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开了她的胸口 轰出胜肉渣_因为是魔王啊

2020-01-05 18:36:41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598

在魔王病好的第二天,亚斯格亲自将要为她选个管家的事说了一遍。

他知道魔王不会同意,但招选管家一事刻不容缓。

到今为止,魔族与勇者的上场大战已经过去了百余年,魔王的父亲,五代魔王乌拉韦赫尔与勇者同归于尽,葬身火海,人族与魔族均伤亡惨重,只得按甲寝兵,休养生息。

因为教会的主导,人类在战争后拥护勇者的子孙成为王,原本四分五裂的各国合为一体,很快修补了战争的损失,成为整个大陆上不可小觑的一股势力。

当然,魔族也迅速恢复,年幼的六代魔王被推上王座,定住了军心,慌乱的民众从失去王与大将的恐惧中稳定下来,开始归于平静。

可往往,安逸的静谧最为致命,人类与魔族无论谁在此时出手,都会给对方带来致命伤害。深谙此理的亚斯格可不会将机会让给人类,何况,看似坚不可摧的人类属国弱点连连,现在出战必能将其一举拿下。

亚斯格早已将计划制定完毕,就等魔王一声命令,可重点就是魔王不会下令,这位年幼的六代魔王坚持奉行偃武修文的政策,哪怕大臣们对其怨言不断。

头疼却又无可奈何的亚斯格在这种情形下只好使用软的,而一位可以随时跟在魔王身边洗脑的管家是最好的选择。

“魔王殿下,这几位你喜欢哪个?”艾森手一挥,指向排成一列的几位青年,“他们可都是魔族的才俊。”

这倒像是小说里人类大小姐选夫婿的场景,魔王看着眼前相貌堂堂的数位男子想,不过,如果不选的话亚斯格又得说个没完,干脆随便找一个应付好了。

“他。”

魔王指向队尾一个银发青年。

“你确定?”

“确定。”

“为什么?”

“因为我是眼镜控!”

喝水的艾森因为魔王不同寻常的回答呛住,他咳嗽着回头,看青年戴着金丝眼镜,衬的他整个人文质彬彬,只有那双灰色的眸子冷了点。

“你可真会挑。”艾森看清对方后,摇头笑了。

“什么意思?”

“他可是你父亲亲选的四位之一,往日都是暗里行动。”

魔王一楞,那四位辅佐者她已经见过三位,只有这第四人,未闻其名更未见其身,叫她以为对方已经撒手不干了,或者跪了,却从没想过对方只在暗里行动。

“呃,要不我换个?”

魔王犹豫开口,她担心这位和亚斯格一样,又是个管东管西的唠叨主。

“这位还是个大厨,你爱吃的巧克力就是他做的。”

“就决定是你了!”

魔王上前握住了对方的大手,眼睛里冒着金光。

“阿尔希罗一定忠心为魔王殿下您服务。”银发青年推推眼睛笑了。

但他没料到是,这句话的分量比他想的要重的多,因为魔王的管家不是个好干的活,绝对。

“魔王大人,你不能又只剩下胡萝卜。”阿尔希罗看着魔王餐盘中剩了数块的胡萝卜,细声开口劝导。

魔王架着手臂一扭头,冷声道:“不要。”

“无论如何,请您把它们吃到肚子里,这是亚斯格公爵特地嘱咐的。”

魔王不悦的皱眉,她瞥了服侍在一旁的女仆,把她唤到了身边。

“你过来。”

小女仆蹑手蹑脚的过去,歪着头等待魔王的指示。

“你叫什么名字?”

“安。。。”话没说完的她被塞了一嘴,下意识的嚼动咽下去,口中甜味返上来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这是餐盘中吃剩的胡萝卜。

魔王耸耸肩,摇晃了两下手中的银叉。

“能进到肚子里就行,亚斯格不就是这么嘱咐的吗。”她笑了笑,跳下椅子,“那么剩下的交给你了,安娜,嗯,没错应该是这个名字,我记得。”

没反应过来的女仆看着餐盘里的萝卜,诧异的“唉?”出声。

一旁沉默许久的阿尔希罗推推眼镜,出声解围:“恐怕亚斯格的意思是让你自己吃下去。”

魔王听了这话,踱步到他面前,指着桌上的胡萝卜道:“一百多年前那场战争一过,魔族的损失达到了千年来的最大值,造成了经济上的赤字,魔族多少子民为了那场战争妻离子散,运气差的丢了命,运气好的,也只是拖着残缺的肢体苟延残喘,他们有些人因为这个原因饭都吃不上!”

餐厅一时安静,女仆红着眼站在长桌边,她的哥哥就是在那场战争中去世的。

阿尔希罗回想起那场悲沧的战事,心里头也有了几分酸涩,不过,他推推眼镜,冷冽嗓音里藏着无奈。

“两者间有什么关系吗?魔王殿下。”

魔王摇摇头,倒是没有被拆穿的慌张,她看向窗外平静的天空,带着苦涩的笑声开口:“父亲就没告诉过你战事因何而起吗?”

阿尔希罗终于愣住,他舔舔干燥的嘴唇,忍不住追问:“大人他,没说过。”

百年前的战争确实发生的莫名其妙,不单单是因为魔族和人类的仇恨,还有他不得而知的,更深层的原因,然而,他信奉的王并没有告诉他们。

阿尔希罗将垂在身侧的双手握紧,他看向餐桌旁年幼的魔王,追问:“您。。知道?”

魔王没说话,她在屋中徘徊踟躇,最后停在了门边,长长的哀怨的叹了口气。

“因为胡萝卜是万恶之源!”

她大吼一声,拉开门快速逃开,留下餐厅内的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拿去倒了吧。”阿尔希罗叹口气,推推眼镜,感叹:

管家真不是个好干的活。

每日下午的三点,是魔王享用下午茶的时间。

现在阳光大好,晴空万里,后园各色花草齐放,清香四溢,引来纷飞的舞蝶。观赏此景的魔王坐在撑起的伞下,喝着雅娜沏好的红茶,等待即将送来的糕点。

“魔王殿下,让您久等了。”

阿尔希罗举着银盘,一碟诱人的草莓蛋糕摆放在上,雅娜放下水壶上前接过,并给了这位同僚一个微笑。

“你就是温利塔家的。。。”

阿尔希罗即将脱口而出的话在看到魔王的瞬间停止。

雅娜笑着点了个头,将手中的蛋糕轻放在了桌上,似乎对那句没有说完的话不好奇也不在意。

“阿尔希罗,你做的蛋糕好好吃。”

魔王含着勺子满足开口,她往日吃的草莓蛋糕,不是奶油味太过厚重甜腻,盖过了水果的香气,就是面包里塞了太多的草莓,奶油没了踪影,很少能吃到像今日如此的,将两者搭配完美的蛋糕。

她把勺子深深陷进奶油中,挖走一大块,放进嘴里。

嗯,阿尔希罗是个很好的厨师。

“您喜欢是我的荣幸,如果想吃什么再说就是。”

“那么就巧克力吧,亚斯格经常要的那种。”

阿尔希罗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他推推眼镜,摇头道:“不行,吃太多甜食您的牙齿会受不住的,就像卡多家那位小姐,已经拔了两颗了。”

魔王把银勺扔在桌上,夸张的往椅子上一仰,阿哈,她担心的老妈子情节来了。

“阿尔希罗,我问你,我是谁?”

忽然转移的话题把阿尔希罗打了个措手不及,大脑一时无法跟上思考这话的用意,只能回答:

“魔王?”

“你是谁?”

“管家。”

“管家的工作是?”

至此,白痴也能琢磨出魔王的用意所在,阿尔希罗无奈推推眼镜,将他在心中筹备已久的话答出。

“为我的王打点一切,准备一切,尽随其愿。”

“我想吃巧克力,多放奶油。”

魔王撑着下巴,笑得狡猾。

“是,魔王殿下。”

见银发的管家从花园离开,雅娜笑着给享用蛋糕的魔王添了新茶,看上去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

而走在路上的阿尔希罗,看着向自己挥手的好友,推了推眼镜。

管家真不是个好干的活。

在晚上的时候,包装好的巧克力被阿尔希罗连着餐点一起送上。

魔王拿着刀叉,想象着巧克力丝滑香甜的味道,口中发出了吞咽的咕噜声,却没去打开吃,而是推到一边,转而去和盘中的小羊排战斗。

“您不吃吗?”

连阿尔希罗都对这点感到吃惊。

“不,我要留着慢慢享用。”说这话的时候,魔王觉得身体都在发痒。

“对了,上午的时候,关于战争的谈话。。。”

魔王放下刀叉,拉开了身旁的凳子,示意自己的管家坐下,而阿尔希罗也照做了,他给自己倒了杯酒,给魔王倒了颜色相似的红葡萄果汁。

“其实我也不知道。”

阿尔希罗喝酒的动作停了,僵硬的停在半空中,只有眼睛随着划动的刀叉移动。

“据说是因为水。”

或是感受到这灼热的视线,魔王还是说了个理由,这是她在战争开始前偷听父母谈话时知道的,但可惜,她只听见水这一句。

“这样啊。。。”

阿尔希罗最终还是喝了酒,他品着红酒在舌头两旁炸裂开的微苦,和余味的甜,感受着喉咙灼热的刺激感,开始沉思。

他记得这种名为莱拉的红葡萄酒,是采用魔界北部麦拉俄平原的葡萄酿制的,这种葡萄因为昼夜温差的变化而养够了糖分,又因吸取了流向人界的麦拉河的清澈河水,而有饱满的汁水,非常适合做酒酿。

流向人界的麦拉河。。。

阿尔希罗晃着酒杯看了魔王一眼,或许这位魔王不过瞎说的,因为唯一会引起争端的麦拉河从没生过问题,它可是魔族和人类赖以生存的重要水域,离了它谁都得玩完,所以不可能有人在这方面找麻烦。

“你吃?”

魔王鼓着腮帮,将切好的羊肉送到了阿尔希罗嘴边。

“谢了,我过会会和艾森一起用餐。”

“和艾森?亚斯格不会生气吗?”

“公爵为什么会生气?”

“他俩不是情侣吗?”

享用着晚餐的魔王,在群仆均在的宽大餐厅中,大声喊出了这句话。

阿尔希罗听见有瓷盘摔在地上碎裂的声响,他觉得自己的心也跟着盘子一同去了,拿掉眼镜,他揉着发涩的眼眶,开始认真考虑如何处理这个大麻烦。

“你不知道?上次酒会后两人还睡在一间房。”

又有盘子碎在地上,阿尔希罗推推眼镜,由衷的感叹:

魔王的管家不是个好干的活,绝对。

相关文章

  • 轻咬她的耳朵 囚禁四十九天 顾浅浅

    轻咬她的耳朵 囚禁四十九天 顾浅浅

    “不好!”纪微甜蓦地站起身,往后退了一步。  骆心妍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激烈,整个人重心都在纪微甜身上,纪微甜突然跟她拉开距离,她差点摔到地上!  勉强稳住身体,错愕的抬头看纪微甜。  像是不敢相信,纪...

    阅读: 2713

  • 被多个男人轮流深抽插的感觉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被多个男人轮流深抽插的感觉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你……你别乱来。”叶青柠过了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订、订婚这件事,不是随便乱来的……”  说到这里,她就说不下去了。  她的声音在颤抖。  和他订婚,就让她这么不舒服?  沈嘉宸不爽地冷哼:“我...

    阅读: 6287

  • 征服名器的美艳尤物  老公 恩 不要吸了

    征服名器的美艳尤物 老公 恩 不要吸了

    楚爸爸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看向林博的目光也凌厉了好多。  “说吧,你要多少钱才能离开我儿子?”  楚爸爸的话让两个人都愣了,楚汉的大脑快速地思考着这句话的意思,他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阅读: 2094

  • 少爷在丫鬟下面塞辣椒 XxX free韩国护士

    少爷在丫鬟下面塞辣椒 XxX free韩国护士

    若说安堇年是我的劫,那么,秦萧,徐妍的青梅竹马,便是她的另一个劫。 我见过他,那个和徐妍一起长大,自负而又傲慢的秦萧。如同安堇年一样,在四年前悄然离开,迫使一路追寻他而来的徐妍,肝肠寸断。徐妍曾说,她...

    阅读: 2326

  • 男生喜欢女上男下是什么性格 安心公主大结局

    男生喜欢女上男下是什么性格 安心公主大结局

    一大清早,手机的闹铃声没把苏琳吵醒,反而是雷爷扔过来的一记飞枕,将苏琳从睡梦中砸醒。  “琳妹妹,快关闹钟”宿舍中的三个人咆哮  苏琳闭着眼睛,用手摸到手机关了闹钟。万分不舍的从被窝中钻出来坐起身子,...

    阅读: 3145

  • 想要热给我 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

    想要热给我 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

    文临树和文馨予磨磨蹭蹭的进去,沈轻只顾着和文茜说话,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妈,父亲今天来道歉的。”文茜不给沈轻转移话题的机会。“我不用他道歉。”沈轻只想这辈子不要再见到文临树就好了。她知道文茜是为了她好...

    阅读: 5119

  • 加紧腿有一阵阵很舒服的感觉 一句污话把男友撩硬

    加紧腿有一阵阵很舒服的感觉 一句污话把男友撩硬

    被提及的许懿祯将手机熄屏,抬头朝着夏尹竹干笑了两声,有些尴尬地推了下眼镜:“我刚刚没听出来。能够再弹一遍吗?”  “没听出来吗?”夏尹竹低声呢喃了句后,摇头拒绝了许懿祯的请求,“没有必要的。一遍听不出...

    阅读: 200

  • 酒店偷拍饥渴少妇在线播放 女刑警被歹徒调教

    酒店偷拍饥渴少妇在线播放 女刑警被歹徒调教

    观看最快速手发站/  手机阅读 .[第456章以前内容全部替换完毕,可以去看了哦~这几天更的有点少,抱歉抱歉~]    沈书衍好像也想到他一般,迟疑了一小会儿。  如果他能想到,他觉得夏姒寂不会想不到,而...

    阅读: 7548

  • 按男给我添下面自述 没有秘密的你

    按男给我添下面自述 没有秘密的你

    救护车到了医院,文柳立即就被推进了CT室做CT。而李梅负责去办理住院手续。片子出来的时候,护士小姐正在给文柳清理伤口,李梅就守在旁边。“文姐,你真的没事吗?”“真的没事儿,你放心吧!”文柳安慰道。“可是看...

    阅读: 3287

  • 我骑在她身上3p口述 把别人放倒自己站起来

    我骑在她身上3p口述 把别人放倒自己站起来

    时间一天天的就这样过去了,转眼12月到了,金一野与萧美文都在继续各自的学业,也在盐大路上偶遇过几次,不过大家只是朋友间的打一下招呼,然后就各自忙碌各自的事情去了,仿佛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从来没有过,刘思文...

    阅读: 2522

  • 在前妻家里日她过程 人妻交换小说

    在前妻家里日她过程 人妻交换小说

    “呵,终于落到我手中了!”女子邪魅一笑,容颜渐渐幻化为白矖的模样,走到斗篷人面前,一挥袖,两人皆消失在巷尾。白矖将斗篷人扔在了北宫王府,“看来也不怎么样,还敢假扮恶灵,装神弄鬼!”白矖对着从后院走过来...

    阅读: 2538

  • 秦烟雪与张怡佳 一女多男群交小说

    秦烟雪与张怡佳 一女多男群交小说

    在生死的边缘徘徊,我敢保证,我这辈子都不曾如此大胆过,但是——我们成功了!  “你们杀了她?”  沐轩带着颤抖和不可置信的声音响起。  “我们不杀她,她就会杀我们!”  “可你们怎么可能杀了她?”  ...

    阅读: 3254

  • 前妻见面睡我 三级小说线全文阅读

    前妻见面睡我 三级小说线全文阅读

    空寂的徐家庭院,繁琐沉重的大门,透露着无尽繁华庄严的别墅,自里面不断传来痛苦的哀嚎声。徐谟缪缓缓走出,门口的守卫比以往更加恭敬的唤道:“二少!”“以后,限制住他的活动范围,和他对待大少爷的时候一样,明...

    阅读: 7596

  •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阳台间的逗弄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阳台间的逗弄

    “你刚刚出去到底是什么事情?公事会染上这些东西?”俞夏害怕听到那个她最不想要听到的结果。  ”唉!”接着他叹了一口气。  本来想把这件事情瞒着俞夏,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私下去见俞薇薇,免得提及又让俞夏为此...

    阅读: 3100

  • 班长攻学渣受 康熙太子妃皎皎

    班长攻学渣受 康熙太子妃皎皎

    灵宝道人目光带着一丝回忆之色,还有一丝罕见的温情。  三清道人昔年也曾进入过盘古神殿,在其中还得到了不少好处,若非如此亦不会有这份神通。  他目光扫向不周山巅峰,只是纵然道行如他,亦无法洞穿盘古神殿的...

    阅读: 1855

一周热榜