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别害羞把腿张开宝贝 她用肥大的奶_陌上纤舞

2020-04-10 12:57:13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2773

东夏市的秋天气候十分宜人,随处飘来的花香更令这个城市充满了浪漫气息,哪怕是一些老城区人多路况不好,街边的风景也能为这里增添上一丝怀旧的味道。

比起京通那样压力大的都市来讲,这里更适合居住。

但是池万锦此刻的心情却糟糕透顶。

他与池漠洲的谈话算是不欢而散,池漠洲这小子认准了他不会同意甄蕴玺和他的婚事,所以才死杠的,当时他还真想让他娶甄蕴玺,看还杠不杠?

但是现在他却觉得不对劲了。

他怎么觉得这更像是池漠洲和甄蕴玺设下的圈套?池漠洲真的想娶那个女人了?

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无比愤怒,池漠洲这个臭小子竟然这么算计他,这个儿子真的算是白养了啊!

这件事他一定得好好盘算一下,他要看看,这两个人到底是不是给他下套呢?

于是他重新驱车到了甄蕴玺的公司。

荀思晴淡定地给大咖上茶,比第一次冷静了不少。

这次甄蕴玺来得极快,她微笑地坐到池万锦的对面问道:“您是来告诉我,您同意我和池漠洲的婚事了?”

“同意了。”池万锦一边说着,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她的表情。

甄蕴玺立刻洋溢着喜悦的表情问道:“那池漠洲不会不同意吧!您问过他了吗?”

“他已经同意了。”池万锦心里冷哼,现在还跟他在这儿演戏?

甄蕴玺笑的更欢了,看着他说:“那真是太好了呀!不过咱们得先说好,等我和池漠洲结了婚,我才会过户,万一您拿到地了,不同意我们结婚怎么办?”

池万锦沉默了一下,说道:“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你和池漠洲领了证,你就过户怎么样?”

“行呀!没问题,反正现在网络发达,到时候我把我们的结婚证放到微博上官宣一下,所有人都知道我们结婚了。”甄蕴玺一脸的憧憬。

池万锦心里冷冷的想,你想的美!

池万锦站起身,打算离开。

甄蕴玺跟着站起来,喜气洋洋地说:“爸,谢谢您同意我们结婚!”

“你叫我什么?”池万锦一脸愕然地看着她问,以为自己真的因为岁数大了听力不好。

甄蕴玺一脸真诚地说:“爸,反正我们早晚是一家人,我就提前叫了,不是找您要红包的意思。”

池万锦气的转身就走,把“不要脸”三个字努力地咽回肚中。

甄蕴玺忙追出去说道:“爸,我送您。”

“不必!”池万锦走的脚下如同踩了风火轮。

甄蕴玺一路小跑跟上,给他按电梯,和他一起走进电梯间。

他怒目圆瞪地看着她说:“你给我出去!”

甄蕴玺不依不饶地说:“爸,您是不是假意答应我同意这门婚事,但其实根本没打算让他娶我是不是?”

池万锦瞪着她说:“反正话我说出来了,你爱信不信!”

就这么一来一回之间,电梯门已经关上,电梯开始下行。

于是甄蕴玺把他送到了写字楼外,车子旁边。

她站在车边微笑,“爸,您慢走。”

池万锦冲司机发脾气:“赶紧开车,动作这么慢,你是老年痴呆了吗?”

平时他不会对公司员工说话这么难听,但是今天他真的被甄蕴玺的厚脸皮给气坏了,再不出出气,他能憋死。

甄蕴玺脸上一直都是喜悦而幸福的表情,目送着车子离开,她也没回公司,直接开车去找池漠洲。

她到的时候,工地正是午饭时间,工人们在工地门口进进出出,甄蕴玺就这样大刺刺地走了进去,引来一堆好奇的视线。

池漠洲的桌子上摆着工作餐,但他却没有用,站在办公桌前不知在想什么。

甄蕴玺心情大好地走进门,把小包往沙发上一甩,几步跑过去就勾住他的脖子一脸开心地问:“你真的答应娶我了?我是不是可以改口叫你老公了?”

池漠洲看向她,目光没有什么温度,只是问她,“想嫁我?之前是谁说不打算嫁人的?”

“是女人都想要名分嘛!之前知道你肯定不娶我,当然要嘴硬了,要不一点面子都没了,现在有条件自然要利用上,万万没想到你会同意娶我,你说,你是不是早就爱上我却不敢承认?”甄蕴玺撅着嘴撒娇。

他好笑地扶住她的腰说道:“就这么想嫁我?这么爱我?”

完美地避开了她的问题。

“是呀是呀,你看不出来我对你的感情吗?我早就离不开你了,反正你答应过我和我在一起不会和别的女人有关系的,那你迟早都是要娶我对不对?反正我不会和你分开的!”一番话她说的撒泼耍赖,不依不饶。

他捏着她的鼻子问:“当初买那块地的时候就算计着这个呢是不是?”

“当然了,等我们结婚,这块地就送给你,开心吗?”甄蕴玺说着,踮起脚尖亲了亲他的脸颊,一脸的欢欣愉悦。

“我缺这几亿?”他笑着问她。

“喂,当初让你娶林筱的时候,林家嫁妆可不如我吧!这点嫁妆你家都看在眼里了,我这块地就是再不好,对你们来说也是雪中送炭的吧!你说我有什么嫁不得的?”甄蕴玺反问道。

池漠洲跟着反问:“你甄家有林家的规模?你有林筱的名声?”

甄蕴玺一听,立刻推开他,气急败坏地说:“我就知道你看不起我,那你别和我在一起啊!你家人别求着我买地呀!你甩了我呀!”

一看她真生气了,他过来拉她,她一反手就将他的手甩开,丝毫不犹豫。

他强势地把人拽到自己怀里,按住她不让她挣开,哄道:“行了,我就是和你开开玩笑的,你看你这点心眼儿?还真的当真了?我和你说,你别高兴的太早了,以我对我爸的了解,他是不会为了这块地让我娶你的,到时候怕你空欢喜一场。”

甄蕴玺气的溢出泪花儿,她看着他泪眼婆娑地问:“你是不是不想娶我?”

“谁说的?如果他不是试探我,是真的同意我们结婚,我当然会娶你,正如你说的,反正我也不可能和别人在一起,我不娶你还能娶谁?”他一边说着,一边摸着她的长发说道。

刚刚还伤心欲绝,她立刻便喜极而泣了,抱着他的脖子趴在他的身上,依赖十足地仰望着他说:“老公,我好幸福啊!”

“这么快就改口了?害臊不害臊?”他笑着去点她的鼻子,调侃道。

“真的好想嫁给你嘛!”甄蕴玺在他身上蹭了蹭。

他只觉得火气蹭蹭往起蹿,他把她往外拽,沉声说道:“好了,小祖宗,你再蹭下去,别怪我在这儿办了你!”

甄蕴玺笑嘻嘻地跑开,抻着脖子看了桌上的菜说:“就吃这个呀,早知道我给你送饭来了。”

“没诚意。”池漠洲说罢,又说:“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

“我才不要吃工作餐,我本来要去店里的,我先走了,你慢慢吃。”甄蕴玺说着,已经拽了包走到门口。

他怎么可能让她就这样离开?于是威胁道:“你敢给我迈出去一步试试?”

但是很可惜,他的威胁一点用处都没有,甄蕴玺站在门口笑嘻嘻地冲他摆手,“老公再见!”

池漠洲:“……”

人就这样走了,池漠洲看眼工作餐,他本来就不想吃,现在她一走,他更没胃口了。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甄蕴玺开到半路的时候,荀英姿的电话便打了来,问她,“祖宗,您又折腾什么呢?现在网上遍地都是你送池少他爹的照片,还谣传你要嫁给池少了?”

甄蕴玺把车子开到路边停下,手搭在方向盘上,漫不经心地说:“是呀,他敢娶我就敢嫁!”

荀英姿沉默了一下,没再问下去。

甄蕴玺继续说道:“记者骚扰你呢是吗?就说我马上要去店里,让他们到世茂来堵我。”

“知道了。”荀英姿说罢,挂了电话。

甄蕴玺一路笑着将车开进世茂门口的停车场。

好像全市的记者都出洞了,偌大的世茂正门口被挤的熙熙攘攘,场面十分盛大。

甄蕴玺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水红裙子,小心抚平,这是刚上架的新品,做了不少呢!

她下了车,记者们顿时涌过来,世茂的保安们也都跟着跑过来,怕人多出事。

“甄小姐,请问池家是答应您和池少的婚事了吗?”

“甄小姐,是不是好事将近了?”

“甄小姐,请问上午池先生去您公司是为了什么?”

……

一堆问题向她砸来,无非都是围绕着上午被偷拍下的照片问的。

甄蕴玺送池万锦出门的照片,已经被传遍了整个网络。

甄蕴玺笑的如同春风拂面,一看心情就非常好的样子,她看向记者们说道:“各位,上午爸他……哦不,不好意思,叫顺口了,不好改,池先生来我的公司是为了一块地,谈的是正事,不过你们猜的也没错,他并不反对漠洲娶我。”说到这里,她不好意思地将长发抚到耳后,说道:“我们的确要好事将近了,谢谢你们的关心,到时候举行婚礼的时候,欢迎你们参加。”

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美的,即将结婚的她真是一笑倾城百媚生,再加上她平易近人的态度,谦恭的话语,更加在众记者们面前刷了一波好感度。

从最开始被捉奸,谁也没想到她能一路扶摇之上,成为池漠洲的女朋友,又即将成为池漠洲的正牌老婆。

真是人生赢家,女人的典范。

记者们都感受到了喜气,由衷地祝福她,可见今天写的,必然都是好的。

池万锦都惊呆了,他万万没想到只是甄蕴玺跟着他出门,就能成了现在这种场面。

他有一种中计的感觉,她那么巴巴赶着送他,冷脸都赶不跑,原来是为了这个,她以为全世界都知道她要和池漠洲结婚,他就同意池漠洲娶她了吗?

开什么玩笑?

这样心机深沉的女人,是一定不能进池家大门的。

他正恼火地想着,妻子的电话便进来了,他想都没想就接听了。

江雪柔的声音一贯温柔,问道:“万锦,我刚刚看新闻了,你同意漠洲娶甄小姐了吗?”

“怎么可能?哼!休想!”池万锦冷冷地说道。

江雪柔叹气道:“你一直在东夏市,我还没和你说呢,前两天颜太太同我聊天,拐弯抹脚地说什么要赶紧解决那个甄小姐,不然容易闹的一发不可收拾,后来还说颜小姐也在东夏发展,反正说了好多,云里雾里的我也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后来回来一想,怎么她家又好像有要联姻的意思呢?咱们是不是得先商量好,万一人家真的提出来,我要怎么说啊!你看别回头因为误会,闹得两家不愉快。”

“你说颜家想联姻?”池万锦眼前一亮。

江雪柔说道:“我也只是猜测,毕竟上次人家拒了咱们,我不好再乱说,不过你想想,颜小姐在国外进修那么久,放着京通不呆,偏偏跑去东夏给人打工,这是什么道理?”

池万锦沉吟了一下说道:“你猜的应该不假,现在的池漠洲和以前当然不日而语,颜家后悔自然是再正常不过的,如果对方表现出这个意思,你就要迎合,知道吗?”

江雪柔笑了,说道:“我迎合有什么用?咱们儿子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

“婚姻大事还真能由他自己作主?这次我要给那个女人一个教训,让她成为东夏的笑话。”池万锦冷冷地说。

江雪柔劝道:“你别这样子,人家一个小姑娘,不要欺负她,再说到时候伤了儿子的心那就不好了。”

“他还怕伤心?你不知道他有多混蛋,真是气死我了,你放心吧!我有分寸。我告诉你,颜家一定要抓住了,颜小姐不知道多少人求娶,知道吗?”池万锦不放心地嘱咐道。

当初没和林家联姻就对了,现在有更好的等着,池漠洲这小子倒是个有福的。

毕竟当时想联姻的时候颜凝瞳还在国外,颜家又没那个意思,所以他自然是死心的,现在既然有了希望,他当然不能放过。

“知道了,你放心吧!”江雪柔一口应道。

有电话进来,池万锦一看,是老宅的电话,他立刻说道:“爸给我打电话了,先这样。”他说着,匆匆挂了电话赶紧接父亲的电话。

声筒中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你终于打算用你儿子来换地了?”

“爸,没、没有这回事。”池万锦忙说道。

“地的事怎么样了?”

“正在进行中呢!”池万锦低声说道。

“这点事再弄不好,我看你就可以提前退休了。”

电话被重重的挂上,池万锦长出一口气,从来没被一个女人这么耍弄的他,哪怕提前退休也得让那个女人得到教训。

甄蕴玺在店里转了一圈,便上楼去吃饭。

这里的餐厅是会员制,从不接待非会员,所以相对比较私密,当然价格也很美丽。

她从来都不会委屈自己,给自己叫了价格不菲的三道菜,打算美美地享受一顿,毕竟折腾这么久,她早就饿透了。

美餐刚刚端上来,邹皓便从后面走过来,坐到她的对面。

甄蕴玺心情不错地打招呼,“邹总您好呀!”

早就想去找他的,只是现在被池老爹给拖住了,现在邹皓主动找她,难道是要赶她走?

邹皓身穿米灰格子西装,金丝边眼镜与之十分相配,看起来格外儒雅,他扶了下眼镜,问她:“真打算嫁给池漠洲?”

甄蕴玺一边享受美食一边说:“当然是能嫁就嫁喽!以后我就是池太太了,邹总不会把我赶走吧!”

邹皓笑了笑问道:“你听谁说我要赶你走的?”

“庄炜恒喽,那副得意的嘴脸实在太讨厌了。”甄蕴玺露出嫌恶的表情。

邹皓说道:“怎么会呢?好歹你是我的大媒人,我把他赶走也不会赶你走的。”

甄蕴玺直言问道:“就不怕得罪你未来的妻子?”

商人一般不会任性,邹皓也应该不会不理智地去得罪池漠洲未来的老婆,但是邹皓那么喜欢林筱,万一迷昏了头也说不准,所以她还是先打探清楚比较好。

邹皓笑笑,说道:“如果都依着她,我不用做生意了,放心吧,我不是那种被女色迷昏头的人。”

听到这话,甄蕴玺就放心了,她胃口更好,心情不错地问:“邹总要不要一起吃?我请你?”

“我已经吃过了,在我的地盘还能让媒人请客吗?单我已经买了,不够的话,随便要,记我账上。”邹皓大方地说。

甄蕴玺也没客气,爽快地说道:“那就谢谢邹总了。”

邹皓站起身说道:“不用和我客气了,我的小娇妻不懂事,她要是惹你不高兴,就直接和我说,到时候我管她。”

“邹总可真够宠她的,羡慕啊!”甄蕴玺恭维地说,拿他的话并未当真。

邹皓开玩笑地说道:“你早说羡慕,我就娶你了,到时候让你为所欲为,怎么样?”刚说完,他便紧跟着说:“开个玩笑,别往心里去,我走了,你慢用。”

说罢,他抬腿就走,根本没给甄蕴玺说话的机会。

甄蕴玺:“……”

她不喜欢这样的玩笑,邹皓是过来和她示好的吗?

她可以理解,毕竟没人喜欢惹池漠洲未来的老婆,所以林筱想在她身上出气,恐怕要失望了。

邹皓回到办公室,看到林筱已经在他办公室等他了。

“你什么时候把甄蕴玺赶走啊!”林筱一看到他便直接问道。

这些日子她一提这个事儿,他就要她,每次还特别粗鲁,搞的她疼的要命,她怎么都不明白,他看起来那么儒雅的一个人,怎么在这种事上一点都不温柔?

所以这两天她一直在躲他,要不是看到池漠洲要娶甄蕴玺的新闻,她被气疯了,她也不会来找邹皓。

“不躲我了?”邹皓说着,走过来将人抱进怀里。

林筱有些抗拒,她一边推他一边说:“你别再来了,我这几天痛的要死,我和你说正事呢!你一直回避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根本没打算赶她走?”

邹皓没放手,抱着她柔声道:“让我抱抱,这两天想死我了。”

他将人抱到沙发上,就这么拥着她说:“之前我让人核算了违约金,她签了十年的合同,违约金不少,当然为了让你出气,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

林筱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神情,一想到甄蕴玺被赶出去心里就开心不已,池漠洲的老婆又如何?她还不是说赶就赶?

邹皓继续说道:“不过现在和之前的情况不同,池漠洲要娶甄蕴玺,我想买他们在建的一个商场,所以目前还不能得罪甄蕴玺。”

林筱一怔,看着他问:“你说什么?”她问罢,把他抱着自己的手挥开,怒道:“你说不赶就不赶,你知道我在朋友面前有多没面子吗?”

“林筱!”邹皓沉下脸,不悦地说:“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能不能成熟一些?在商场上多个朋友多条路,池漠洲那样的人,谁也不想惹,你难道不清楚吗?”

林筱无法接受,她以为她嫁给邹皓总算有了个好归宿,可万万没想到嫁给池漠洲才是最好的。

邹皓看着她说:“我知道你不开心,想要什么自己去拿,我来签单,你总和甄蕴玺过不去,会让我以为你对池漠洲还没有死心,从这点上来说,我就不可能如了你的愿赶甄蕴玺走,毕竟甄蕴玺和池漠洲在一起,我也会有安全感。”

“我没有!”林筱辩驳道。

现在她的心思都在他身上,哪里有心情去想池漠洲?她就是单纯的讨厌甄蕴玺不行吗?

“没有更好,没有的话你也没必要和甄蕴玺过不去了,将来等你嫁给我,成了我的太太,总要为大局考虑的,我的生意好了,你的地位也在提高,如果有一天我能超过池漠洲,你就算不用赶甄蕴玺走,你也比她地位高,是不是?”邹皓耐心劝道。

林筱更后悔了,她还不如拼尽全力嫁给池漠洲。

邹皓拍了拍她,说道:“自己出去转转吧!我要工作了。”

林筱站起身,向外走去,一脸的失魂落魄,他得到她,所以态度开始变了吗?

她后悔了,后悔听信他的花言巧语,也后悔没听妈妈的话,过早的把自己交给他,婚前就如此,还指望他婚后对她好吗?

浑浑噩噩间,她竟然走到了甄蕴玺的店门口。

甄蕴玺刚刚吃完饭回店里,她看到站在店门口的林筱,不由叫了一句,“林小姐,来挑衣服呀?随便选,让邹总签单。”

林筱瞥了甄蕴玺一眼,她才不会傻疯了给甄蕴玺送钱呢!

甄蕴玺站在店门外感慨道:“真是世事难料啊!之前你差点嫁给池漠洲,现在成了我要嫁给他,你不恭喜我吗?”

这绝对是挑衅,林筱怒道:“甄蕴玺你别得意的太早,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赶你走?你别忘了你是在谁的地盘上!”

甄蕴玺轻轻地笑,她双臂环胸,说道:“那你赶呀!你现在还不是邹太太呢吧!就算是邹太太,也不可能说赶走我就赶走我吧!你知道违约的话,你们商场要赔多少钱吗?你先看看自己有没有分量值这些钱吧!”

林筱被气疯了,她以为她要嫁给邹皓就不会被甄蕴玺欺负了,可万万没想到她还是会被甄蕴玺欺负,并且对方越来越嚣张,甄蕴玺嫁了池漠洲之后,她与甄蕴玺更是云泥之别!

“你别以为你能嫁成漠洲哥,你以为池家会娶你吗?你别太天真了,你看有人承认吗?”林筱气的大声叫道。

甄蕴玺也毫不示弱地大声说道:“我可是亲口听到漠洲的爸爸同意的,我有录音为证,反倒是你,马上就要嫁给邹总了,总要避嫌的吧!你一口一个漠洲哥,他是你亲哥吗?你就不怕邹总误会?”

林筱快要气疯了,颜凝瞳走出店门,一把将林筱拉开,说道:“去我店里坐坐吧!”说着,她歉意地看向甄蕴玺说道:“不打扰你了。”然后便把不甘心的林筱扯进涅生。

林筱气的哇啦哇啦叫,“你看她得意的,凝瞳,我真是不甘啊!”

颜凝瞳劝道:“林筱,你这不是让人看笑话吗?你又不是她的对手。”

林筱抓着她的手臂叫道:“凝瞳,以前漠洲哥不是想娶你吗?你只要点头他肯定就来娶你了,你嫁给漠洲哥好不好?”

“你不要乱说。”颜凝瞳微微蹙起眉。

“我没有乱说,凝瞳,我知道你心高,可是你放眼整个京通,有哪个比的过漠洲哥的?就好像我,以为找到依靠了,可他根本就不是漠洲哥的对手,我还不是得屈于甄蕴玺那个女人之下?你心再高,到时候嫁一个不如漠洲哥的,到时候你不是和我一样?”林筱看着她问。

颜凝瞳摇头说道:“我又没打算和她比什么,我颜凝瞳还用靠个男人体现出自己的价值吗?”

“可是凝瞳你迟早要嫁人的吧!你总不能嫁一个还不如你的吧!”林筱努力劝说,池漠洲可以娶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但是就不能娶甄蕴玺。

颜凝瞳微微一笑,说道:“好了林筱,我知道你现在生气,可你说的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你看池漠洲他都要娶甄蕴玺了,我的骄傲也不允许我当小三,所以你就别说了。”

林筱一脸失望。

颜凝瞳劝道:“我看你还是把邹总那边哄好吧!上次你说让邹总赶甄蕴玺走,不会惹他不高兴了吧!”

一听这个,林筱更蔫了,她气道:“男人都是骗子,他说的好听,可是现在甄蕴玺要嫁池漠洲了,他哪里还敢惹她?更别提把人赶出去了。”

颜凝瞳说道:“别再说赶不赶甄蕴玺的话了,你和邹总的幸福生活与甄蕴玺也没什么关系,你应该知道,池少他看中的并不仅仅是甄蕴玺的美貌,我认为他看中的更多的是甄蕴玺的能力,她的能力你不可否认,如果她的事业不成功,自然也就没有魅力,只能被定义成情妇而不是妻子,明白吗?”

林筱听的豁然开朗,她一脸惊喜地看向颜凝瞳问:“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把甄蕴玺的事业破坏了,她也就不能嫁给漠洲哥了是吗?”

颜凝瞳一脸茫然,问道:“我什么意思?我说什么了?”

“哦哦哦,你什么都没说,是我自己想明白了。”林筱开心地说:“你要好好干哦,把甄蕴玺给比下去,让她店里的东西卖不出去。”

颜凝瞳笑着说:“我们两个店的风格不同,你说的我可做不到,我看人家店的生意很好,除非衣服有质量问题,否则的话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有质量问题?”林筱听的又是眼前一亮,她站起身说道:“你忙吧!我没事了,我先走一步。”

林筱匆匆往家赶,她要好好盘算一下这件事,现在讨好她的人多着呢!她有很多人可以用。

回到家,一进门她便听到母亲的声音,“你和颜凝瞳进展的怎么样了?”

林筱走进门,看到哥哥坐在妈妈的对面,她说了一声,“凝瞳那是漠洲哥的。”

汤美凤看向她不认同地说:“你今天是不是又去找甄蕴玺的麻烦了?”

“妈,是她找我麻烦好不好?”林筱气的怒道。

汤美凤摇头说道:“小筱,你已经和邹皓订婚了,就不要再去招惹甄蕴玺,她现在能嫁给池漠洲,对我们很有利,你哥哥是打算娶颜凝瞳的,你不要在里面掺和。”

“妈,凝瞳只有漠洲哥才能配上。”林筱执拗地说。

汤美凤站起身怒道:“行了,你够了,一口一个漠洲哥,人家把你当人看吗?你给我上楼,好好准备嫁人,别管闲事,自己的哥哥都不想着,我真是养了个白眼狼!”

林筱气的往楼上跑,她非得把甄蕴玺的婚事搅黄了不可!

相关文章

  • 厨房撞击美妇臀 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厨房撞击美妇臀 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本来就是不是什么特别的病毒,不过是让电脑卡机的障眼法罢了,易景行偏偏把键盘敲出了这个病毒超级厉害的样子。完全不懂电脑的苏笙自然是被这一顿猛如虎的操作唬得五体投地,易先生的形象瞬间高大。  “好了。”易...

    阅读: 7500

  • 蹭蹭不进去为什么很舒服 爸爸的棒棒糖

    蹭蹭不进去为什么很舒服 爸爸的棒棒糖

    有时实在是太累了,担心睡在树枝上会不小心从上面掉下去,就会去附近找找看有没有猎户留下来的空着的草屋,若是没有,便会找当地的农户借宿一宿。  有些农户善良老实,看她孤身一人,会热情的迎她进屋歇息,还会给...

    阅读: 7662

  • 将军不可以1v1h 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将军不可以1v1h 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海夫人住了一天就走了,海府还是需要这个女主人的。等送走了海夫人,雪晴忍不住和冰焰及夏红樱比划了一下。单论剑法巧妙,冰焰和夏红樱加起来才勉强能和她打个平手,不过若是加上内力比拼,她就只能排第三。冰焰和夏...

    阅读: 7489

  • 主角收服很多手下的小说 h文书包网

    主角收服很多手下的小说 h文书包网

    看他一本正经说得有模有样,绫音嘴角抽了抽,将信将疑地小声说:“都修行到这份上了,还只在蓬莱做个散仙,挺可惜的哦。”他却叹了口气:“只因我还有一段恩情未必报,始终不得正果。”嘛,这梗有点耳熟!“啊哈!这...

    阅读: 1482

  • 一箭三雕小说 许晖 一女n男小说

    一箭三雕小说 许晖 一女n男小说

    宋父如丧考妣一般的表情,三两步来到大厅中央,关掉宋伊人正看得兴致勃勃的电视,然后随手将公文包扔在了沙发上,如同是泄了气一般的瘫坐在宋伊人的旁边。“什么事?”宋伊人一脸警惕,虽然对外无比的任性嚣张,但是...

    阅读: 5885

  • 小宝贝你下边湿啊 涨奶后吸空了怎么还疼

    小宝贝你下边湿啊 涨奶后吸空了怎么还疼

    .27  其实何暖又哪里看得进去书呢,哎。    今晚一系列的事情,让何暖心里开始有了期待,有了期待就会有更多的担心。    算一算,自己知道宁书快三年了,跟宁书认识也半年了。这半年来和宁书的相处从惶恐...

    阅读: 3272

  • 男朋友在我杯里下了药 小妹不要怕

    男朋友在我杯里下了药 小妹不要怕

    早上悠悠醒来,林清嘉不着急着起床,躲在被子里刷完微博、逛朋友圈,惬意得很。 准备去洗漱时,看到窗外“厚厚”的雪,林清嘉惊呼起来。她自小在南方长大,而她的家乡更是少有机会见到雪。 更准确来说,应该是就没见...

    阅读: 6232

  • 在办公室做的最疯狂的事情 3p做爱口述

    在办公室做的最疯狂的事情 3p做爱口述

    “你也想?”语气里带着调笑,一直帮她顺气的那只手却停滞了动作,没有离开,他的手搭在她的背上,心口后方的位置,好像在探究伊笙说的话的真实性。  她感到明显不适,微怔,然后往旁边挪了挪,避开秦诺的手,答,...

    阅读: 1190

  • 谁怜葬花人txt 殿下,不要了太多了

    谁怜葬花人txt 殿下,不要了太多了

    宋挽歌的眼底闪过一道异样的光。  其实——  她也不知道,这金钗遇水竟然会消弭无形。  她敢那么笃定,不过是相信他男人。  她都想好了,最坏的结果,不过是那金钗是真的,她赔个五两金子,这也没什么。  ...

    阅读: 1660

  • 在办公室把校花办了 宝贝乖乖的让我吃

    在办公室把校花办了 宝贝乖乖的让我吃

    开学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大家都熟悉起来。虽说后面的都是问题少年,但是路漫星和孟悄也不是什么好学生,一起抄过几次作业后也熟的差不多了,大家相处的还很和谐,尤其是李俊辰,话多还挺热情,孟悄和他打的火热。至...

    阅读: 7084

  • 一个男的每次见面就想吻你说明啥 我女婿一天操8次

    一个男的每次见面就想吻你说明啥 我女婿一天操8次

    洛瑶只知道玲珑戒能储物,但万万没想到寄主功力超过一甲子后,甚至能藏人。  洛瑶不会想到年纪十三岁的赫涟漪,会有常人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功力。  赫涟漪亮出手中的玲珑戒,情况紧急她来不及多跟他解释,将内力...

    阅读: 7920

  • 生肖守护神 总裁大人放肆爱

    生肖守护神 总裁大人放肆爱

    奇云峰冷笑着看着,一言不发。这一刻,他也不清楚他的敌人是谁了,谁又能做他的朋友了。他的敌人,究竟是他那主人,还是眼前的宫锁心,抑或是其他人。他不知道。谁又能做朋友呢?他又有几个朋友呢?他也不知道。他忽...

    阅读: 7195

  • 宠妾上位记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宠妾上位记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什么?”黄浦玉震怒,那个该死的女人她竟然逃走了?“王爷,现在该如何是好?”随风从白素素口中一得知顾嫣然留信出走的消息。就立即飞奔过来禀告,这件事事态极其严重,万一要出了什么岔子,那就糟了!“王爷,发...

    阅读: 4861

  • 宝贝撞你舒服吗宝贝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宝贝撞你舒服吗宝贝 兽黑狂妃皇叔逆天宠免费阅读

    “又到饭点了,吃饭啦!”马丽霞拍着徐慧敏的肩膀说道,“你去喊一下你的主管安姐吧,我在电梯门口等你们”。“好的,丽霞。”徐慧敏说道。“你们觉得金融男怎么样呀?”徐慧敏一边吃饭一边问道。“金融男?”马丽霞...

    阅读: 1318

  • 啊…温柔一点 异种族的虏姫

    啊…温柔一点 异种族的虏姫

    不怪小秦吃惊,其实这是金灿灿想出来的独到方法。开了大锅饭过后,她每天都有一大堆文件要看,有时候重要的文件都会忘记。所以就让刘强根据文件的重要性来决定拍桌子的强度,这样子她也好选择看文件的先后。“那个…...

    阅读: 1435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