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内裤爽一把又拿回去 坐在木马上_织梦为网:帝姬别动情

2020-01-05 22:53:33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7287

无忧在陈小姐的带领下,很快便来到陈县令夫妻的卧室。

“爹!娘!你们怎么了!”陈小姐尖叫着扑向床沿。

无忧小跑着跟上。只见床上陈县令脸色紫绀,嘴巴大张,眼睛突出,正拼命的用双手扯着衣领,困难万分的吸气。

陈夫人却口吐白沫,已经从床上滚到了地下,抽搐着呻吟着,情形极为可怖。

陈县令的情形已经极为危急,看样子,他已经吸不上来气了,再这么下去要不了一柱香的功夫,他就会因为呼吸衰竭而死。

无忧一个箭步跑过去,想给陈县令把脉,可怎么也扒拉不下来,陈县令的手腕。

陈小姐在旁边着急得一个劲儿的哭叫:“爹,我把小神医请来了,您让她给您诊诊脉,爹······”

但陈县令却完全对外界失去了反应。无忧对赵长亭使了个眼色,赵长亭一步上前,双手使蛮力把陈县令的双手从衣领上拉开,翻转手腕让无忧把脉。

在陈县令一声接一声拉风箱似的抽气声中,无忧勉强给他把了把脉,并从他张大的嘴巴里看到他红肿得只剩一条线的咽喉,再解开了他胸前的衣裳,看到他胸肺部因为没有足够的气压,深深的凹陷下去了。

陈县令的前胸也有一大片一大片的紫绀,他的瞳孔放大,神智模糊,对外界光的刺激和声音的刺激已无反应!

“唉,中毒!时间太长了,无回天之力!”无忧叹口气,怜悯的对陈小姐说。

“不!不!求求你,韩小姐,求求你,救救我爹,我弟弟才三岁呀,我怎么办呀······”本来就身体柔弱的陈小姐,此时歇斯底里几若疯狂,她猛的扑到无忧脚前,跪倒在无忧的身前,拼命的摇晃着无忧。

“冷静一点,陈小姐,还有你娘,你冷静一些······”无忧被摇晃得差点跌倒,可她怎么劝说,陈小姐仍然像疯了一样,揪着无忧就是不撒手。无忧无奈,运起精神力,使用音惑吼道:“不要耽误了你娘的救治!”

这一声,不但惊住了陈小姐,连旁边的一些手足无措的大夫,还有赵长亭都有一瞬间的怔愣!

无忧拔出自己被陈小姐抱着的腿,走到了陈夫人的身前。仔细给陈夫人检查了起来。

“中毒,跟陈大人一样,陈夫人中了毒,但陈夫人的症状稍微轻一些,我尽力而为。”无忧冷静而客观地说着病人的病情,因而显得特别的冷酷无情。

这时候屋子里的管家丫头们也“扑通、扑通”跪一地,其中一名老管家上前着急的说道:“神医,神医,您先顾着我们老爷吧,我们陈家,几辈子就指着老爷这官身改变出身呢,我们老爷才是顶梁柱,神医······”

无忧极为无奈的看了一眼,在地上翻滚呻吟的陈夫人。只见陈夫人,用渴望无比的眼光求救的看着无忧,眼角划过泪珠······

“陈小姐,你是主人,你作主吧,您父亲中毒已深,我就是尽力救治,也不一定保得住他的性命,最好的结果,就是从此昏迷不醒,如同活死人!您的母亲,还有救!但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无忧叹息了一声,作为医者,她没有替病人或者病人家属选择的权利。

陈小姐呆住了,看看还在拼命“兹兹”吸着气的父亲,还有在地上痛苦哀嚎的母亲,一下子用双手捂住了脸,哭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怎么办,怎么办······”

忠仆还在着急的呼唤着小姐:“小姐,先救救老爷吧,只要保下一命,我们可以再想法子,遍请天下名医······”说着,他还不信任的瞧了一眼无忧。

无忧无奈的叹了口气,在这大周呀,男尊女卑,已经刻到骨子里了,女人的性命,相比于一家之主的确不值一提,难得陈小姐还犹豫了半晌。

无忧拿出药箱,先给陈夫人开好了方子,让下人赶紧熬煮,注意小火煎制,不能让药过于沸腾。以免失了药性。同时,准备了鸭嘴壶,盛大量清水,让仆妇们动手,给夫人灌下去,催吐。先清洗肠胃。

无忧自已腾出手来,手持空心银针,给陈县令咽喉胸肺的穴位上,尽量给他舒缓咽部水肿。

果然,一柱香后,陈县令那可怕的“兹兹”的抽风箱般的倒气的声音渐渐平缓了下来。

“啊!老爷,老爷,您好些了吗?老奴陈才呀,老奴已经派人报往本家了,老太爷就在赶来的路上,老爷,您要挺住呀,老爷······”那位貌似管家的老仆冲到了陈县令的床边,顾不上尊卑之分,用手轻轻的推着陈县令,急切的盼望他有所回应。

陈小姐这时也回过神来,感激的看向无忧:“谢谢神医,我爹有救了是吗?”

无忧怜悯地摇了摇头:“对不起,陈小姐,陈县令是中毒了,而且中毒有一段时间了,他这已经毒入膏肓,不是短时间能救得回来的。我只是让他缓解了咽喉水肿的问题,让他不至于短时间死于呼吸衰竭,但他其他的器官也衰竭了,我,无力回天。”

一习话,说得陈小姐面如死灰,呆若木鸡。

“桐,桐······”陈县令突然艰难的发出声音。

“爹,桐儿在这里,爹您要不要见弟弟,我去把弟弟抱来,爹,您会好起来的,我给您请了神医来了,就是那痊医好了定北侯爷顽疾的神医!”陈小姐跪在床踏上,焦急又飞快的在她爹耳边说着,她是多么害怕呀,她一十六岁的女流,在这之前,连家门都没有出过几次,父母都在她面前呈现出如此悲惨的境地,让她恨不得病倒的是自己,让她恨不得找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躲起来,再也不要见到如此可怕的场景。

“桐,毁,毁,花······”陈县令拼尽全力的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来。

陈之桐陈大小姐却在自顾自的念叨着:“爹,爹,你不能扔下我······”她什么都没有听见。

旁边的管家倒是听到了,可他扑过去大喊:“老爷,您这是怎么了啊,使不得呀······”

无忧这时,仔细观察陈夫人呕吐出来的呕吐物,隐约可见,一小团黑呼呼的膏状物,没有化开,漂浮其中。

无忧仍然命令婆子们给陈夫人用鸭嘴壶灌淡盐水,一直到从陈夫人嘴里,吐出了全部是清水为止。

接着,陈夫人的肚子一阵响。无忧让婆了们赶紧扶着陈夫人上马桶出恭。

“啊!爹,爹,韩小姐,我爹这是怎么了?”陈小姐又惊叫起来。

无忧看过去,只见陈县令又陷入了昏迷,但这次,他没有那副形容可怖的样子,喘不上来气。

“陈县令昏过去了。他呼吸的气体中明显带着腐臭的气息,这是毒已经攻入了他的肝脏,他的肝脏正在腐朽。唉!等药熬好了,看看还灌不灌得进去。尽人事,听天命吧!”无忧轻轻叹了口气。

那老仆听到无忧一番有根有据的话,再不敢质疑无忧的医术,他对无忧的这番话已经信了个十成十了。但还是抱有一线希望,一个劲儿的催促下人,赶紧看好药,熬好了,就赶紧端上来。

陈夫人这时侯,被奄奄一息的扶到内室的另一张小榻上,尽管她的身体被折腾得不轻,但神智清明,她眼含泪光的感激的冲无忧缓缓的颔了颔首,表示了行礼道谢之意。

这时候,药及时的送上来了。因为陈县令夫妇是一起中的毒,所以,这药其实是同一张解毒方子,为他们两人一起熬制的。

陈夫人在仆妇的帮助下,缓缓的把药喝了下去,然后,精疲力尽的昏睡了过去。无忧再次给她把了把脉,果然,陈夫人的病症要轻一些,这么一翻折腾下来,身体稍有好转。

陈县令的药大半都洒了出来,哪怕用鸭嘴壶撬开他的牙关,他也不会吞咽,仍然从嘴角都流了出来。

陈小姐见父母那副凄惨的样子,呜呜哭得痛不欲生!

“小姐,小姐,小少爷刚才都哭得抽过去了,您看,是不是让小少爷再用点药?”一位奶娘抱着陈小姐哇哇大哭的弟弟,冲过来,对陈小姐说。

陈小姐眼睛已经哭得肿成一条线了,但看到瘦弱得如同一只小病猫般的弟弟,还是强打起精神,起身从他父亲的卧室里,拿出一个极精美的小盒子,再拿出一张箔纸,拿一只像挖耳勺那般大的极精致的小勺子,挖出一小块金黄色的膏药来,凑到蜡烛上隔着箔纸熏烤。

一阵奇异的香气马上弥漫开来,陈小姐把这箔纸凑到弟弟的鼻子底下,他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鼻涕涎水糊了满脸的小脸上,马上笑开了花,露出一副极惬意极享受的表情了。甚至抱着他的奶娘也脸上露出陶醉幸福的红晕来。

无忧大吃一惊,这就是用罂粟花的果实制作出来的迷醉膏!这种迷醉膏可以吸食,也可以服食,无论是吸食还是服食都可以初致欣快感、无法集中精神、产生梦幻现象,导致高度心理及生理依赖性,长期使用后停止则会发生渴求药物、不安、流泪、流汗、流鼻水、易怒、发抖、寒战、打冷颤、厌食、便秘、腹泻、身体卷曲、抽筋等症状。

天啊,才三岁的小娃娃!这家子人都是在找死吗?陈县令和陈夫人中毒的症状,就很像是服食没有提熟的罂粟果汁液造成的后果,他们俩人应该都长期在服用这种药物!

无忧真的是不知道对这家人的无知表示同情还是愤怒了!

相关文章

  • 军少三只狼 一女两个男前后夹击

    军少三只狼 一女两个男前后夹击

    站在人群中远远的乔元山,有幸看到了玄卿强大的心灵感应能力,乔山看到他的父亲十分震惊,但他禁不住暗自期待,虽然他想让玄卿死。  但他毕竟是乔家的人,自然明白,如果宣清倒下,对他的乔家也没有好处。  过了...

    阅读: 6513

  • 黑色大长裙把人罩住 好爽,好大,好硬,快点进来

    黑色大长裙把人罩住 好爽,好大,好硬,快点进来

    云奕从项赤锋房里出来之后,一直走到西山,独自坐在冷泉西南角一片隐蔽的空地上。一直想着刚才的事,心中不禁苦笑,云梦泽啊云梦泽,从什么时候开始你需要借别人的势力来解决问题了。云奕没想到自己出关后办的第一件...

    阅读: 5866

  • 女人喊痛我却停不下来 弟深入一点我还要

    女人喊痛我却停不下来 弟深入一点我还要

    “苏小姐!”南漾清清润润的声音响起,苏暮糖回头,男人就站在她三步之遥,表情淡淡,“这场戏……好好配合!”  苏暮糖嘴角一抽,眸光潋滟,表情异常的乖巧:“好的,前辈!还望你到时多多提携!”  “提携?”...

    阅读: 6071

  • 男人亲你下面证明什么 七个夫君闹洞房

    男人亲你下面证明什么 七个夫君闹洞房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头,便被迅速的掐灭,皇后合眼遮掩去眼中的迷茫,再次睁开双眼一然已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坚定,听着慈宁宫中的撒娇声,她女儿没有的别人也不能有。待皇后莲步轻移,当值太监这才谨守本分的通传道:“皇...

    阅读: 1088

  • 自我体罚震动器 润玉强占×你play

    自我体罚震动器 润玉强占×你play

    尚未接近到玄清峰半腰处的宫殿群落,带弃便惊奇的发现,此处极为繁华,居然与凡俗之中的城镇一般无二。行走在一条条宽阔的大道上,两侧皆是各式各类的商铺摊贩,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流穿行于其中。  沿途之中,随意...

    阅读: 3272

  • 蛇两根又大又深女主 催眠高小柔性日记

    蛇两根又大又深女主 催眠高小柔性日记

    从中医协会回来,陆晓夕感觉浑身都要散架了。  这么多东西,就她一个人拎着。  亏得是打了个车回来,要不然挤公交的话,她都能被挤成肉干了。  才回到家,把东西放了,陆晓夕就听到BB机的提示,拿出来一看,居...

    阅读: 7440

  • 高考陪读母亲性需求 没有秘密的你

    高考陪读母亲性需求 没有秘密的你

    两人坐上了李豪的车,离开了,全程无语,李豪有太多太多的问题,可每当他即将要说出口时,看到甄华慵懒的眼神,便又将在嘴边的话生生的咽了下去,好似在害怕着什么。甄华看着他这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也是一阵无语,他...

    阅读: 1216

  • 古代h文太子太子妃 被窝里的流氓

    古代h文太子太子妃 被窝里的流氓

    她已经迫不及待要出发赶去机场了。而霍子政则是冷眼盯着顾宝儿,出去的时候顾宝儿差点儿摔倒,霍子政眼疾手快一把将顾宝儿给扶着:“你就不能慢点?本来就蠢了,要是摔坏了脑子怎么办?”顾宝儿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阅读: 6069

  • 欧美一级黑寡妇 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欧美一级黑寡妇 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四哥……”叶剑宇见一脸铁青的詹子瑜一言不发,试探的叫了一声,未得到任何回应。他满肚子抱怨青玄见异思迁的话本已到了嘴边,却因陌南国一个眼神又生生的吞进了肚子。陌南国低声在叶剑宇耳边说道,“你有什么话,...

    阅读: 872

  • 女生第一次比较不痛的方法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女生第一次比较不痛的方法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林潇潇在街上走了一天,她一直希望能看到沈君拓,或者是得到一些关于他的线索,但是网上没有任何撞车的消息,就连他留下的那条汽油路线也消失了。她不断的向周围的邻居打听,但是所有人都说没看到什么人飙车,甚至这...

    阅读: 7929

  • 陛下不可以黛妃全文阅读 宝贝乖把腿抬高一点笑雨

    陛下不可以黛妃全文阅读 宝贝乖把腿抬高一点笑雨

    阮千雅回搂住果果,笑着说道:“妈咪怎么会不要果果呢?妈咪这不是回来接果果来了吗?”听闻此话,果果惊喜地抬起头看向阮千雅,“真的吗?”等看到阮千雅真正点头的时候,果果这才放下心来,紧紧抱住她。佩姨看到这...

    阅读: 757

  • 影后NPH 给市长安排小姑娘

    影后NPH 给市长安排小姑娘

    精英霸王龙根本不管倒地的部落成员,径直咬向已然跑到最前方的廖华,一棵棵合抱大树被撞断,惨死声接连传进廖华耳中。  大地不断颤动,躲在大树上的文起也跟着遭了秧,要不是反应迅速,即使奔向古神翼龙,飞到空中...

    阅读: 6247

  • 我勾住他脖子吻他 磨镜怎么磨更舒服

    我勾住他脖子吻他 磨镜怎么磨更舒服

    “啊哈哈哈,快点快点,我们还有很多没有派送呢。”North提着礼物袋从一个烟囱中穿了出来。  “快点,兔子,我已经领先你五颗牙齿了。”  “Jack,听着,我要告诉你别挡着我的路。”  “那又怎么样,你又不可...

    阅读: 7440

  • 打肿打烂菊花 中国真实伦 乱

    打肿打烂菊花 中国真实伦 乱

    于是,就退出了办公室。 仅仅是做好表面关系,这还不够,他需要马上找到顾晚颜,让她和他一同出现在公众的视线,这样才能令人信服。 颜颜,你一定要等我。 他坐在椅子上,每一分每一秒都充满了煎熬。 也不知道现在的...

    阅读: 6890

  • 沈八龙叶可怡小说 太子殿下的八零时代全文阅读

    沈八龙叶可怡小说 太子殿下的八零时代全文阅读

    ()  墨凌渊盯着她怒意翻涌的小脸,不知该不该坦白她口口声声咒骂的登徒子就是自己。  楚云瑶见墨凌渊半响不作声,一仰头就看到他眼神游离,神情莫测。  脑海里的迷雾顿时被扒开了一般,脱口问道:“你不会就是...

    阅读: 1011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