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箭三雕小说 许晖 一女n男小说_一误终身,萌妻有点小无赖

2020-04-10 12:14:36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4459

宋父如丧考妣一般的表情,三两步来到大厅中央,关掉宋伊人正看得兴致勃勃的电视,然后随手将公文包扔在了沙发上,如同是泄了气一般的瘫坐在宋伊人的旁边。

“什么事?”

宋伊人一脸警惕,虽然对外无比的任性嚣张,但是在自家老爷子的面前,却是唯唯诺诺的。

宋伊人将手掌中的一堆瓜子皮倒在桌面上,双手摩擦拍打了个干净,心中竟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也老大不小了,上次因为你胡闹断送了我为你铺垫的大好姻缘,今天我给你定了一门婚事,如果你再搞砸,我肯定不会轻饶你。”

宋父先是对之前宋伊人的举动加以埋怨,然后又把另外一桩婚事强加在她的身上,冰凉凉的威胁。

让宋伊人一时之间难以接受,眉心愈加的深邃,好一会才又张了张嘴,想要与这个向来对自己说一不二的男人周旋。

“是谁?”

一颗心脏在宋伊人的胸腔内不安分的跳动,当一个名字从父亲的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宋伊人心如死灰。

“桥家。”

宋父的回答不假思索,却引来宋伊人不屑的两声冷笑。

“爸,你别开玩笑了,据我所知桥家的那小子才上高中,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安排在我身上?我不同意。”

宋伊人只是觉得父亲的这个想法太过于不切实际,所以半带着撒娇,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那个桥家的小屁孩还未到结婚年龄,而自己跟吴城笑筹谋的大事还没有完成,她需要时间,就算是口头上敷衍下来,也还有好些年的时间来敷衍父亲。

所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我说的是桥西冷!”

见宋伊人嬉皮笑脸的模样,宋父脸上一阵深沉,明显的不悦,加重了语气,也让宋伊人浑身一颤,不由一惊。

眼睛瞪得老大,盯着自己的父亲,甚至连瞳孔中都写满了不可思议。

“那个五十多岁的老头?”

在宋伊人看来,要成为自己的老公,即便不是吴城笑那样的两情相悦,求其次也应该是顾留瓷那样屈指可数的人物。

桥西冷这个与父亲年龄相仿的男人,如果跟自己并肩,想一想都是让人想要作呕的画面。

只不过,宋父的表情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那从始至终板着的脸,让宋伊人感觉心寒。

“恩。”

那淡淡的一声回应,轻而易举的击穿了宋伊人的心理防线,她歇斯底里的冲着面前这个要断送自己大好清纯的父亲质问。

“爸,你疯了吗?我不可能嫁给那个老头的。”

除了对父亲的不满,言语之间更是充斥着对桥西冷的不屑。

宋伊人一个姿势坐得僵硬,将双腿从盘坐的姿势抽了出来,踩在了地毯上,似乎只有这样的正襟危坐,才能表达自己态度的强硬。

“还不是你自作自受,没有顾氏的支撑,我们企业即将面临再一次的危机,如果不解决……哼哼。”

宋父的意思是,今天的局面,完全是宋伊人一步步造成的。

也许,在他的眼中,宋伊人远不比上金钱和权利重要的做,如果说第一次的联姻,样貌相当,年龄相仿,宋伊人只当做是父亲的良苦用心。

但是这一次,却是活生生把宋伊人当成了买卖的商品。

她是从小盛气凌人的大小姐,何曾像今天一样,如同案板上的鱼肉,任由宰割。

也正是因为从小到大的娇惯,才养成她这个刁钻任性的脾气,见不得任何人比自己好。

“不可能!”

她倔强的眸光与父亲对视,可是却在漫长的僵持中败下阵来。

“如果这次你再搞砸的话,就滚出宋家,别怪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丢下一句话,宋父起身决绝的离开了客厅。

宋父的话,反复的在宋伊人的耳边回荡,让她不敢相信。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父亲的掌上明珠,但是今天才知道,自己不过是父亲多年精心培养用来以备不时之需的筹码。

原来自己对于父亲而言是这样的无足轻重。

可那二十多年足以以假乱真的亲情,如果要在此时此刻就看得清清楚楚,未免也有些残忍!

虽然她对白恩慧手段用尽,暗地使坏,让人厌恶至极,但是却在这一刻,近乎崩溃的沉默中,让人多了一分怜悯。

整个大厅,静悄悄的没有了之前的争吵,宋伊人只能听到自己一声声闷响的心跳。

她麻木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是在进行一场仪式。

一场与自己那二十多年自以为是父亲瑰宝的可笑想法的告别仪式。

亲情?家庭?原来都只不过是梦幻泡影。

宋伊人浑浑噩噩的沉浸在过往的环境中无法自拔。

无数遍的回忆自己引以为傲的家世,笑靥如花的脸庞,羡煞旁人的爱情。

可如今,却不知为何,支离破碎。

如此反反复复的质疑,仿佛是掉进了记忆的漩涡中一般,若不是回忆及那些曾经的美好,与吴城笑的过往,她甚至忘了,自己还有最后一步棋可以走。

那就是吴城笑。

为了自己的离开撕心裂肺。

为了将自己夺回,不惜与A城赫赫有名的顾留瓷一较高下。

想来,凭借吴城笑现在的身份地位,一定能够救自己于水火。

让他为宋家注资,或者,彻底离开这个无情无义将自己二次转手买卖的家,光明正大的存在于吴城笑的身边也好。

这样想着,宋伊人又重新打起了精神,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身体,精心打扮了一番,前往吴城笑的家中。

自打当年宋伊人离开自己身边之后,出于年少轻狂的吴城笑倍受打击,归国之后不同于其他的二世祖,将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公司上面。

所以,吴城笑有今日,不单单是那些见不得人的阴谋诡计,他的上进,是不可否定的。

为了方便工作,吴城笑在公司旁边有一间不算太大的公寓。

而此时,宋伊人敲开了吴城笑的门,一副娇滴滴的模样,见到他便如同是找到了未来的依靠那般,依偎进了他的怀里。

“阿城,我无处可去了。”

今晚,白恩慧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虽然宋伊人想药自作聪明欲盖弥彰,可稍微用心,就不难查出,今天的事情跟她脱不掉干系。

吴城笑能查出来,顾留瓷亦是如此。

怀中的女人愚昧至极,吴城笑本就攒着一肚子气,而宋伊人却偏巧不巧的送上门来。

“我们家出现了资金亏空,我爸要把我嫁给桥西冷那个老头子,你一定要帮帮我。”

宋伊人的声音千娇百媚,恨不得酥麻进骨头里,但是,对于吴城笑来说,在几年前她冷漠离开自己的那个午后,便早就已经慢慢的形成了免疫。

资金亏空?怎么会这么巧,如果没有人暗中作梗的话,怕是宋家不至于衰亡的这么快。

吴城笑轻轻的将宋伊人推开至离自己一段距离,回到沙发前重重的落下去,将整个身子镶嵌在沙发之中。

酝酿着下一步棋。

“你们宋家的胃口那么大,我想,这个窟窿我是补不上。”

在宋伊人来之前,吴城笑独自一人品酌着红酒,此刻的他不紧不慢的再为自己续上一杯。

“那我离开家里,咱们私定终生?”

宋伊人也有想过,填补亏空这件事也许有些为难了吴城笑,于是,身体前倾想要距离吴城笑更近一些,期盼得到吴城笑肯定的回答。

宋伊人的异想天开,在吴城笑的眼中简直就是个笑话,他浅笑而不语,让宋伊人自以为这里将会是自己唯一的港湾。

捕捉着吴城笑脸上的笑意,这颗无处安放的心也算是稍微的有了着落,扭动着曼妙的身子,走到酒柜前为自己也拿上了一个高脚杯。

想一想,宋伊人觉得难过割舍不掉的也许并不是父女亲情,而是那尊贵于常人的出身罢了。

宋伊人将杯子里装满了晶莹剔透的红酒,剔透的酒水在她的摇晃下如同是在杯中跳舞的精灵一般,在杯子的边缘来回舞动。

有了往后的去处,宋伊人心情甚好,轻轻的佻着脚尖旋转到沙发边,然后慵懒的窝进了沙发里。

举杯示意,两个人就这样的捆绑在了一起。

对于宋伊人的自以为是,顾留瓷甚至连碰杯都吝啬的不想要成全她,不知是因为爱过又失去的报复,还是因为不爱便任意的糟蹋。

就是此时,吴城笑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甘甜的酒水从喉咙流淌到胃里,滋养着身体。

“我想,我们应该到此为止了。”

吴城笑的话如同是一颗炮弹。将宋伊人刚刚为自己砌筑好的全新世界瞬间击碎,周围仿佛还弥漫着崩塌之后的硝烟和尘埃,那一声轰隆巨响,惊得宋伊人浑身僵硬,一动不动,如同是具雕塑一般。

“你是什么意思?”

半响,宋伊人回过神来,见吴城笑的脸上多了一副决绝的神色,那表情,亦如当年自己离开他的时候一样的冷漠。

“我是说,你我之间还是不要有过多的来往了。今天晚上顾家的事情,是你一手安排的吧,我不需要这样一个惹是生非的女人留在我的身边。”

吴城笑不再跟她兜圈子,曾经的那份爱恋早就已经随着时间变换成泡影,若是不再见,倒是能够成为珍藏在心底里的一份回忆。

可偏偏宋伊人的蠢顿,连两个人之间最后的这一份记忆都被她搅得如同浑水一样。

宋伊人今天的举动足以证明她是一个成不了大器不懂得隐忍的女人,继续留在身边,不但会引起顾留瓷的注意,说不定哪一天更加会成为自己的败笔。

所以,是时候将她扫地出门了。

有了今晚的新闻,吴城笑已经想好了说辞,如何来让白万然继续为自己卖力。

宋伊人身上的最后一滴价值已经被榨干,

“亲爱的,你是在开玩笑对吗?”

不论宋伊人曾经在外对任何人如何的趾高气昂,但是在吴城笑的面前,却恨不得摇尾乞怜一般。

她深知,当年自己听从家里安排离开他的那一刻,她就是亏欠他的。

她原以为那份宠溺那份爱会随着时间被冲淡,却没想到,那种跟吴城笑在一起的欢悦经过时间的发酵越来越让自己难以自拔。

所以,就算是成为顾留瓷的未婚妻,她也是郁郁寡欢。

相关文章

  • 小宝贝你下边湿啊 涨奶后吸空了怎么还疼

    小宝贝你下边湿啊 涨奶后吸空了怎么还疼

    .27  其实何暖又哪里看得进去书呢,哎。    今晚一系列的事情,让何暖心里开始有了期待,有了期待就会有更多的担心。    算一算,自己知道宁书快三年了,跟宁书认识也半年了。这半年来和宁书的相处从惶恐...

    阅读: 1321

  • 男朋友在我杯里下了药 小妹不要怕

    男朋友在我杯里下了药 小妹不要怕

    早上悠悠醒来,林清嘉不着急着起床,躲在被子里刷完微博、逛朋友圈,惬意得很。 准备去洗漱时,看到窗外“厚厚”的雪,林清嘉惊呼起来。她自小在南方长大,而她的家乡更是少有机会见到雪。 更准确来说,应该是就没见...

    阅读: 2898

  • 在办公室做的最疯狂的事情 3p做爱口述

    在办公室做的最疯狂的事情 3p做爱口述

    “你也想?”语气里带着调笑,一直帮她顺气的那只手却停滞了动作,没有离开,他的手搭在她的背上,心口后方的位置,好像在探究伊笙说的话的真实性。  她感到明显不适,微怔,然后往旁边挪了挪,避开秦诺的手,答,...

    阅读: 1394

  • 谁怜葬花人txt 殿下,不要了太多了

    谁怜葬花人txt 殿下,不要了太多了

    宋挽歌的眼底闪过一道异样的光。  其实——  她也不知道,这金钗遇水竟然会消弭无形。  她敢那么笃定,不过是相信他男人。  她都想好了,最坏的结果,不过是那金钗是真的,她赔个五两金子,这也没什么。  ...

    阅读: 7727

  • 在办公室把校花办了 宝贝乖乖的让我吃

    在办公室把校花办了 宝贝乖乖的让我吃

    开学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大家都熟悉起来。虽说后面的都是问题少年,但是路漫星和孟悄也不是什么好学生,一起抄过几次作业后也熟的差不多了,大家相处的还很和谐,尤其是李俊辰,话多还挺热情,孟悄和他打的火热。至...

    阅读: 3101

  • 一个男的每次见面就想吻你说明啥 我女婿一天操8次

    一个男的每次见面就想吻你说明啥 我女婿一天操8次

    洛瑶只知道玲珑戒能储物,但万万没想到寄主功力超过一甲子后,甚至能藏人。  洛瑶不会想到年纪十三岁的赫涟漪,会有常人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功力。  赫涟漪亮出手中的玲珑戒,情况紧急她来不及多跟他解释,将内力...

    阅读: 5648

  • 生肖守护神 总裁大人放肆爱

    生肖守护神 总裁大人放肆爱

    奇云峰冷笑着看着,一言不发。这一刻,他也不清楚他的敌人是谁了,谁又能做他的朋友了。他的敌人,究竟是他那主人,还是眼前的宫锁心,抑或是其他人。他不知道。谁又能做朋友呢?他又有几个朋友呢?他也不知道。他忽...

    阅读: 7774

  • 宠妾上位记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宠妾上位记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什么?”黄浦玉震怒,那个该死的女人她竟然逃走了?“王爷,现在该如何是好?”随风从白素素口中一得知顾嫣然留信出走的消息。就立即飞奔过来禀告,这件事事态极其严重,万一要出了什么岔子,那就糟了!“王爷,发...

    阅读: 1193

  • 宝贝撞你舒服吗宝贝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宝贝撞你舒服吗宝贝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又到饭点了,吃饭啦!”马丽霞拍着徐慧敏的肩膀说道,“你去喊一下你的主管安姐吧,我在电梯门口等你们”。“好的,丽霞。”徐慧敏说道。“你们觉得金融男怎么样呀?”徐慧敏一边吃饭一边问道。“金融男?”马丽霞...

    阅读: 4640

  • 啊…温柔一点 异种族的虏姫

    啊…温柔一点 异种族的虏姫

    不怪小秦吃惊,其实这是金灿灿想出来的独到方法。开了大锅饭过后,她每天都有一大堆文件要看,有时候重要的文件都会忘记。所以就让刘强根据文件的重要性来决定拍桌子的强度,这样子她也好选择看文件的先后。“那个…...

    阅读: 2026

  • 帮侄女在医院找工作 含舔拨动顶粉红蓓蕾小说

    帮侄女在医院找工作 含舔拨动顶粉红蓓蕾小说

    “不能吃!你离我远点!”官筱琬咬着牙,努力将自己的脑袋往后仰了仰。  可那被饿了良久的感觉,让她全身的力气都想是被抽空了一般。  安德森看着感觉自己怀中的小娃娃,软的像条蛇一般,忍不住抱的更紧了些。 ...

    阅读: 6306

  • 稚嫩顶弄酸麻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名字

    稚嫩顶弄酸麻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名字

    随着亚克的话语,他身边的血咒小丑整个身体都散发出血色的光,血咒小丑悬立在空中,双手似是拜佛般合在一起,口中似是在吟唱着什么。  随着那低语般的吟唱之声,血咒小丑身上的血光越来越强,竟然化为了一个个血色...

    阅读: 7078

  • 当一个人想要的时候怎么办 天黑请爱我TXT

    当一个人想要的时候怎么办 天黑请爱我TXT

    营千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表里不一地质问道:  “我跟你说,不少了,你知道上回岭兴城围困的时候,有多少蛮狼族士兵,我们派出了多少士兵么?”  亲卫诧异道:  “多少?”  营千长一脸得意道:  “蛮狼族来...

    阅读: 5272

  • 啊呜啊噗嗤额啊 总裁太大了边做边放药

    啊呜啊噗嗤额啊 总裁太大了边做边放药

    手一抹,面颊上那道细微的伤痕已经消失,完美无瑕。夜梵天瞳色幽深,面若寒冰,但谁也不知道,他内心却控制不住激动起来。儿子果然和他一样,胆大包天,毫无顾忌。不愧是他的血脉!略微柔和了几分,也仅仅是面部线条...

    阅读: 7485

  • 白念珠没了后一直流水 公主让暗卫干

    白念珠没了后一直流水 公主让暗卫干

    第二百零三  “累死我了”他终于翻上了岸上,躺那狠狠喘着气,刚才一条丈长的鱼,应该是鲢鱼,追着他不放,可把他吓得魂都快丢了,他爬出水面了,那鱼甚至还跃出水面想咬他,还好他手脚利索,爬得快。它最终不甘心...

    阅读: 7830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