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睡觉腿挂在墙上会瘦吗 看着女友被别人强j系列小说_美梦一场

2020-04-10 13:20:14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5985

一放假严榛木天天看那些白痴动画片,扪心自问,她小时候没怎么看动画片,看也是带着批判眼光看的,不像她弟弟,天天看,重复看,也不嫌烦,严馐木心累,歪在沙发上,拧着眉,“严榛木,我都要走了,你就不能让我看看电视吗?”

他老弟一点都不动容,遥控器紧紧握着抱在胸前,眼睛黏在电视上一动不动。

“严榛木,我告诉爸爸你站的那么近看电视!”

倒退着,严榛木小碎步挪过来,离她远远地,屁股三分之一靠在沙发上,随时准备逃跑。

“你让我看电视,我把手机给你玩儿。”严馐木凑近他,他就要跑,严馐木抓住他。

父母房间的电视不让他看,手机平板平时也不让她动。

这下终于找到机会,高兴的不得了,“好!”

“对嘛,遥控器给我,我手机在我房间里你去拿吧。”严馐木翘着二郎腿倒进沙发里。

遥控器乖乖地给她,严榛木高高兴兴去拿,“姐姐,在哪里?”

“就在房间里,你找找吧,别靠近我的床!”严馐木换了台,抱着零食吃。

一分多钟严榛木气冲冲的跑出来,“姐姐!没有,你骗我,我要看电视。”他姐姐早上起来就会把手机放在书桌上或者茶几上,其他地方他还没见过,书一摞摞摆着又不能放在书里去。

严馐木站起来,抱着零食和遥控器绕着屋子跑,严榛木怎么也抢不到。

“哈哈哈,小矮子,拿不到吧!”

被鄙视了的严榛木表情更加凶狠,“还给我!你这个骗子!啊啊啊啊。”

家里的权利最高者从厨房传出声音来,“吃饭了!我看谁还在抢!快点来拿碗筷!严榛木!”

摆碗筷的活儿是严榛木的,严馐木得意地做鬼脸,严榛木皱着鼻子剜了她一眼,垂头丧气地去了厨房。

“多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似的,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嫁人了,你还天天跟你弟弟抢电视打架!”

“你犯法,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严馐木油嘴滑舌。

严榛木哈哈笑。被筷子头敲了脑袋。

再有两天就是林木生日,严馐木约了杨毓一起出来给他准备礼物,成人礼,得稍微贵重一点儿。严馐木看他大概很喜欢手表,几个黑色表带的指针表,一种圆表盘的,一种长方形表盘的,她见过的就还有风格不一的五个石英表,还有好几个电子表。所以严馐木准备送他一个手表。男士手表真的太贵了,严馐木搭上了不少的私房钱,杨毓笑她,以前谁过生日她都说心意最重要,就拿她来说就收到过好几次她手工做的东西,要不是她真的做得很好而且确实很用心杨毓铁定翻脸。

“18岁嘛。”严馐木简单地解释,背后的原因她不想跟人细说,前两个月她过生日的时候,林木送了个白玉镯子,她不懂这些,也不知道价格,只是看着那玉镯子长得就很贵,后来被她妈妈看见了还想抢过去戴,结果太小了戴不上,就说让她好好收着,千万千万别摔坏了。她以前给严馐木买过一个手串,她给弄丢了,她妈妈也没说她什么,看来这个还是比较贵重。

桌上摆满了礼物,很多都是他父母的朋友送来的,不用看也知道,不亲近的人总在礼物盒子里塞着现金,冯袁把他摆在远处的盒子一个个拆开,拆一个惊呼一声。林木只拿起右手边一个包着牛皮纸,扎着麻绳的小盒子。拆开是一个黑色的小礼盒,上面那串英文他见过,里面卧着一块儿黑色表带,圆形的手表,很正经大方,像是她会喜欢的。林木直接摘掉右手上本来戴着的手表,冯袁看见他手腕上端端正正,一字排开小小的,楷书样的黑色的三个字,“你还真是闷骚。你要是最后娶了别的女的让别人看见了且跟你闹呢。”

之前刚纹的时候结痂,林木不愿意让被人看见绑了不大不小一圈纱布,严馐木小心翼翼地托住他的手,“林木,虽高考压力大,你可别想不开啊。”

“切菜划伤了。”林木不过脑子地瞎编。

“那你技术可真不怎么样。手腕上都能切上去。”严馐木没多想,只觉得还真吓人,要是割得深了,多危险哪,“那你还是小心点儿,太危险了。”

林木看她一脸的害怕,没多说什么。他又不是左撇子,她这点儿脑筋都转不过来。还是不屑转?有的事情就是越细想越伤人。

他在驾校里一举一动被人监视,父亲是不是打电话给他问他的情况,林木就知道了。

“王叔叔说你很聪明但是练的时间少,我不在的话别开车出去。”

林木头一天去,教练让他原地练习踩离合,说了他就去里面接水,林木一个人坐在没开空调的车里,教练开着车门他也没去关,不知道踩了多久,在烈日之下早就不清楚时间了,林木一边走神一边练习,就算这样脚底和脚腕的酸痛还是清晰地知道。教练问他累不累,林木说不累。练车的时候车里大多数时间都没开空调,后来他能一个人练习了,教练坐在树下的长椅上跟别的教练聊天,他有错只大声提醒他,问他热不热他说不热,汗却顺着下巴流进领口,胸口湿了一小片。教练让他热就自己开空调,林木也没开。

“我知道。”

他是早就准备好辛苦一下,但是没他意料之中那么累,感觉还不错,比小时候练书法好。他父亲让他练书法却没给他请老师,每天让他抄写各种书,《史记》,《资治通鉴》,《诗经》,四书五经什么的,连《女训》都抄过,光是他抄写的这些书都能摆满一个书柜。抄的过程就看了这些书了,算起来他也没看多少书,抄的过程比较慢,虽然读得不多,慢慢来,能细细品味。

“今年过年我们一起去国外玩儿,今年时间还挺多,空了一个月,你自己安排想去哪,把酒店什么的都订好。”

“好。”林木语气跟正常无二。“你们注意身体。”

他们没什么时间陪林木,但他从来没说过什么,他们大多数时间都是教他一些简单的道理,简单的嘘寒问暖。林木越是什么都不抱怨,他们心里对他越是愧疚。

说到底也是他这个父亲自私,作为爸爸不能时时陪伴他,连母亲也没留给他,他们都在外面忙,到现在也觉得没那个必要,可以放一些工作,多留些时间在家里,但总感觉儿子已经不那么需要他们了。

“林木,明年我们会把重心都放在这边,出差也会少一些。”要是个会跟他们吵闹撒娇的女儿还好一些吧,他这么想。

“嗯,你们好好工作吧,多注意身体。我去练字了。”林木尽量语调显得积极一点。

“好,你有时间去看看爷爷。”这样的叮嘱也是无话找话,林木心里什么都知道,也什么都会去做。

爷爷家原来的老房子被拆迁了,林木很小的时候去过,也只记得是个小胡同了,那时候也没什么人喜欢呆在家里已经有电视机了邻居也总爱来往,串门儿,说说笑笑。爷爷住在这里也十几年了,也不爱下楼跟别的大爷一起下棋锻炼,总在家里看书。林木去了他也不爱跟他说话,只做饭给他吃,吃完饭就看书,家里几乎到处都是书。林木也只陪着他看书,聊天也是不过十几句。

请了人每天来打扫卫生做饭。不到晚饭时间,林木去厨房转转,他家里总是什么都有,林木就回家了。奶奶十年前去世了,她在不在爷爷都那么过,只是以前没有那么多时间用来看书罢了。奶奶喜欢去外面,嫌呆在家里闷得慌,总爱跟外面的老太太聊天,也总是那一两个个交好。不是你去我家就是我去你家。爷爷就跟另外的老大爷说话,男的总是话不多,只坐着一起喝茶。一下午就这么打发,到晚饭时间两个人慢慢走回去,佣人也已经做好了饭菜。奶奶去世之后,家里没有一个人,他也不喜欢有人打扰他,只请人来打扫做饭。

他临出门,爷爷才问一句,“林木,你开学在哪上学?”

“还在这。”林木恭恭敬敬答。

“在这好,回去吧。你生日我们才见过,你有事情就不必隔三差五来看我。”爷爷的脸越老了越显得柔和,此时微微笑了又埋进书里去。

他小时候上几年级他父母都是不记得的,难为他爷爷,快八十了还记得。

亲不亲近,孝不孝顺本来也不论来看他几回。

“爷爷,我快开学了,上了大学我就两周来一回。”林木穿好鞋,把爷爷刚给他装的陈皮拿好。

爷爷合上书,没有起身送他,“好,书好好念。陈皮是好东西,记得泡水喝,下回来拿柿饼。”

他家里有什么,多半要拿给林木带回去,上回还拿了他自己做的酸奶,爷爷说他在书上看到,也想自己做一回,刚做好,算准林木就来了。

眼见孙子关上门,他拿起手边的字典,把眼镜戴上,把书拿远,拧着眉心看。

馐是个好字。

严馐木上了飞机才在群里发消息说她走了,没敢看回复马上关了机。

动作那么快,江池刚把行李放好,严馐木已经打开了书翻到上次夹了书签的地方。

“这个镯子很适合你。”脖子上光光的,没戴他送的项链,手上却戴着他没见过的一只白玉镯子。

“你送的礼物太贵重,我放在家里了。”

严馐木拿回家就把盒子大喇喇摆在书桌上她妈妈光是看见logo就逼问她是谁送的,严馐木坦白,妈妈让她还回去。

江池打量着那个镯子和严馐木白皙的手腕,“这个是谁送的?男的女的?”

“发小。男的。”被他看得不自在,严馐木缩了缩手。

“那还说得通,这个可不比我送的项链便宜多少。”江池故意把话说得重。

妈妈可说,那个项链是定制的。

严馐木没上他当,只云淡风轻地说:“这就是我这么大的朋友送的,不会很贵。”

她这么维护的人肯定是很好的朋友,江池压下心里那丝异样,“贵不贵不重要,你衬得起。”

这是严馐木第一次觉得跟他说话有点累。

下飞机开了手机,消息排了一串。看得严馐木眼睛热热的。

“头头到了跟我们说一声换了号码也要告诉我们你自己要小心晚上不要出门。”讲话不带标点的,是杨毓。

“老严,有空就多跟我们聊聊天,别跟那些人比拼命。”冯袁老是担心她在外面太拼命。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林木一个人私发了她一长串。

“到了说一声,安顿好就好好休息,你爸妈有没有陪你去?你在哪个城市?那边天气常常下雨,你记得带伞。多喝袖子茶,姜汁,驱寒。你要是想吃什么家里的东西,我给你寄过去,你把邮寄地址给我?你有什么事儿就多跟我们说,别憋在心里。常跟家里联系。”

像是想出一句说一句似的,严馐木酸了鼻子。

严馐木回复他们,屏幕都要看不清了,江池把东西搬进屋子,留她一个人站在外面。

相关文章

  • 好软好有弹性 男主女主水乳交融的小说

    好软好有弹性 男主女主水乳交融的小说

    出了城,顾清竹也不在顾忌什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  “你有没有名字?”小男孩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叫他,本打算说出名字,却在回忆起以前种种后,有了抛开一切重新来的念头。顾清竹看小孩又发起呆,想了想,起名...

    阅读: 3282

  • 爽死我了快停下好大 腿心是哪里

    爽死我了快停下好大 腿心是哪里

    季萌萌轻飘飘的话一出,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  确实,他们之前完全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不明由来的,白欧感到恼火。季萌萌说得完全没错,但他却说什么都无法认同季萌萌的话。  他想反驳季萌萌,却半天没...

    阅读: 6623

  • 壁水(师徒H) 帝王夺臣妻小说

    壁水(师徒H) 帝王夺臣妻小说

    “一年前,一个青年带着龙吟剑去局里登记。  依照惯例,得到一级剑的人就会被政府授予官职,龙吟既出,我们对他格外重视,给他的待遇都是最好的。  他叫司远,当时他也答应了接受官职。  可是,不到一个月,他...

    阅读: 88

  • 老董最新番外篇 男朋友一晚上要个不停

    老董最新番外篇 男朋友一晚上要个不停

    爱情就像银行里存一笔钱,能欣赏对方的有点,就像补充收入;容忍对方缺点,这是节制支出。所谓永恒的爱,是从红颜爱到白发,从花开爱到花残。---培根。  傍晚,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清浅地飘浮在海水上,微风低吟浅...

    阅读: 4433

  • 乖别害羞把腿张开宝贝 她用肥大的奶

    乖别害羞把腿张开宝贝 她用肥大的奶

    东夏市的秋天气候十分宜人,随处飘来的花香更令这个城市充满了浪漫气息,哪怕是一些老城区人多路况不好,街边的风景也能为这里增添上一丝怀旧的味道。  比起京通那样压力大的都市来讲,这里更适合居住。  但是池...

    阅读: 3646

  • 厨房撞击美妇臀 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厨房撞击美妇臀 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本来就是不是什么特别的病毒,不过是让电脑卡机的障眼法罢了,易景行偏偏把键盘敲出了这个病毒超级厉害的样子。完全不懂电脑的苏笙自然是被这一顿猛如虎的操作唬得五体投地,易先生的形象瞬间高大。  “好了。”易...

    阅读: 7203

  • 蹭蹭不进去为什么很舒服 爸爸的棒棒糖

    蹭蹭不进去为什么很舒服 爸爸的棒棒糖

    有时实在是太累了,担心睡在树枝上会不小心从上面掉下去,就会去附近找找看有没有猎户留下来的空着的草屋,若是没有,便会找当地的农户借宿一宿。  有些农户善良老实,看她孤身一人,会热情的迎她进屋歇息,还会给...

    阅读: 7915

  • 将军不可以1v1h 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将军不可以1v1h 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海夫人住了一天就走了,海府还是需要这个女主人的。等送走了海夫人,雪晴忍不住和冰焰及夏红樱比划了一下。单论剑法巧妙,冰焰和夏红樱加起来才勉强能和她打个平手,不过若是加上内力比拼,她就只能排第三。冰焰和夏...

    阅读: 7853

  • 主角收服很多手下的小说 h文书包网

    主角收服很多手下的小说 h文书包网

    看他一本正经说得有模有样,绫音嘴角抽了抽,将信将疑地小声说:“都修行到这份上了,还只在蓬莱做个散仙,挺可惜的哦。”他却叹了口气:“只因我还有一段恩情未必报,始终不得正果。”嘛,这梗有点耳熟!“啊哈!这...

    阅读: 5437

  • 一箭三雕小说 许晖 一女n男小说

    一箭三雕小说 许晖 一女n男小说

    宋父如丧考妣一般的表情,三两步来到大厅中央,关掉宋伊人正看得兴致勃勃的电视,然后随手将公文包扔在了沙发上,如同是泄了气一般的瘫坐在宋伊人的旁边。“什么事?”宋伊人一脸警惕,虽然对外无比的任性嚣张,但是...

    阅读: 3244

  • 小宝贝你下边湿啊 涨奶后吸空了怎么还疼

    小宝贝你下边湿啊 涨奶后吸空了怎么还疼

    .27  其实何暖又哪里看得进去书呢,哎。    今晚一系列的事情,让何暖心里开始有了期待,有了期待就会有更多的担心。    算一算,自己知道宁书快三年了,跟宁书认识也半年了。这半年来和宁书的相处从惶恐...

    阅读: 985

  • 男朋友在我杯里下了药 小妹不要怕

    男朋友在我杯里下了药 小妹不要怕

    早上悠悠醒来,林清嘉不着急着起床,躲在被子里刷完微博、逛朋友圈,惬意得很。 准备去洗漱时,看到窗外“厚厚”的雪,林清嘉惊呼起来。她自小在南方长大,而她的家乡更是少有机会见到雪。 更准确来说,应该是就没见...

    阅读: 7450

  • 在办公室做的最疯狂的事情 3p做爱口述

    在办公室做的最疯狂的事情 3p做爱口述

    “你也想?”语气里带着调笑,一直帮她顺气的那只手却停滞了动作,没有离开,他的手搭在她的背上,心口后方的位置,好像在探究伊笙说的话的真实性。  她感到明显不适,微怔,然后往旁边挪了挪,避开秦诺的手,答,...

    阅读: 7638

  • 谁怜葬花人txt 殿下,不要了太多了

    谁怜葬花人txt 殿下,不要了太多了

    宋挽歌的眼底闪过一道异样的光。  其实——  她也不知道,这金钗遇水竟然会消弭无形。  她敢那么笃定,不过是相信他男人。  她都想好了,最坏的结果,不过是那金钗是真的,她赔个五两金子,这也没什么。  ...

    阅读: 2408

  • 在办公室把校花办了 宝贝乖乖的让我吃

    在办公室把校花办了 宝贝乖乖的让我吃

    开学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大家都熟悉起来。虽说后面的都是问题少年,但是路漫星和孟悄也不是什么好学生,一起抄过几次作业后也熟的差不多了,大家相处的还很和谐,尤其是李俊辰,话多还挺热情,孟悄和他打的火热。至...

    阅读: 2662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