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名器的美艳尤物 老公 恩 不要吸了_离人

2020-01-21 15:28:18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6359

楚爸爸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看向林博的目光也凌厉了好多。

“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能离开我儿子?”

楚爸爸的话让两个人都愣了,楚汉的大脑快速地思考着这句话的意思,他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爸,你说什么呢?他要你的钱干嘛?”楚汉不自然地笑了笑,虽然不管林博是他什么样的“朋友”,楚爸爸的话听上去都很没礼貌,但他也不想自己的父亲在林博面前没面子,只能压住自己的火气。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两个大男人在街上拉拉扯扯,不知检点……”楚爸爸上下打量着两个人,他怎么也忘不了昨天在街上看见两个人拉着手走的样子,即使只是坐在车里从两个人身边经过,可那情景让他觉得比打他一巴掌都难受。

林博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他低着头,不敢抬头看这空间里的另外两个人,楚爸爸的话让他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什么,放在餐桌下面攥成拳头的双手也轻轻地颤抖着,楚爸爸的目光像是鞭子一下一下地抽打在他身上,比死都难受。

楚汉隐约地好像理解了父亲话里的意思,父亲这么急着让他回家,还有即使还有一个月就要去美国了,也硬让自己去公司帮忙的原因,楚汉也好像知道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我交什么朋友,你也管不着,别用钱‘打发’我的朋友,他也不是你能用钱‘打发’掉的人。”楚汉站起来,把腿上的餐巾扔到身后的椅子上,“这个假期我是不会去你的公司帮忙的,我们走!”楚汉气愤地看了一眼父亲,然后拉起座位里的林博,回自己的屋子拿上两个人的行李,无视身后父亲的斥责,拉着林博离开了自己家。

“……少爷,少爷……楚汉!”林博从刚刚的尴尬中缓过来的时候,楚汉已经拉着他快走到外面的公交车站了,他叫了几声前面拉着自己的楚汉,但那个人始终没有停下来,依旧死死地拉着自己的手向前走,最后,林博只能甩掉他的手停下来。

“你干嘛?再不走就要赶不上末班车了。”

楚汉停在林博两步远的地方,回过头,脸上还是未退去的怒气。

“你回去吧,我自己能回酒吧。”林博向前走了两步,接过楚汉手里自己的行李箱,然后径直向前走去。

“你让我回哪儿去?我能回哪儿去?”林博的话让楚汉更加生气,他以为林博即使什么都不说,都比“你回去吧”这句话让自己更舒服。

“我是用钱‘打发’不掉的人,谁都别想!”林博停了一下,他回头怨恨地看了楚汉一眼,然后又接着向前走去。

楚汉定定地看着林博快走到车站的时候,一辆公交车从自己身边经过,似乎听到身后有车开来的声音,林博拖着行李跑了几步,在到车站的时候,公交车也正好停到站台上,林博拎着箱子上了车,然后公交车便关上门缓缓地开走了。

看着越走越远的公交车,楚汉觉得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也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一直被自己视作珍宝的东西,那东西从心里一点一滴地流失出去,空荡荡的感觉让楚汉也渐渐喘不过气来,像是为了排解这种快要窒息的感觉,楚汉猛地将手中的旅行袋扔到地上,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天边的火烧云颜色鲜艳得撩人,只是怎么也照不亮站在路边的人心里的灰暗。

那天楚汉并没有回家,错过了末班公交车,他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走到双腿麻木了才拦了辆私家车,拜托司机把他送到火车站,随便扔了点钱给司机便走进火车站,买了张回维堡的火车票,到维堡的时候已经快天亮了,回到家澡都没洗便倒头和衣而睡,再醒来的时候,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已经是下午6点半了,身上的汗水黏在身上,让他觉得很不舒服,起身洗了个澡,刚从浴室里出来,手机便响了,任手机响了会儿,他才不紧不慢地端着水杯走到手机前,“陈竞”这个名字映入眼帘,楚汉愣愣地看着手机上跳动的名字,他认真地想了想究竟有多长时间没联系这个人了。

自从上次林博生日和他不愉快地分开后,他们就再没有联系了。

想到这里,林博的脸又在楚汉的脑海中浮现出来,楚汉深呼吸了一口气,轻轻地摇了摇头,把林博的脸从印象中甩出去,刚要按下接听键的时候,电话铃声就停了,楚汉这才看见之前陈竞已经给自己打了4个电话了。

不知道陈竞要干嘛,楚汉还在犹豫要不要回电话的时候,电话铃声又响了,楚汉还是按下了接听键,熟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依旧平静的,好像之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

“楚少爷,干嘛呢?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接。”陈竞假装埋怨地怪罪了一句。

“……刚才洗澡来着,没听见。”楚汉放下水杯,一只手举着电话,另一只手用毛巾擦着头发。

“那正好,出个门吧,好久不见了,喝几杯吧,如果想到带上你的‘小朋友’也行,我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陈竞轻松的声音让楚汉暂时缓解了一下心里的抑郁,不过听到“小朋友”这个词时,楚汉又无声地倒吸了一口气,“楚汉,你还在听么?”没听到同意或拒绝的答案,电话那边的沉默让陈竞有些纳闷,他试探地问了一句。

“……哪里见?”短暂的沉默后,楚汉的问题让陈竞窃喜。

“就你家门口吧,换件衣服赶紧出来吧,我在外面。”

楚汉有些惊讶,他走到窗边,向下看了一眼,陈竞也正抬头看向二楼,正好对上楚汉的目光,他微笑地向楚汉挥了挥手,“下来吧,我等你。”

两个人去了城里一家普通的酒吧,或许还是在假期中,酒吧里的客人比平时多很多,大多数也都是年轻人,两个人坐在吧台前,一人点了一扎啤酒和一些零食,不过还没等陈竞说什么,楚汉就举起杯子猛灌下去,陈竞懵懵地看着楚汉,以为他只是渴了,可是眼看着酒杯的一半都空了,他这才觉得楚汉不对劲,抢下酒杯。

“你这么喝酒很伤胃的,先吃点东西。”陈竞把楚汉的酒杯放在自己身边,又把面前的薯条推到楚汉眼前。

楚汉被酒呛得一直咳嗽,等咳得眼泪都要出来的时候才停下,他没理会眼前的薯条,而是伸手要拿自己的酒杯,陈竞倔强地把持着楚汉的酒杯,不想让他拿走,不过楚汉渐渐冷下来的目光让陈竞有些不寒而栗,于是只能松手,让楚汉拿走了酒杯。

楚汉分了两次把酒杯里的酒都喝完了,1升的啤酒就这么被喝完了,楚汉又要了一杯,陈竞不禁撇了撇嘴。

“怎么不叫你的‘小朋友’出来?还是他不喝酒?”楚汉等酒上来的时候,陈竞喝了口自己的酒,然后吃了几根薯条,打趣地问楚汉,这时楚汉的酒也上来了。

“……我俩的事你别打听。”昏暗的灯光下,陈竞也是看不出楚汉发红的眼圈。

“哦,吵架了啊?”听楚汉低沉的语气,再联系刚刚楚汉的举动,陈竞也猜得差不多了,当然,他也料到得不到楚汉的答案,“别放在心上嘛,朋友间都有吵架的时候,别说‘小两口’了,过几天就好了……”

“要不收声喝你的酒,要不就滚。”楚汉冷冷地看了陈竞一眼,陈竞也明白楚汉真的在生气了,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手指从一个嘴角滑向另一个嘴角,做出一个拉上拉锁的动作,然后就真的收了声,直到楚汉几杯啤酒下肚,醉醺醺地趴在桌子上,他也没说几句话。

陈竞也只喝了刚来酒吧时要的一杯啤酒而已,见楚汉已经不能再喝了,外面的天色也完全黑了,陈竞付了酒钱,便扛着楚汉走出酒吧,拦了辆出租车回了自己家,好在自己的宿舍就在一楼,两个室友假期去了别的城市打工,只剩下自己,不然他也是不能把楚汉扛回自己宿舍的。

陈竞把楚汉放在床上,然后去浴室把自己的毛巾弄湿,回到自己的房间时,楚汉还保持着被放下时的姿势,眼睛也闭着,陈竞用湿毛巾帮楚汉擦了擦脸,然后帮楚汉把外衣脱下来,又帮他换上了自己在家穿的短裤,最后把楚汉推到床里靠墙的位置。

这一系列做下来,陈竞已经一身汗了,见楚汉这都没醒,陈竞无奈又心疼地笑了笑,怕楚汉着凉,陈竞在楚汉的腹部盖了条毛巾被,便起身去洗澡了。

洗完澡回到房间时,楚汉已经侧过身,脸冲向墙睡下了,给身后留下一片地方,勉强够陈竞躺下的位置,这单人床本来就挤不下两个成年男子,陈竞本来想拉出床下另一个床垫打地铺的,但见楚汉身后还勉强够躺下自己的位置,这对陈竞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于是只是犹豫了一下,陈竞便轻手轻脚地躺下去,好像嫌这样也不够似的,陈竞也慢慢地侧过身,手轻轻地搭在楚汉的腰上,或许这是唯一的机会吧——能这样“若无其事”地和楚汉躺在一起,陈竞也不想去想自己这样做是否合适。

陈竞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只觉得有伴随着酒气的热气喷洒在自己脸上,接着那酒气慢慢移动到自己的鼻子和嘴边,然后毫无预警地蔓延到自己口腔和鼻腔里,本来要睡着的陈竞一下子清醒过来,他惊恐地睁开眼睛,看着楚汉的脸在自己面前无限扩大,楚汉的舌头灵巧地在自己口腔里挑逗着,陈竞本能地推着楚汉的肩膀,想让他离开自己,可是楚汉倒抓住了他的手,拼命地把陈竞往自己身体里带。

“楚……楚汉……”陈竞含糊不清地喊着楚汉的名字,可是楚汉像是没有听见似的,反而支起身体,把陈竞压在身下,褪去自己身上的衣服后,又脱掉了挣扎的陈竞的衣服。

已经到了这里,陈竞当然知道楚汉到底想做什么,他的理智告诉自己,明天楚汉彻底醒来如果看到的是自己,或许他们就再也回不到原来的“坦然”了,他不应该纵容这样酒后的楚汉,但他在挣扎了一会儿后便顺从了楚汉。

陈竞的心底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自己:只有这一次,唯有这一次。但陈竞也在心里苦笑着,或许,如果不是楚汉醉了,对自己也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吧,就当楚汉的心里对自己还有那么一点点留恋。

于是,陈竞一直这样安慰着自己,即使楚汉并不温柔地横冲直撞,即使自己再疼痛难忍,陈竞也心甘情愿地接受着,可是最后,楚汉冲刺着在自己耳边无意识但又心疼地低呼出“小博”这个名字时,陈竞的心彻底凉了,好像从眼角滑下的两行眼泪也是凉的。

原来啊,原来……自己还是比不上那个人么?

第二天楚汉比陈竞后醒来的,见陈竞脖子上还有未退去的痕迹,和陈竞不自在的走路姿势,楚汉也明白了昨晚发生了什么,他不自然但诚恳地向陈竞道了歉,陈竞只是淡淡地笑笑说没什么,谁都可能酒后犯错。

后来到假期快结束,陈竞都没见到过林博,楚汉也没提过他,特别是见到楚汉的第二天,陈竞无意中听到楚汉给他父亲打电话,说是已经跟林博分开了,也不让父亲为难他,陈竞开始以为两个人只是平常的吵架,可没想到会严重到这样的地步,而这一个月里,陈竞基本每天都会见到楚汉,楚汉也比之前对自己温柔许多,两人会牵手,会拥抱,甚至陈竞说要留宿楚汉家,楚汉也没说二话,但再也没有那晚的缠绵,即使这样,陈竞也乐得把自己置于这样微妙的关系中,

即使,陈竞自动忽略楚汉和林博到底发生了什么。

即使,陈竞假装看不见楚汉眼中偶尔流露出的歉意。

即使,陈竞时刻都担心不知道这样微妙的关系什么时候会突然结束。

当然,陈竞也知道了楚汉10月9号要离开德国去美国实习的事情,9月末,楚汉开始着手准备要带的行李,陈竞也会帮忙想着要带什么,一天晚上陈竞帮忙装箱的时候,发现楚汉要带的旅行箱的一个轱辘坏了,两个人就商量着第二天去买一个。

第二天下午,两个人在城里的一家商店,店员向两人介绍了几款相对结实的旅行箱,说其中一个在上面站一个成年男子都没有问题,两个人心里都有点觉得不可能,“那你坐上去,我看看到底能不能坏。”楚汉半开玩笑地冲陈竞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坐到箱子上去。

“你有病吧?万一坏了,我们就要赔钱给人家的。”

“没事,大不了就赔他一个箱子钱。”楚汉见陈竞不肯坐,于是伸手按住陈竞的肩膀,嬉笑着想让他坐到箱子上,但陈竞挣扎着躲避着,尽管店员听不懂两个人在讲什么,但看两个人脸上开心的表情,也跟着笑起来。

在外人看来,两人不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就是刚刚相处,还在甜蜜期的“情侣”。

“……嗨,你们也在这里啊。”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嬉笑的两个人停下来,同时向声源望去——

林博就站在两人不到2米的地方,他的手里还提着一个这商场的购物袋,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看到林博,楚汉刚刚还开心的表情瞬间就僵住了,他张了张嘴,刚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把要说的话吞下去,不自然地把手从陈竞的肩膀上拿下来,略显尴尬地冲林博招了招手。

感觉到肩膀上的重量突然撤走了,陈竞看了眼不自然的楚汉,转而又看向林博,“嗨,小博,你也来了啊,”陈竞努力镇定着自己的情绪,“楚汉下个月9号就去美国了,他的箱子坏了,我陪他来买一个新的。”陈竞特意加重了“陪他”两个字,当然,此刻,陈竞也忽略了旁边示意自己不要乱说话的楚汉的目光。

“嗯,我知道,去实习嘛。”林博脸上倒是淡然的笑容,但谁也不知道,他拎着购物袋的手正越攥越紧。

“那等楚汉去美国前,我们聚聚……”

“我们该走了,就买这个吧。”楚汉明显不想再继续聊下去,于是推着刚刚的箱子准备去结账,走到林博面前时,本来不想看他,但林博却把手里的购物袋递到他面前,他也不得不停下来,咬着下嘴唇,一直都没抬头。

“你不是说想换条冬天的围巾嘛,刚刚在楼上看见有新款,我觉得挺适合你的,还想着什么时候给你送去,正好碰见你了,我也省事了。”林博的手一直举在半空中,楚汉本来不想接的,但手却鬼使神差地接过来,他也终于抬起头,看向林博微笑的眼睛。

是错觉么?怎么觉得那双明明在笑的眼睛却是红红的,还带着些埋怨和不舍?

“我就不去送你了,9号我有课……我们音乐系提前开学,祝你一切顺利。”说完,没有留下再见的信息,林博就转身离开了商店。

看着林博离开的背影,楚汉久久没回过神来,他其实有好多问题想问——

这个人什么时候回来的?

怎么瘦了这么多?一阵风好像就能吹走似的。

父亲确实没有再为难他吧?

他……那天之后过得好么?

想着想着,楚汉的五脏六腑又难过得揪到一起去了,好像跟父亲说过的“我们已经分开了”真的实现似的了,没有人知道这一个月来,只要闭上眼睛,他眼前晃的都是林博的脸,脑海里闪现的都是他们的过往,明明知道呆在自己身边的是陈竞,可他还是不自觉地把过剩的温柔传递到陈竞身上,像是急着把想念产生的余热找个可以发泄的出口。

也是明明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身边的人是渴望着自己的陈竞,不是林博,所以楚汉一直克制着自己不能再对陈竞做出那天酒后的事情了,牵手或拥抱只当是对陈竞的些许补偿,但这样的补偿并不能从真正意义上填补应该对陈竞的回应。

从商店回家后,楚汉一直沉默着,拿回来的购物袋和箱子就放在门口,自己就跑到二楼的书房的阳台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烟,陈竞没去打扰他,独自呆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与其说“不打扰”和“看电视”,不如说陈竞也在生闷气——他不想看见楚汉困惑的脸,也不知道电视上究竟演了什么,尽管知道等楚汉去了美国,他们之间的“关系”可能就结束了,可陈竞依旧抱着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楚汉能“一心一意”的想法,想着楚汉跟他父亲说跟林博已经结束了,可在他看向林博的目光里,陈竞看见的还是满满的关切,就是这一点,是让陈竞最最生气的。

在回家3个小时后,陈竞再也受不了这大房子里的安静,于是起身去了二楼,最后在书房的阳台上找到坐在太阳椅上的楚汉,地上已经铺了一地烟头,即使是开放式阳台,空气里似乎还弥漫着烟气,阳台桌上的烟盒里只剩下两支烟了,陈竞没想错的话,这盒应该是早上楚汉刚买的一盒烟。

“我们能谈谈么?”

“……谈什么?”楚汉的声音里带着些有烟气的沙哑,他的目光并没有看向身边低头看着自己的陈竞。

“跟我shang chuang吧,就一次,然后你愿意找谁就找谁,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了。”陈竞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可能,上次是个喝醉后的失误,对不起,我不会对你再做这样的事了。”楚汉断然拒绝了,他抬眼直视着陈竞的眼睛,摇了摇头。

“那我去买酒,再把你灌醉呀,我不怕你再喊出林博的名字……”

“……你够了!”楚汉愣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知道那天他喊出了林博的名字,陈竞从来都没跟自己说过。

“我又不是女的,你在怕什么?我又不会缠着你……”

“不管你是男是女,我都不可能再跟你做了,是我对不起你。”楚汉站起身向屋里走去,不想理会陈竞的咄咄逼人,然而陈竞依然跟在楚汉身后。

“你对不起我什么?酒后把我当成他么?”

此时楚汉已经站在楼梯上,他停下回身抱歉地看向站在楼梯口的陈竞。

“……所有。”

又是那抱歉的目光——陈竞最讨厌楚汉看向自己的目光,也是在自己印象中骄傲的楚汉最不该有的目光。

“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站在楼梯口的陈竞听到已经消失在楼梯上的楚汉的声音,不禁嗤笑了一声,不知是在嘲笑楚汉对自己的无情,还是嘲笑自己在楚汉面前的卑微。

不过既然主人下了“逐客令”,陈竞转身回了房间收拾了自己的所有东西,15分钟后,陈竞拎着自己的所有东西到了楼下,楚汉沉默地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用送我,我还没可怜到让你送。”楚汉见陈竞拎着东西站在大门口,他刚起身,陈竞的狠话制止了他的脚步,尽管心里很不踏实,可最后陈竞摔门离开,楚汉也没挪动一步。

世界也终究安静下来,只剩下楚汉一个人。

临行前的时间过得像翻书一样快,终于到了10月9号,为了跟另外两个也要去美国实习的同学在学校门口汇合,楚汉一早就起了床,检查了所有需要带的证件,也检查了家里水电都关好后,楚汉拎着行李出了门,在关门的时候,屋里的事物也慢慢消失在他眼中,就好像在这里与林博,与陈竞的一切都被他关在门里,再也与他无关了似的。

当然,楚汉有带上林博送他的围巾,但他一直没敢打开那购物袋,只是连着购物袋一起放在行李箱的最底部,至于不敢打开的原因——他怕打开后,他和林博就真的结束了,看见那条围巾,就好像看见林博在跟自己说再见——

不是再次相见,而是再也不见。

去法兰克福机场的一个半小时,身边两个同学出行的兴奋让楚汉并没有时间来想自己的事情,等到了机场,换了登机牌,过了安检,楚汉在安检处收拾好自己随身的物品后,无意中回头看向身后的一个正在换悬挂广告的广告牌,那广告拍下面似乎有个熟悉的消瘦的身影,但在自己回头后,就迅速躲到广告牌下面的柱子后面。

楚汉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他又仔细地向那柱子看了看,但的确没有什么熟悉的人,他低头无奈地摇头苦笑了下。

是的,那个人说了,他不会来送自己的飞机,他今天是有课的。

楚汉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听到同伴的召唤,向前走去。

当然,之后的楚汉当然不会知道,他其实没有眼花,他看到的那个身影是的的确确存在的,只是存在于那柱子后面,也是当然的,楚汉不会看到那个人红着眼眶向他挥手告别,也更没法把登机前那句话——

小博,等我回来。

真真切切地传递到他希望看到的那个人耳中。

他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相关文章

  • 舒服吗宝贝自己坐上去动 唐艺昕wxb忘记关麦

    舒服吗宝贝自己坐上去动 唐艺昕wxb忘记关麦

    “刚刚陈妈打电话过来说,顾宝儿电话一直没人接听,也没有回家去。”邵飞急着说。霍子政顿时便明白过来邵飞的意思,顾宝儿出事情了?丢下手中的笔霍子政便猛地站起来,疾步往外走,直接给许善达打了电话:“许善达,...

    阅读: 937

  • 侍卫把太子做到哭 嗯啊哦好粗啊我好骚哦

    侍卫把太子做到哭 嗯啊哦好粗啊我好骚哦

    她们都只是,想证明自己,存活着,被需要,被聚焦。    但是不可原谅的,就是你,还是你,嵇宜。我扩大了范围,进一步散播了她的种种劣迹,却还有些忐忑不安期待着她们的反应甚至怕明天太阳出来的时候嵇宜就会灵...

    阅读: 3247

  • 女主从小用玉器扩大 别墅交换同事

    女主从小用玉器扩大 别墅交换同事

    “什么,那死囚早就中了毒,刚才恰好发作了?”“这是什么毒药,如此厉害?竟然敢暗中捣鬼,究竟是什么人干的?”“是不是真的啊?该不会这唐二小姐是为了逃避责任,才故意胡说的吧?”“连陛下都亲临的验证仪式,竟...

    阅读: 6055

  • 我和单位大姐在仓库 第一次从哪进图解

    我和单位大姐在仓库 第一次从哪进图解

    颌天心中,突然多出了很多感慨万千。  唔,这是真的吗?  然后,她就想着,这东西真的很是玄妙。  流光溢彩,一种复杂的纹路,从这个时候产生出来,曲曲折折。  而且,它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传送阵嘛。  它...

    阅读: 3335

  • 再深点还不够快了到了小说 明诚擅自行动被大哥打

    再深点还不够快了到了小说 明诚擅自行动被大哥打

    扑过来的人是谁萧络没看清楚,不过他本能地砸出一块风御结界把人家给直接挡开了,却没想到来者是个姑娘,体重估计没有多少,被这么一掀,飞了出去。  “别碰我。”萧络心里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嘴上却不肯承认,还要...

    阅读: 6321

  • 车上突然进入 总裁 深入浅出

    车上突然进入 总裁 深入浅出

    江发财承认自己带着锦儿离开是有私心的。    或许留在这个他和锦儿相遇的地方可以解释很多问题,但是江发财选择逃避。    不是因为他见色起意不愿意放开这个命运给自己准备的小媳妇,而是他不希望和锦儿就这...

    阅读: 1663

  • 老婆为了谈业务让人日 你好上将先生

    老婆为了谈业务让人日 你好上将先生

    接下虞夫人的订单后,韩靖双在云州城的心情好了许多,华裳坊如今在翌国风头正盛,再加上在云州城也开了铺子,妙裳阁在云州城里的商铺地位着实有些尴尬了。虽然韩靖双对这位虞夫人不甚了解,可记起之前在溪镇的时候,...

    阅读: 2285

  • 金麟岂是池中之物 儿子一晚弄妈妈我13次

    金麟岂是池中之物 儿子一晚弄妈妈我13次

    乔紫儿看着乔氏,却没有起来,她低低的问到“娘要我答应你什么事情?”  她生怕乔氏说什么过分的事情,所以她现在不敢起来。  看着这样倔强的乔紫儿,乔氏在心里叹息,这样的性格真是随了自己啊!  “紫儿娘要...

    阅读: 1295

  • 嗯痛你轻点不要停 湿成那样了还说自己不是

    嗯痛你轻点不要停 湿成那样了还说自己不是

    “我也只是猜测,你爹当年懂灵界语言,是个悬案。我估摸着这里面和神兴教八成脱不开干系,在神兴教里,异鬼和人类修行者是一伙的,你爹会防着异鬼,对人类却未必有什么防备,而且你爷爷和廖家两兄弟走得比较近,说不...

    阅读: 7730

  • 现代sm虐身小说 和同学母亲苏阿姨

    现代sm虐身小说 和同学母亲苏阿姨

    马丁低沉的呼吸让这个夜显得更加安静,没人敢靠近,一是害怕马丁发疯,二更是畏惧凯伦。  没有声音,在凯伦询问过后,似乎睡了过去。  凯伦站起来,迎接蒙蒙细雨径直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来到书桌前,抽出熟悉的羊...

    阅读: 2635

  • 前妻见面睡我 三级小说线全文阅读

    前妻见面睡我 三级小说线全文阅读

    空寂的徐家庭院,繁琐沉重的大门,透露着无尽繁华庄严的别墅,自里面不断传来痛苦的哀嚎声。徐谟缪缓缓走出,门口的守卫比以往更加恭敬的唤道:“二少!”“以后,限制住他的活动范围,和他对待大少爷的时候一样,明...

    阅读: 4428

  • 春光乍泄一夜成名免费阅读 一女多男辣文

    春光乍泄一夜成名免费阅读 一女多男辣文

    她将眼神紧紧的锁住小偷,想要看看他接下来的动作。  此时眼前飘过一片熟悉的白,沈冰蝶诧异的抬眼看去,就见一白衣公子正站在离自己不远处。  熟悉的用发带蒙着的眼睛,那浑身的气态,还有那熟悉的白衣,不是白...

    阅读: 1736

  • 够了,不要了,太多了 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

    够了,不要了,太多了 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

    马连舟吓得大气不敢出,面前这个男人正是黎国最受皇帝器重的九王爷殷洵,他年纪轻轻便将生意做到了全国各地,甚至临边各国,黎国国库有一半的钱都是他给的,一到打仗,军队的粮饷基本都是由他独自供应。在朝中他就是...

    阅读: 5849

  • 操烂你的骚逼 两个男人抢我的尿喝

    操烂你的骚逼 两个男人抢我的尿喝

    “到了吗?”等云淑离把她放到榻上,罂粟这才睁开眼,有些迷迷糊糊的看着云淑离问了一句。  “嗯在王府里,你睡吧。”云淑离点头,拿过了被子,帮着罂粟盖上。  “嗯。”  “立刻让人去查云淑离身边的那个女人...

    阅读: 7530

  • 黑熊精大干观音 师傅我快到了

    黑熊精大干观音 师傅我快到了

    虽然每个鬼魂都预料到了,甚至大多数人都经历过许多次,但在每一场大大小小的战争开始时,他们都极度紧张。  不管是十年战争和一百年的战争,每一次战斗开始前,最强的鬼魂的炼狱rochal将在城门口蹲着,这意味着将...

    阅读: 5641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