朕勇气可嘉,不过尚无经验。力道太轻了,应该像我这样。”

话语间,剪刀又入肉好几寸,鲜血不停的溢出。余光瞥见那抹落红,君皓宸的神情变得有些奇怪。

菖蒲不经一颤,他不是睡着了,怎么会……醒了。他明明知道自己要杀他,还故意让剪刀刺的更深,他到底在想什么。“多谢皇上教诲。蒲今天又学会了一项功夫。”

“很好。朕常常告诫自己,对待自己的敌人不能心慈手软,不然死的人就是你自己。皇后,记住朕今天的话。”

他疯了!世间哪有人会教自己的敌人如何杀自己。她猛得咳嗽,用另外一只手捂住嘴。黑色的血从指缝中流下,滴在衣裙上更外醒目。“没错,比起杀人我的确不如你。但是有件事我比你强,那就是你身居高位,如同孤家寡人。你身边的人没有几个是忠心对你,他们看重的无非是权势。所以你是一个可悲的人。就算我杀不了你,你也不会有好下场。”

“皇后!”君皓宸搂过她,这才发现她脸上的胎记和嘴唇变成深黑色。该死的,她服毒!

他快速止血,又胡乱穿上湿衣服,抱着她就回了宸佑宫。

徐茂福发现自家主子不见了,正准备派人四处寻找。谁知道却看到他衣衫不整的回来了,手中还抱着一个女人。“皇上去哪儿了?这……,咦,皇后娘娘!”

“快去宣太医。再让宫女帮皇后换身干净的衣服。快去。”现在没空向他解释。

徐茂福在宫里多里多年,立马联想到什么。都那么晚了,皇上不在宸佑宫,又不在任何嫔妃宫里,他用这种惊人方式出现在他们面前,看来皇上和皇后娘娘一定是成其好事了。他唤来身边忠心的小太监,让他去长乐宫报个信。

半刻之后,于太医背着医药箱匆匆赶来,还顾不上擦干身上的衣服,就立即给君皓宸包扎伤口。

“朕没事,先去看皇后。”君皓宸瞧着床上了无生气的人,恼怒极了。她死了一次又一次,不仅命大,性子也真够烈的。“去把兰陵宫收拾干净。”

徐茂福应道,正要出去时与太皇太后撞个正着。“参见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吉祥。”

“行了行了。”太皇太后不耐烦的挥挥手,现在她哪有心情听吉祥话。“到底怎么回事!皇帝,你能否告诉哀家。”

皓宸不晓得怎么开口。因为慕茹雪私下打掉孩子,他借酒力强占菖蒲。这话告诉皇祖母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慕茹雪死!很明显他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启禀太皇太后,皇上,皇后娘娘尚有气息,却十分微弱。微臣一时间也无法确定皇后娘娘身重何毒。请皇上降罪。”

“废物!”君皓宸暴喝,“治不了皇后,朕让你们太医院陪葬!”

“皇上息怒。”于太医不禁捏了一把汗。

“先帮皇上处理伤口。”太皇太后心疼的抚过她的脸颊。不管如何她算是出了兰陵宫。但是如果这是拿生命换来的,她宁愿让溪儿一辈子呆在冷宫。“传哀家懿旨,命太医院所有太医为皇后把脉。”

太医们各个恐慌不安,诊断的结果无不乎‘不知’二字。君皓宸盛怒之下将他们痛打三十大板,可依然于事无补。

天渐亮,折腾了大半夜,太皇太后早体力不支去偏殿休息了。君皓宸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袍,想起她拿剪刀刺自己的一瞬间,他居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想要自己的命绝非一天两天了,就因为菖宁钰被他派去了肃州!他不否认当初有算计的成分,可这些还不是菖相自己造的孽。

‘你身居高位,如同孤家寡人’。这句话一直在他耳边萦绕,菖蒲说的没错。自古帝王哪个不是孤家寡人。尤其像他的皇位还是从皇兄手中夺来的。他要坐稳江山仍需时日,身边的人是忠还是奉承他的心里是有数的。

皓宸攥紧拳头,被人看穿的滋味真不好受。她一次又一次用死扞卫自己的家人,令他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

看来他要先把菖相放一放,除去了外患,他才有精力对内。眼前他最头疼的大事就是菖蒲的命。

相关文章

  • 高H肉宠文bl 乖夹烂这颗葡萄

    高H肉宠文bl 乖夹烂这颗葡萄

    “我能救他!”杨玄再次开口,一道金光乍起,迎上了杜宏宇的大手。  同时,他心中也是感叹,果然能踏入这个境界的,没有一个人是笨蛋。  刚才他感应到小院之中有人正在突破先天,但是紧要关头,却功亏一篑,生命...

    阅读: 4472

  • 穿书包子她妈 娇妻在巷子里被老头干

    穿书包子她妈 娇妻在巷子里被老头干

    还抽奖吗?  周叶在心中问自己。  他得不到肯定的答案。  说抽奖吧,外挂爸爸在打击心灵这上面的功力确实挺深厚的,让人不禁心生绝望。  但是说不抽吧,手又特么有点痒。  总是幻想着能够出个什么惊天地泣...

    阅读: 3301

  • 想弄你什么意思 轻一点啊呜轻轻深深轻一点

    想弄你什么意思 轻一点啊呜轻轻深深轻一点

    自从阴阳师晴明发现自己在这里的脸比较黑之后就琢磨着“跳槽”的事。然而看着寮里的姑姑、兔子、小草、小鲤鱼和座敷这些可爱的萌妹纸们,又不忍心彻底离开她们,于是时不时的回来这里(第一个服,首号,也可以称之为...

    阅读: 3312

  • 小白兔进化史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小白兔进化史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墨修望着轻雨红红的眼睛,确认她平静下来了,才又转头打量旁边坐着的夏彬。一身休闲装衬托着男子独有的豪爽气息,一张方正的脸正气十足,犹如行走江湖的大侠,一壶酒一把剑不为谁停留。然而却此时专注的看着君韵嵋和...

    阅读: 3914

  • 和男友啪啪过程 万丈骄阳不及你

    和男友啪啪过程 万丈骄阳不及你

    “你一个财务部的来看我们部门的新同事干嘛?”手里暂时没案子的男律师撇撇嘴,打趣的问道。“这也是我们的新同事啊!这不是提倡公司内部一家亲嘛。” 说话的男生到处看着:“别扯废话啊,人呢?”“切,之前去你们...

    阅读: 515

  • 求你放过他别打了 小妖精你好湿好紧好浪

    求你放过他别打了 小妖精你好湿好紧好浪

    小张老师一直陪着小李妹妹走了很久,他们重温了当初上学放学时走过的路。现在通了公交车,走路的人明显少了。当他们快到家时,小张老师放开了小李妹妹的手。  “你到家了,我就不回去了,省得爸妈问起。”  “好...

    阅读: 5155

  • 亲爱的我喜欢你用舌头 我被上司整根插故事

    亲爱的我喜欢你用舌头 我被上司整根插故事

    南宫御:“我不知道她是真是假,但从我的角度看,我觉得她是对此深信不疑,对我们也信任有加。”  司徒:“真真假假都无所谓了,反正她没事就好,我就怕你不知道会打什么坏注意。”  南宫御:“原来我在你心中还...

    阅读: 6683

  • 妈妈床上爱您不容易完 三个男人和我玩4p

    妈妈床上爱您不容易完 三个男人和我玩4p

    自从沈易发现自己体内产生一丝微凉的气流之后,他则是将更多的时间用来修炼这卷无名心法,有时候甚至是大门都不出一步的。而他如此废寝忘食的修炼之后,那黄狗可是遭罪了,每一次吃饭都是晚点,实在是饿得不行。  ...

    阅读: 5777

  • 我曾经经历女人们 美女四肢被绑在床扒衣

    我曾经经历女人们 美女四肢被绑在床扒衣

    坐在地上的白小暖对这样的“指控”猝不及防,满脸泪痕地抬头仰望这个高高在上的姐姐,心中犹如百虫食心一般,只是疯狂的摇头,冤枉的泪水一行接着一行的往下掉。父亲的生意何时出现资金问题?姐姐为什么凭空说出这样...

    阅读: 5628

  • 太深好烫好嗨 医生高冷攻与病人诱受

    太深好烫好嗨 医生高冷攻与病人诱受

    霍斯言一下就笑了,就好像星星一闪一闪,明亮又耀眼,照亮了无边的黑暗,“你不要多想,是我这个人不善与他人交际!”  “哦!”琳琅点了点头,放下筷子,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正式的谈话,“霍先生,你是一个好男...

    阅读: 3338

  • 把闺蜜老公叫家里来 白洁高义张敏

    把闺蜜老公叫家里来 白洁高义张敏

    第四十一章你怎知我逍遥四皇子府邸,秦暮言正在后园练剑,薛超站在一旁,臂弯搭着秦暮言的袍子,有些困惑地看着气定神闲的秦暮言,几次欲言又止。“有什么话就直说,话到嘴边又咽下,这可不像是你!”秦暮言练剑,讲...

    阅读: 2095

  • 啊好大你混蛋出去 家公吃我奶

    啊好大你混蛋出去 家公吃我奶

    月华如练,长是人千里。冷莲一袭火红纱裙,随意地坐在亭榭间的石凳上,神色冰冷地望着幽蓝水面倒影出的那半轮残月。而在她的身旁,则站着位面容淡然略带阴柔的少年。“她真的不是慕容凌月?”冷莲的声音宛如山涧清泉...

    阅读: 7854

  • 妈妈偷人,我也日妈妈 暴君by容恒txt完整版百度云

    妈妈偷人,我也日妈妈 暴君by容恒txt完整版百度云

    众人只见那石头上出现了金木水火土风雷冰八系的灵根,八种颜色,各个分明又交融在一起,很是好看,不过众所周知这灵根越少天赋越是好,越是容易修炼,如今这洛水行居然有八系灵根,怕是和五灵根的废灵根差不多了。 ...

    阅读: 3824

  • 带女友按摩阿生 日日干夜夜猛射

    带女友按摩阿生 日日干夜夜猛射

    听见穆云杳声音的三人都停下来,邢惊蛰睁着他眼睛看着她,穆峰和邢墨珩也略带不解的看过来。见着邢惊蛰没有一举咬下去,穆云杳反而兀自松了口气。虽然这两次见面邢墨珩给她的印象都是有礼的,然而,幼时的记忆太强烈...

    阅读: 4969

  • 修真炉鼎的肉欢之旅 尹柯x邬童肉

    修真炉鼎的肉欢之旅 尹柯x邬童肉

    秦大为点点头,这里确实不是谈插画的地方,多少要照顾到曹司幸担心猫咪的心情。  两个人陪着曹司幸等猫咪做完手术,兽医走出来摘下口罩说:“麻球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接下去只要好好休息,住院一段时间,就会没事...

    阅读: 5010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