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脚玉足小说长篇小说 腐文再往里含一点_惊世狂妃:鬼面夫君不要逃

2020-06-24 19:24:44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7172

这是冉子豫前世今生里吃得最压抑的一次火锅。

夜深了,整个房间只燃着一支烛,紫金流光展静静置在床尾。冉子豫裹着厚厚的被子,仍瑟缩发抖,枕边放着断月鞭……

我迟早有一天会再拿起你,迟早……

东宫,轩辕承一身白色华服,外袍之上用金线精绣着八龙。冷峻的面上洋溢着微妙的喜色。

“殿下!”顾七匆匆进殿,“陆丞相求见。”

轩辕承眉也不抬一下,“不见。”肯定又是来求他娶他女儿的。

“那你见不见本宫呢?”萧皇后身着端庄华丽的宫装,带着一众婢女来了。身后还跟着屡次被拒的陆丞相。

“儿臣给母后请安,母后你怎么来了?”行完礼,他睨了眼顾七,还有殿外的太监。母后来了,也不通报一下。

萧皇后面上虽画着极精致的妆容,却难掩眼角的细纹。复杂端丽的盘发灰蒙一片,没有光泽。“本宫再不来,你就铸下大错了。那可是你的骨血,当真不在意?”

轩辕承满眼鄙视,每次事后,他都吩咐宫人送去一碗避子汤,其他女子都没怀上,怎就她怀上了。不管怎样,她都太不听话了。

“儿臣是大越太子,延续轩辕皇脉是儿臣的责任,维护轩辕皇脉的纯正也是儿臣的责任。儿臣自然在意骨血,只是儿臣的正妃冉子豫未嫁过来,还不曾有骨血。”

陆丞相气得咬牙,这不是说她女儿会玷污轩辕血脉吗?岂有此理!不过去了南蛮,受了徽帝几句夸奖,再加上摄政王落崖,就狂妄起来了。

萧皇后知道自己的儿子痴心,没打算拆散他和豫丫头,再说圣旨都下来了,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谁也不能改变。

“本宫的意思是,让锦薇做个侧妃。”萧皇后试探地问,“听说豫丫头从南蛮回来后,身子一直不大好,不出半月就嫁过来了,到时候若服侍不周,还有锦薇替着。”

“儿臣谢过母后好意。”轩辕承冷冷道。“儿臣只要豫儿。”

“太过分了!我陆钦数十载来为大越尽心尽力,你轩辕皇家就是这么对待我女儿的吗?”陆丞相实在听不下去了。他唯一的宝贝女儿要做别人侍寝的替身,简直奇耻大辱。

“放肆!”萧皇后怒喝了一声。她把陆丞相带进来,可不是要他来羞辱她的儿子和轩辕皇家的。

陆丞相这才意识到,萧皇后看起来端庄仁慈,却并不是真心为他女儿着想的。他,信错人了。

顾七在轩辕承耳边说了什么,轩辕承笑了一下。

“母后,儿臣还有要事,失陪了。”说罢,与顾七一同迅速离开了殿。

萧皇后没有错过轩辕承方才的笑,与面上冰冷瞬间融化后的温柔与惊喜。不必问,便也知道豫丫头要到了,承儿正是接她去了。

看着轩辕承离开的背影,因要见的是心爱之人,连冷冰冰的背影也莫名柔和起来。她苍凉一笑,若是他的父皇有他一半痴情就好了……

越宫正玄门,一驾车辇停在那里,鹅毛大雪纷纷扬扬,顶棚积了层厚雪。

“小姐,小姐!到了!”采薇掀开一小半帘子,却见冉子豫闭着眼,已经睡去了。小姐总这样嗜睡,却又睡不安稳,每次都惊醒,出几滴香汗。

“参见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金安!”见那华袍厚裘的男子翩翩而来,采薇忙恭敬行礼。

“怎么了?”他问,后面的车辙被雪覆盖,已经不见一点痕迹。车辇已经到了有一会了,为何迟迟不下来?

采薇低着头,没有回答。太子殿下没说‘免礼’,她只有一直跪地行礼。

轩辕承掀开帘子,冷峻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里面坐着的少女披着火狐厚披风,脖颈处打着一个精致的结。肌肤细腻雪白,弯弯的长眼轻轻闭着,华丽纤长的睫羽静静覆下。涂了口脂的唇更显娇嫩欲滴,红玫瑰似的诱人。两颊虽抹了胭脂,却仍让人觉得面色有些过于苍白了。

“豫儿!”他轻唤,“豫儿!醒醒!醒醒!”

两道天然美人眉蹙了一下,睫羽轻颤,缓缓睁了眼,随即扯出个笑来,“太子殿下,你怎么来了?”

便起身,要下车辇。

轩辕承直接将她抱了出来。严冬了,衣服都穿厚重了,她却轻了。

他抱着她慢慢走着,采薇在一旁举着伞。顾七作为太子殿下的贴身侍卫,自然一刻不离地护在他身旁。

“豫儿。”

“怎么了?”冉子豫觉得这个怀抱一点都不舒服,可是自己没有力气挣扎,也没有勇气说‘放我下来’。毕竟从正玄门走到东宫或者未央宫,都太远了。

“是不是侬云紫对你做什么了?”他问,他也觉出冉子豫情况不太对了。那时,他们在对付金纹黑蟒之时,冉子豫消失了一段时间。

冉子豫看着漫天大雪,沉静道:“是啊,她让我染上了怪病,这种病啊极易传染,一旦染上无药可救。”

传染?

感受到抱着自己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她鄙夷地笑了,“太子殿下,豫儿开玩笑的。豫儿不过为大哥哥难过,故近来食欲不振,昨夜又染了轻微风寒。过段日子就好了。”

轩辕承后悔自己方才的犹豫,豫儿患病了,作为夫君,应该不离不弃共同面对。弥补似的添了句:“本宫这里有上好的治风寒的药,与一些稍有的补药,稍后给你送去。”

“豫儿谢过太子殿下。”

还是去了未央宫,与萧皇后闲聊了一小会。无非是身子如何了,送来的嫁衣可还满意一类的话,听得冉子豫昏昏欲睡,多次以手帕掩面,偷偷打哈欠。

轩辕承时刻注视着冉子豫,见冉子豫笑得勉强却又不失礼仪,忙替她谢恩,送她回去好好休息。又要顾七把奇药珍草什么的都给冉子豫送去。

冉子豫又在车辇里睡了一觉。从国公府门往凌云阁走,采薇扶着,也没有踩在厚雪上,却觉得踩在云朵上似的,轻飘飘的。

“小妹妹!”凌云阁外,一披着厚裘的水般温婉女子候着。正是二小姐冉子柔,身边撑伞的是她的贴身大丫头琼儿。

“白神医近日频频来凌云阁……”冉子柔上前,亲昵地拉着冉子豫的手,“可是小妹妹身子不适?如今三妹妹嫁去了靖安侯府,大哥哥生死未卜,二哥哥整日宫里府里校场跑着,我这个做姐姐的,也该来看看你。”

冉子豫不动声色,抽出手来,“劳二姐姐挂念,豫儿不过受了些风寒,白神医仁德,尽心尽力。豫儿不胜感激。”

说罢,绕过她,进去了凌云阁。

“小小姐不请二小姐进去喝杯茶,烤烤火吗?”琼儿喊道:“小小姐入宫未归,二小姐在这里等了许久,鞋袜都湿了。”

冉子豫没有停下脚步,“既然知道豫儿进宫了,还等在这里做什么。”

“因为我有话想说。”冉子柔第一次提高了声音说话,也因激动,面上泛红。

冉子豫已经走进了偏房,辛奴与阿月端了热茶与糕点过去。

采薇跑过来关门,“二小姐,你有话想说,可是我家小姐未必想听。二小姐不送了。”

门猛然关上了。

琼儿为自家小姐打抱不平,“小小姐也太嚣张跋扈了吧,可是忘了从前与三小姐的狗抢食!亏得二小姐从来不伤害她,她就这么对待二小姐吗!”

“算了。”冉子柔缓缓转身,“回去吧,天寒,小妹妹又害了风寒,难免心情不好,我们下次再来吧。”袖下捏着一瓷瓶的手紧了紧。

“小姐!”二小姐总是那么善良,她很心疼。

今日难得雪停了,往日只在宁心斋吃素念佛的老太太也到莲池中心的经始亭坐坐。当然身边还陪着冉世沧与司夫人。

红玉带着几位婢女把牡丹夏露酒烫好,又传来几道可口精致的点心。

“老太太,小小姐到了。”红玉见冉子豫在采薇的搀扶下来了,这才轻声打断了老太太与老爷、夫人的闲话。

冉子豫缓缓走了过来,微微福了福身子。一一点过头,清妩美丽的面上覆了层淡淡的冰霜,很柔和地拒人于千里之外,“老太太,父亲,大娘。”

老太太着身棕色富贵厚袄,黑线精绣着大朵大朵的牡丹。树皮般的老脸笑得满是褶皱,“豫丫头来啦,红玉,赐座。”

“豫儿谢过老太太。”红玉送来把铺了棉垫的红木椅子,轻轻一笑,以示感激。又在采薇的搀扶下,缓缓坐下。

接过送过来的热酒,浅浅抿了一口,便捧在手里暖着。

“不愧是要做太子妃的女儿了,通身的气派都不同了。”司夫人调笑道。

冉子豫并不知非要她来这里的原因,眼下看着司夫人刻意的讨好,便知道事情不是品酒闲聊那么简单。也不接话,冷着一张脸仿佛没听见似的,让她尴尬。

老太太目光愈发深沉了,面上保持着先前的笑,只是先前看上去慈祥有加,现在看上去全然不见慈祥也就罢了,阴郁下去了,有些凶狠。

“豫丫头!”冉世沧低声厉喝。他知道这豫丫头性子最倔,心里有气有怨,但也不能对长辈无礼。

冉子豫微微抬起了下颏,轻轻眨了下眼,纤长的睫羽都带着不屑的意味。

“老身瞧着,这群孙子孙女儿中啊,就豫丫头命最好。生为富贵小姐,而今又要去做太子妃了!”老太太看看冉世沧,又对着冉子豫点点头,似乎觉得自己说得很对。

“荣华有了,富贵也有了。”

相关文章

  • 跪在地上给少爷暖脚 宠妻总裁坏透了完整版

    跪在地上给少爷暖脚 宠妻总裁坏透了完整版

    云珩听到最后,黛眉已经蹙在了一起,云漪清养的食人之人,母亲见到的食人之人,会是同一个人吗?而好端端的一个人为何会变成食人之人,而且武功那般好的丫鬟侍卫,竟也被轻易杀死,这里面不但大有文章,甚至可能关乎...

    阅读: 941

  • 小宝贝你下面调教 何家兄妹小说全文阅读

    小宝贝你下面调教 何家兄妹小说全文阅读

    “许撩,快给我起床,开学敢迟到,你就完了!”    伴随着妈妈的杀猪般的叫喊。    许撩只能硬撑着爬起来,脑袋与身体发软,思想在神游中。    “妈,能不能小声一点,温柔一点喊我起床啦! 天天这样,迟...

    阅读: 6037

  • 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紧 好翁息肉欲

    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紧 好翁息肉欲

    入眼是一片萤黄,好似星星一样在地面上摇来摇去,第一眼的时候云希眠看过去的时候也是被吓到了,还以为是天上的星星掉了下来,但仔细一看 ,只不过是湖面上的倒影。眼中惊艳一闪而过,云希眠眨了眨眼睛,转过头看着...

    阅读: 5573

  • 充满炫彩泡沫的梦境 吃饭禁一只手在桌下

    充满炫彩泡沫的梦境 吃饭禁一只手在桌下

    玥舞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无力,根本动不了内力,好在小石头还在她旁边睡着,她这才略略放了心。  只是......  “宇文永,你不是自诩光明磊落么?什么时候也学会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了?”玥舞气气地说道。 ...

    阅读: 6758

  • y乱的健身圈 被老头干了的校花

    y乱的健身圈 被老头干了的校花

    这一年的冬天冷的突然,街边的树还没来得及完全落叶便带上了雪花做的帽子,也因这帽子将街边树枝连在了一起,显得并不孤独。早晨,虽然很冷,那些环卫工人们却仍然坚持着打扫街道、除雪。再晚些,街上也热闹了,白领...

    阅读: 4413

  • 两个艺术系女生的大学生活 女朋友被老头玩烂小说

    两个艺术系女生的大学生活 女朋友被老头玩烂小说

    “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现在我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人到怒极了,反而有什么可担心的。&8205;“信不信我掐死你!”黄君尧威胁我说道。&8205;“你有本事你就掐死我得了。”&8205;“彭越!”我才说完,就看到彭越...

    阅读: 1079

  • 香奁润色 小说 哥从了我吧by糊里糊涂

    香奁润色 小说 哥从了我吧by糊里糊涂

    You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由于玄学是什么鬼啊?禁止传播封建迷信知不知道?”  果粒澄:“……那你这个拥有神秘力量的人可能要被抓走研究了,不要急,这场解说完我就联系研究所。”  一听到他要抓自己,You顿时...

    阅读: 3681

  • 昭妃艳史9到15回阅读 办公室制服系列第二部

    昭妃艳史9到15回阅读 办公室制服系列第二部

    “朝廷之上风叱云诧,一不小心命就没了,还请王爷不要把它当作儿戏,否则下一次即便是华佗在世,也不一定救得了你。”眼睛刚刚抬起,便立刻对上了面前男子深深的目光,那沉寂如深潭一般的眸子,竟让她看不出里面究竟...

    阅读: 3647

  • 真想把你的肉捧给我吃 护士病房奶水乳汁揉捏

    真想把你的肉捧给我吃 护士病房奶水乳汁揉捏

    此时阿好依旧在悠闲的玩着CS,对于也许会来自王家的报复,她以最忽视的态度向铭儿表示了她的毫不在意。实际上她也真的毫不在意。  当然,她暂时还不知道已经有一个武者盯上她了呢。若是知道的话。。呵呵,她会很兴...

    阅读: 7813

  • archiveofourown按摩棒敏感 双胞胎校花第一

    archiveofourown按摩棒敏感 双胞胎校花第一

    养了三日,阿四的伤已经开始结痂,我忧心母后的身体,便打算回宫。  “那,那位阿四呢?”  我沉吟一下,说,“我打算带他一起。”  “公主是想好了吗?这样贸然带一个来路不清的人回氐族重地,会不会不太妥当...

    阅读: 6239

  • 池中烟雨h池衷予 轻点啊好大好软奶好涨

    池中烟雨h池衷予 轻点啊好大好软奶好涨

    千里流觞地,举目望去,房屋鳞次栉比,条条大道纵横交错,以主道为中线,左右两边布局严谨,建筑相互对称。  藏剑庄居左,灵境庄位右,两个门派所处之地,都是中心部位。  到流觞后,苏澜二人分头行事,澜子廷去...

    阅读: 7492

  • 师傅不要了洛灵犀全文目录 5个人同时玩我下面

    师傅不要了洛灵犀全文目录 5个人同时玩我下面

    蓝寒烟没有多做停留,当即离开。看着蓝寒烟的背影,宛凝竹轻轻一叹息,耸耸肩膀,他也算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谈的来的朋友了吧?这俩孩子的眼睛还挺毒的,这家伙确实跟自己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那就是嘻嘻哈哈...

    阅读: 5864

  • 宿伞之魂r18污 3男s调教玩弄一女m文

    宿伞之魂r18污 3男s调教玩弄一女m文

    楔子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很多不可知之地,在那些不可知之地里,有很多不可知之人。……天启元年,唐太子登基。那一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天空蓝如静瓷,整个长安裸露在清漫的阳光之下。未时,天空中出现了四道气柱...

    阅读: 7509

  • 门卫老董若曦吞着大紫茄 按着腰冲刺bl

    门卫老董若曦吞着大紫茄 按着腰冲刺bl

    随着秋天的到来,天也越来越凉。南宫玲儿自那一夜之后便再也不愿意看见司徒霏,不得已碰见也是能躲就躲。司徒霏似乎知道南宫玲儿在故意躲着他,便也没有主动来看过。 “王爷,您真的相信是王妃推了元清郡主吗?” “...

    阅读: 6406

  • 对老师做了不该做的事 我与岳的性

    对老师做了不该做的事 我与岳的性

    林铭轩要去三亚谈一笔生意,正好私人飞机拿去保养了,所以他就临时让赵杰订了飞机票,没想到,一上来就碰见了最不想见的两个人。“这位先生,您有什么需要吗?”漂亮的空姐推着小车,笑盈盈地问郭浩然。“一杯橙汁就...

    阅读: 5986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